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迪拜恋人

久相忘,到此偏相忆

  我喜欢张小娴的文字,它能描绘生活的灼热与冷却,以散文倾诉世人的微笑与泪水;我喜欢张爱玲的文字,它能最真切的描绘爱恨矛盾的初始和结束,缠绵时细腻深情,决绝间痛入骨髓;这个冬日,我又喜欢上了酒澈的文字,故事情节紧凑简洁,表面上语言活泼幽默,犀利痛快,然而悲哀只藏在骨子里。
  是啊,那份骨子里的悲哀,不用浓墨重彩的写,亦不用轻描淡写,它就跃然纸上,不需要猜测,不需要疑虑,就如Cece和穆萨的倾心,只那一瞬,便永远不相忘却。
  在我看来,Cece和穆萨的爱情,就是相遇时的美好,相知时的触动,相见时的欣喜,相念时的遗忘,陌路时的痛惜。谁又想得到,短暂的相知之后是漫漫一生的告别。谁又知道,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懵懵懂懂的爱上一个人,然后,要花太久的时间去遗忘?曾以为错过的,只是一个人。谁知道放弃的,是一生。
  爱,直至成伤
  不能说Cece的故事有多么错综复杂,不能说穆萨有多么吸引人,也不能说沙漠原本就是个浪漫优雅的地方,也不能说沙尘暴是令人骇然的自然灾害可在那一晚变成了温柔的催化剂。
  对啊,就是那一天,那一眼神相对,那一倾心,从前的邂逅,相逢,相知,相识,和那来得太容易的爱情,可再付出,也得遇上对的人。
  记得,那个初见。
  初见穆萨,Cece始终保持沉静,与激动万分的连翩巧成对比,Cece微微一怔,对上那金棕色的眸眼,和那温驯的眉毛,起初他出声时,Cece是尴尬的,然而就是那么匆匆一见,轻轻一瞥,谁有能想到他们之后会有那么多的交集。
  连翩说,迪拜帅哥只能娶穆斯林的信徒,不能娶异乡人;Cece反驳,要是入了穆斯林就行了;可连翩说出了一大堆不好的规矩,可这一切都没有打在Cece的心坎上,真正令Cece能记忆犹新的,怕就是迪拜男人能娶四个老婆,且要人人平等吧。连翩曾义正严词的告诫Cece,爱上谁都不能爱上迪拜的白袍男人。
  可是,之后的每一次相遇,最初总是不经意的邂逅。每一次倾心,却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活到安排。蒲公英恋上树的落寞,也许初相遇,已是场注定了的安排。
  也许,他们不是一见倾心,却是一念成狂。
  爱,是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Cece:可惜不是我,能把所有青春的光亮容颜和之后平静又漫长的一生交给你,幸福也罢,平淡也罢,一起将悲欢离合看尽。可惜不是我,被赋予爱你的殊荣。
  穆萨终是要履行婚约,与别的女子成婚,那是穆斯林信徒的必经之路,他是穆斯林的信徒,是迪拜的白袍男人,他们守着信誉,娶穆斯林的老婆,读这本书时,曾在电视剧里出现过很多次的抢亲或是逃婚,当时我看的时候,多么喜欢没有发生,可看到Cece和穆萨的故事之时,多么希望发生。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也许真是说的,他们的爱,是难以成全的爱。有很多,宗教信仰,是国家民族,是父母妻子,是……这些都是羁绊。
  Cece是骄傲的地质学霸,而在失去面前,却只得借辣消愁的卑微;爱之深,恨之切,向来缘浅,奈何情深。穆萨的眉眼中,也是如此的犹豫,如此的沉默,如此的忧伤,他们是真的彼此相爱吧,是真的动心了,也是真的痛心疾首了,也是真的错过了。
  阴差阳错,她去参加他的婚礼,新娘脸上写着幸福,可新郎脸上写着忧虑,连旁人都看出来的,她去装作无事,不用写出,我都能感觉到Cece心底的挣扎,她的心似在滴血,却要装作若无其事。酒澈笔下的Cece,是那样的骄傲,却又那样的易伤;是那样的坚强,却又那样的脆弱。在痛苦来临前夕,她该有个人陪着她,云宇树的出现,给这惆怅的故事又添上了绝妙的一笔。
  直到现在我都坚信着,Cece和穆萨并不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只是在那唯一的交点错过了彼此。
  久而久之,君兮我兮,君已陌路。
  久相忘,到此偏相忆
  久相忘,到此偏相忆。这么简短的一句话,是我现在最喜欢的一句话。它写着世间太多的阴差阳错,分分合合。包括Cece和穆萨。
  我记得,穆萨结婚前几晚上,Cece品尝着情到深处的孤独;我还记得,穆萨结婚后的几天,她们,情到深处,却已陌路。
  多年后的话,我想:她曾经给过他那么多的信任,他能给她的却只是一个又一个谎言。她因此逃离了他。可是直到这么多年她才想通:一个人如果是为了更好的爱你才想到去骗你,那么他的爱是不是更单纯?
  流年里,最美的是遇见你;
  记忆中,最痛的是错过你;
  于是我们变成有故事的人。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But when plainly can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不能停止思念,却装作对方从未走进自己心间。)
  -------------------------------------
  酒澈,我又来了,上次写的那个评觉得有点渣了,这次用心写一个,以上纯属我个人观点,如果和你所要表达的有一些出入的话,敬请谅解。
  最后的最后,祝文文越来越火啊!



回应 转发

返回评论列表页
返回作品首页
回樰葬琼籣的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