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妻子的绯闻

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今天彤彤婚礼。多年不见邓文良,他仍是孤身一人,老态且疲倦。看着当伴娘的然然为彤彤挡酒,我和朱云修相视一笑,仿佛看到当年我俩的婚礼。
  那时汪华为难却坦诚地告诉我,他还是放不下前妻,决定复婚。到底不曾动心,只有女人的自尊让我淡淡失落了一阵,便一切风过无痕。叶星和杨可馨被警方通缉,去了国外,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云修依旧殷勤而耐心,时不时短信电话,几句温暖的问候;或相约出去喝茶聊天。只是,他再不敢越雷池一步,我散步时也刻意总离他有一步之遥。
  记得那年立秋后的第二天,云修再次向我表白,依然那么炽烈的言语。我低着头,还是拒绝了。现在想来,也许因为叶星当初带给我的情感冲击太大,也许因为习惯,也许因为担心自己是替身,总之,竟然就是没有多少迟疑地拒绝了。
  云修带着伤痛的目光,转身离开我家,几天都没联系我。彤彤却带着然然焦急地来问我,原来连然然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了哪儿。我在慌乱懊悔中渡过了一个礼拜,云修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带着那惯常的熟悉微笑。我啼笑皆非,骂他幼稚,可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心里的软弱与抗拒。
  和云修的婚礼简单却温暖,仿佛我们之后这么多年的日子。我办了一所孤儿院,云修在最初虽然轻轻皱了皱眉,后来却一直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和理解。
  回到家,我在信箱里意外发现一封海外来信。打开是一张数额不小的支票,抬头是孤儿院;一张信纸,几行简单的字迹:“漫,祝福彤彤婚礼。这些年我和可馨一直节俭生活,做福利赎罪,现在心里终于安宁了一些。我们会坚持下去。我曾深深爱过你,若有来世,等我娶你,让我亲手掀起你的盖头。星”
  看着那个“星”字,我一阵恍惚,多年前激荡的心情在一刹那间回来:叶星怎么知道彤彤今天结婚?怎么知道我的住址、我在办孤儿院?他还记挂着我吗?
  突然,云修洪亮的声音传来:“漫,夜宵好了!”我微笑起来,捋捋鬓角微白的发;收好支票,把信纸揉成一团,丢进废纸篓。饭厅的灯光温暖明亮,映照着云修高大的身影。我迎着淡淡的馄饨香,快步向他走去。



回应 转发

返回评论列表页
返回作品首页
回绿檀的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