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女捕头

这世上爱你的人那么多,能陪在身边的有几个

  钟立风有首歌叫《像艳遇一样忧伤》,我愿意拿来形容夏初和小苏的爱情。
  初遇时他是眉眼温良俊逸端方的黄公子,那一眼惊艳激荡了她的心湖。
  她是新鲜有趣的捕头小夏,为他的世界打开了一扇不一样的窗。
  然他们彼此,终究还是要站在自己的世界。
  朴树在《旅途》里唱,“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在这个叫做命运的旅途。我们路过幸福,路过痛苦,路过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眼泪。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
  我拿出这首歌来,把这段恋情比喻成这样一次旅途中的邂逅。
  这是一场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
  恰恰在那个时候,恰恰在那个地方,遇着了一个令你怦然心动的对象。
  他的灵魂让你着迷,他的微笑给你欣喜。
  可是你们都不是归人,而是过客。
  悸动来得太深,却没有实感,最终你结束了漂泊,结束与他同行的日子,才发现原来你们真正的生活,一个在天涯,一个在海角。
  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让所有畅想的美好未来,都成了无法实现的泡沫。
  现实谋杀理想,世界就是这么残忍。
  我觉得在那场游龙戏凤的剧目中,夏初和小苏的故事,就已经预示了这样的过程。
  还没开始,就已经一眼望到了结局。
  所以干脆不要想未来,只享受当下。
  一场艳遇,是盛放的罂粟的毒,吸的时候醉生梦死,而后是久久的怅然若失。
  没人谈过悔是不悔。
  来自未来的夏小姐,来自深宫的苏先生,你的故事飘来了花香,像艳遇一样忧伤。
  我不是不喜欢苏缜,他身上的气质能勾起人太多的心疼。
  明明也是那么天高云淡,心性那么悠远的人,却偏偏被命运所束缚,在红尘中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只是他是可爱的,与夏初却并不适合。
  而如果小苏是那偶然穿过的,拂起涟漪的那缕来自林间的清风,小蒋就是水池边,一棵缓慢生长的树,根深深地扎在土里,与地下的水脉连在一起。表面上看,可能一时不会觉得有多么深入的关系多么和谐的互动,实际上早已于不动声色中紧紧维系。
  再多温柔,比不过用对了地方。
  初来这个陌生的世界不久,好友又突然卷入事件时,是他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支持她,赏识她,陪伴她。
  纵然小苏默默地在背后也帮了夏初很多,那个跟着夏初一次又一次出入命案现场,陪着她做一次又一次推理,始终在她左右的人,是他。
  自己写勾栏的时候,我一直不懂,为什么四郎的执着和深情打动不了支持青衫的读者。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以后,再次重温的时候,我留意到了一个读者的评,里面说了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女主一路走来,经历了那么多,什么都比不上乱世中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给她带来的安全感。
  明明是自己塑造的角色,那一瞬间却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触动。
  至此我终于懂得,对一个女子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安全感。
  你属于我,我属于你,我们彼此依偎,不离不弃,一种对无论未来有多远都能有你携手同行的笃定。
  这样的安全感,以苏缜的身份,恐怕是永远给不了的。
  所以小蒋表白了,我是如此欣喜激动。
  两个章节反反复复看了许多遍,还是忍不住嘴角浮着笑。
  还是亲切如常的,偶尔拌拌嘴的那个明朗帅哥,还是恣意随性的,言语间带着诙谐倜傥的那个爽快公子。
  比平时却是多了几许细致入微的温柔。
  他的心山高地广,海天辽阔,很自由,所以他给的爱也很自由。
  看到他对夏初说让夏初什么都不用想,还是好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做捕头就做捕头,想查案就查案,但是如果有一天若是想放弃,随时可以到他身边,依靠于他。
  看到他说如果她流泪,他会比她还要心酸。
  我也终于体会了当年我的读者的心情,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如同冰河初开,万物复苏,繁花盛开在漫山遍野间。
  瞬间,整个心房都弥漫起了一种可以称为幸福的丰盈。
  这一生中,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多个产生过爱情的人,拥有几段刻骨铭心的恋爱。
  然而能真正陪伴在你身边,适合一起走下去的人,其实不多。
  选来选去也许你会发现,所谓的真命天子,原来始终只有那么一个。



回应 转发

返回评论列表页
返回作品首页
回花千辞的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