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后,成了宋府的姑娘。又意外的收获了一只长得很美就是脾气不太好的未婚夫。她想退婚,他想拖婚。就在宋以歌退婚要成功的之际,却发现自个名义上的便宜爹爹死了,府中无人主事,还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群狼环饲,她不得不忍辱负重的抱住了她未婚夫的大腿。谁知……某一日,她腰酸背痛的爬起来——宋以歌:“夫君,我们打个商量呗。”傅宴山微微一笑:“没商量。”VB@清灯薄酒记余生

展开 ∨
目录  最近更新:050 对弈 2018-08-18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磨铁小说】,方便下次阅读 —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