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杏妆

何处杏安、渡我离忧

  少伊礼佛,尝劝人曰:一念智即般若生,一念愚即般若绝。我觉得这话太有生活,这一念是智是愚,决定了生活的幸与不幸。我人生之愚可总结为两句话:一曰嫁错人,二曰拜错师。两步走错,再无般若。——原杏安独白,实在不忍放弃,故而誊写在此。
  话虽誊写,实则默写。读了一遍,再不能忘。
  自看了这文,夜不能寐,食之无味,日日盼更新,盼不得便抓耳挠腮、心急火燎、头痛欲裂,尝试各种药物针灸推拿,皆无用。经我自己初步诊断,这种病叫“被迷住了”。
  我不是一个很会写精评的人。看我写的文就知道,我其实肚腹里没有多少墨水。文字于我笔下从来都是很怪异,我尝试写各种虐心悲剧,结果最后把人都给逗乐了,我寻思着那我走欢脱路线吧,结果大家看完又笑不起来。压力山大。
  但是这部文,让我哭笑不得、哭哭笑笑……我又乱用成语。我想表达的意思是,笑也好,泪也罢,杏安一直牵动我的神经,她笑,我就笑了,她躲在离忧身后哭……我还是很想笑。
  我没见过杏花。或许见过,没记住。透过小雪的文字,却能想象出来。粉的粉、白的白,热闹的很应景。你瞧,我根本不用翻看你的文,那些字句全都自己跳进脑子里。这样好的景色里,遇上了衣袖里灌满清风的少年。
  这是一个浪漫的场景,却不是一个浪漫的开端。一斧子把上神砍了,这个节奏有些暴走。本着不打不相爱的积极情绪,我希望他俩能够幸福美满。
  可是我知道他俩不会很快就幸福美满。这将会是一个很曲折的过程。单看前面杏安与玄阳的故事,就能看出,大约为杏安写命格的命格君,一定是故意抱负社会,才能把他们写成如此。远看那样美好,近看那样美好,细看千疮百孔。我希望这个命格君,可以把她与离忧写的不那么坎坷,但我知道那不可能。
  他成了她的劫
  不必躲,躲也是劫。
  我很想知道,杏安、杏安,杏何处可安?离忧、离忧,谁渡我离忧?



回应 转发

返回评论列表页
返回作品首页
回溏颂的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