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千万不要去故宫

【半墨出品】蹦跶蹦跶,胡思乱想

初闻杨小兔这个名字,在《千万不要去故宫》里。起初是因为书名而发现了她,而后来也是因着这个独特而古怪的名字和她要建立的什么劳什子的灵异协会,好奇心无敌的我巴巴地花了一晚上看完所有上传的文字。更是在魔铁书院看到“子音丢了三百两,隔壁小兔不曾偷”,足见这个女孩子的分量。
  杨小兔的活泼可爱,傻气迷糊,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想必在子音心里埋得更深呢。
  与一般人的故意讨巧不同,杨小兔的幽默感浑然天成,明媚得如同一朵蓝天碧野下的太阳花,纯粹而炙热,让人好生羡慕。在笔者的刻画下,总是令我不经意间想起小时候的自己。
  可是,这朵太阳花,还是静静的消失了,如同她默默地绽放过一般。美好的结局里,总是渗透着不经意的忧伤,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滋生蔓延。
  杨小兔和小狐狸一道儿离开了,带着大家的憧憬和祝福,带着明媚如初的笑容。留下我们这群浮想联翩的读者的同时故事却还要继续。看着杨小兔的故事,竟是有些妒忌的,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姑娘,可以在子音心里留下如此传神的印象。恍惚间不觉有些失落,这世间是否也会有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的人记挂自己呢?究竟我是谁的归人,谁又是我的过客。
  与杨小兔的明媚不同,如今的我是一种灰色的状态。习惯一个人独语,沉溺于独自舔舐伤痕,安于自怜自哀,然后在某个雨滴叶落的清晨或黄昏,对着花草道出心中的沉闷与酸涩。
  我努力地想让自己开朗起来,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肺就好。可是恁凭我如何地加以掩盖,都遮不住心里的痛苦挣扎,终究是矫饰过的淡然,总是有着那么一丝的牵强。
  时间太多难平事,是否真的有因果循环?如若如此,我千疮百孔的心,方可有些许淡然。爷爷吐血过多不治而亡的打击,时隔一年还是不能让我平息仇怨。
  我曾努力地想不去恨那对男女,我试着用自己的谎言安慰自己,可每当我回想起那一盆盆喷涌而出的鲜血,我是如何也无法在欺骗自己那对男女是真的茫然无措而不是处心积虑。
  不禁想,今日的因,是否也是曾经的果?是否这因果轮回互相交织缠绕,生生世世,相互纠葛?
  再也回不到那个单纯美好的年纪,再也不会有那个仁义善良的四叔。忆起过往的和睦亲昵,想想现在的形同陌路,心里像压下了千斤巨石,生生喘不过气来。
  是他本性如此,还是日后潜移默化。成为商人了得他娶了精于算计的她后,就这样彻底湮没了善良,泯灭了人性么?钱真不是个好东西啊,可以隔断灵魂中那最后一抹诚挚。
  大抵我是一个不擅察人心的人吧,也许正如所谓有所长必有所短的缘故呢。
  回到正题。这个故事插叙和倒叙掺杂在一起,令我起初读起来思绪凌乱不得要领,卯足了劲儿,翻完了子音所有的书目,才算是对子音的系列故事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于此昙和彼昙的故事中不断穿梭间,会会意作者所描述的这样一个慵懒却经常被麻烦缠身的主人公。
  在群里见过某昙几次,没说过几句话,不甚了解。倒觉得子音笔下的昙,竟是和子音自己个儿有几分相似。
  在老中医讲完故事以后,对王昙的离奇经历终于有了眉目。原来他多出来的记忆,恰是他自己封存在大脑中的回忆。
  小石虎胡同里的明争暗夺,实力悬殊的对抗,神秘莫测的提醒者,让读故事的我欲罢不能。期期艾艾的等待着子音能够多更一点,同时又因着怕突然看到结局而不希望他完稿。一颗纠结之心,总是盼着没有结局的故事,就如生死轮回,续集播放一样,总是盼着绵延不尽,实在是有些贪婪了。



回应 转发

返回评论列表页
返回作品首页
回楚珞璃的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