评论:帝业缭绕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写给聂星痕

《帝业缭绕》最喜欢的人物非聂星痕莫属。
  通过前几章作者对聂星痕的描写:攻下楚国,铁血手腕,英气逼人,紫袍加身,玉树临风,高大伟岸,能文能武,才华横溢,忍辱负重,深情女主,我就深深地被这个人物吸引。
  尤其是每次读到聂星痕屠城的段落中,在我的脑海里都是他孤立地站在城墙之外,红色的长披风随风飘扬,身后却是无情地马蹄声,妇孺孩提撕心裂肺地呼喊声,燕人一炬,血染天际,可怜焦土。 楚国为四国最为堆金积玉的国家,曾经的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如此繁华的楚城随着聂星痕一炬不复存在。
  也许会有读者把这个事件当做聂星痕的黑点,但是我却因为这个“黑点”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人物。第一:屠城这个决定并不是聂星痕主动提出来的,而是他的父王要求的,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只能屠城。聂星痕身为臣子,只能遵从。第二:当时的聂星痕处在情殇中,原本情投意合的恋人一夕之间变成同父异母的妹妹,无奈亲手送去和亲,后来才发现是一场误认。可见,那个时候的聂星痕心里是有多么的不甘和愤恨,只能把一腔热血投入到屠城里去。第三:所谓怒发冲冠为红颜,其实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聂星痕是个至情至性之人。第四:当微浓直面他这个事情的时候,他没有给自己辩解,坦然地承认。确实是真君子。
  何况古往今来,想要成就霸业,哪个不是积骨如山,血流成河?
  正是聂星痕的霸气,敢做敢当,至情至性使我被他吸引。
  聂星痕身处在宫闱之中,注定了他的成长之路坎坷非凡:
  生母郝连澈月在聂星痕孩提时在郝连壁月的威逼利用之外西去,使得年幼的聂星痕便寄养在手段毒辣的燕国王后郝连壁月,无法承欢在生母膝下,更从来没有享受到母爱,此为一大憾;
  看着并非王室血脉的聂星逸霸占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太子二十多年,此为二大憾;
  两情相悦的恋人微浓朝夕之间成为了自己的亲妹妹,各中滋味别人是无法体会的,此为三大憾;
  为了能让微浓更好的生存下去,不再卷入燕国繁复的宫廷,聂星痕只好亲手送走最心爱的人和亲,把她的手交给另外一个男人,此为四大憾;
  命运有时太爱捉人,原来微浓并不是燕王骨肉,得知真相的聂星痕心中是如此不甘和不平,让他和她之间生生地错过了这么久,此为五大憾;
  历尽千辛攻下楚国,把微浓从楚国带回来,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再次嫁给别人自己却无力改变,此为六大憾;
  好容易从聂星逸手中夺得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王权,本该可以好好和微浓解开心结,我相信时间总是会冲淡一切,可是偏偏为了微浓能有完整的生命,聂星痕只能放手,看着她再次离自己远去,此为七大憾。
  自古宫闱多憾事,痴情难留月长圆。
  聂星痕对微浓的痴情读者是有目共睹的。
  微浓即使因为要医治蛊毒而离开了燕国,聂星痕也是一路派人跟随保护微浓;在微浓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及时出现保护她,为她治伤;纵使钦天监算出微浓和聂星痕命格相克格格不入,还是他名义上的嫂子,他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执意要娶微浓;后来微浓仍然想查出云辰的真正身份加上不愿意连累他不告而别,如果换做别的男人肯定就此死心,更有可能由爱生恨。但是聂星痕没有,也许他了解微浓的想法,也许他不知道微浓的心思,可他始终都没有放弃过微浓,从来没有不管不问她,在微浓被云辰伤害了之后,聂星痕运筹帷幄为微浓出气。
  只是这样的一个男子,痴情并不一定换来月圆。
  聂星痕,有的时候离微浓那么近,近到一直在暗暗地保护她,就连微浓的坐骑祥瑞都是聂星痕为微浓精挑细选;有的时候却又离微浓那么远,远到两个人这几年来只有短暂的交流。
  非常了解微浓不查出云辰的真实就不会死心,包容微浓的小任性,让微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从来不曾强迫她。只是默默地通过线人知道微浓的一切。知道她安好,便是晴天。如此胸怀,哪个女人不动容?
  所以其实,不仅仅是聂星痕对微浓,聂星痕对明尘远也很让我动容。
  连鸿,翼凤致不约而同地告诉聂星痕说明尘远有反骨,很有可能对其不利,聂星痕也懂得知人善用,没有一味偏袒明尘远,也没有因为几句玄学而对明尘远疏远。只是长叹一声地说道:“我与明将军自幼相亲,若无他相助,我绝无可能走到今日。他是我在世上唯一可信之人,若是因为几句相人之术便降罪于他,我真是于心有愧,更怕天下人心寒啊。"
  就连经历过无数生死大风大浪的翼凤致听闻此言也觉得聂星痕着实重情重义。更何况身为读者的我们~!!!
  更深层的是聂星痕之所以对微浓如此情有独钟更是因为他曾经失去过她,他浸淫风花雪月,以此来麻痹自己,只是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正是因为曾经失去过,体会到了那种痛彻心扉,所以更加懂得了珍惜。珍惜自己身边唯一可以信任的明尘远,珍惜爱护着自己的挚爱微浓。
  这对聂星痕来说也是一种成长吧。
  可是,在群雄四起,战火纷飞的年代,有的人或想要在金戈铁马中生存下去,或想要在烽烟四起中施展自己的抱负,或想要在狼烟滚滚中成就霸业,几乎所有人都是身不由已,聂星痕亦是如此。他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微浓身边,不能在她困难的时候给她一个肩膀,不能在她伤心流泪的时候温柔地替她擦掉眼泪.....
  哪怕两人命定相克,因缘不能长久。轻则相离,重则丧命。恐无嗣。
  聂星痕也一心只想要微浓,从不曾改变。
  如此情深似海,情深意重,至情至性之人,谁人不感动?况且聂星痕只死了一百多名死士,不费其他一兵一卒,干净利落地把王权从聂星逸手中夺了过来。不仅重情重义,而且还深谋远虑,足智多谋,只手遮天,运筹帷幄。谁人不心动?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通过《沉鸾孽》和《妾心如宅》我们知道了原澈统一了四国,建立了大熙王朝,开启了一个新纪元,聂微浓是开国皇后。那么聂星痕必定是失意者,所以江山社稷也就和他无关了, 哪怕世间没有两全其美,那么我只祈求最后的最后,聂星痕可以抱得美人归,得偿所愿。
  即使这个希望很渺茫。/(ㄒoㄒ)/~~
  因为我坚信着就算聂星痕负天负地也绝对不会负了他最心爱的微浓。
  聂星痕对微浓的包容,宠爱,体贴,爱护,深情,足以证明他才是微浓的唯一良人。
  很多读者喜欢云辰,我承认,云辰面如冠玉,风流倜傥,富有智慧,温润如玉,宛如谪仙,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云辰再优秀,在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聂星痕了,云辰再优秀已经挤不进来了。至于傲娇的孔雀,小伙子虽然有勇有谋,又有足够的野心,但是心智尤其是感情还很不成熟,微浓又比孔雀大五岁,所以他们俩在一起,更多的像姐姐照顾弟弟那般。对于已经过了把信仰当做爱情年纪的我,当然更喜欢成熟的男人,而本文里,四星之中只有聂星痕和云辰算得上成熟。
  更何况世上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聂星痕!!!
  PS:再插个题外话,说一下姵璃大爷为什么安排大熙王朝四百多年之后分为南北两熙,八十多年之后又统一。我相信着姵璃大爷肯定也是有所深意。
  因为据我所了解,根据司马迁研究天体的运行,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天运三十年一小变,一百年一中变,五百年一大变,三大变为一纪,三纪而大备。”
  就是说,天体的运行三十年一小变,一百年一中变,五百年一大变,1500年为一纪,4500年完成一个循环。
  再者,姵璃大爷写这本书很不容易,从帝业的文中可以看出,大爷除了查阅不少唐朝的制度和规格,还翻阅了面相学,天体运行学,星宿学等。
  帝业的进度已经过半,姵璃大爷也已经开始渐渐收尾了,把之前挖的坑都要填完,请大家和我一起期待,相信查阅这么多资料才写成的帝业肯定不会让读者失望的。
  最后,我只想说,请姵璃大爷接受我的膝盖。(*^__^*) 嘻嘻……
  —————— 全文完



回应 转发

返回评论列表页
返回作品首页
回蒹葭苍苍水一方的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