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评论+写评论
  • 我们不去
    石源没有死
    “她叫温宁儿”石源刚说完,这几个字,便猛的喷出一大口鲜血,晕了过去,凌远峰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眼睛像是要滴出血来了,满目一片鲜红,周边不断有兄弟倒下,这时赵大有冲了过来,对着凌远峰,大喊:王爷,你先走,我来替你断后,快走!话落音瞬间,又挥刀斩了几支射过来的箭。凌远峰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石源,胸口处,一支箭射入,鲜血不断涌出,气息愈来愈微弱,凌远峰一咬牙,单手托住石源,翻身上了一匹战马,向城门外飞奔而去。箭从身边不断嗖嗖的穿过,每一支都是十足的力道,足以致命。可见,皇上有多大的恨意,要置他与死地,十四岁参军,便南征北战,九死一生。。。。。。可却换来这样的下场,若皇上是为了防他有谋逆之意,那筝云呢,这个女人像刀在他心上刻的印章,为了她,他可以不顾生死,不求回报,刀光剑影里,只要想到她的笑靥,便让他坚硬的心里,有一丝温暖。命悬一线时,想到她会哭,便死死撑住最后一口气。。。。。。他满眼里盛满决然与阴鹜,回头看了一眼空空的城楼,她曾站过的地方,便再不曾回头。 石源只觉的自己像是在冷水和烫水之间来回浸泡一般,一会浑身冰冷,一会滚烫,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感觉的这一会,一会,便是一天,一夜,又一天一夜。因为失血过多,他气息十分微弱,浑身冰冷,待取出箭头,伤口感染又引起了高烧,所以他自己便是觉的一会冷,一会热,他迷迷糊糊间,口中低低的喊着,宁儿,宁儿,宁儿等我。。。。。。等我,宁儿。。。。。。待石源睁开眼已经是3天以后,他醒时正值傍晚,他透过窗户看见外面,彩霞满天,四周都镀上一层橘红色,看着十分温暖,却不知自己此时身在何处。正在此时,门,吱呀推开了,一个年约5旬的妇人走了进来,正端一碗药,冒着热气,待她走进,石源方仔细看清楚她,面容清秀,笑容娴静,一身青色布衫,干净清爽,她见石源醒来,十分欣喜,将手中的药往床边矮柜上一搁,便向外快步走去,一边走,一边高声,欣喜的说:老头子,老头子,你快来,他醒了。。。。。。不一会儿,他便听到几个急冲冲的脚步声走了过来,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清风道骨的老者,花白头发,精神矍铄,后面站着凌远峰,和刚才所见那个妇人。石源一件凌远峰,条件反射的便要起身,凌远峰一见他的动作,赶紧伸手按住他,“别动,你伤口刚止住血,”石源声音沙哑的低低喊了声:大哥。。。。。,这是那个老者,伸手探住石源手腕,静默一会,便欣喜的说道:到底是年轻人啊,简直是死里逃生,现在就脉象看来,已无大碍,但要细心调养一段时间,方能恢复元气。一听老者这话,凌远峰和那妇人都松了一口气。 至此,石源与凌远峰便在这老者家中住下。从凌远峰口中得知,这个老者正是有名的神医,赵一道,江湖上传言他性格孤僻,不喜与人打交道,不屑达官权贵,趋炎附势,那妇人便是他的师妹兰心,两人一同学医救人,青梅竹马,志趣相投,正是一对让人羡慕的佳偶天成,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便是那宫中太医苏文华的师兄,苏文华,为人沉稳,医术精深,行事谨慎,深的皇上与后宫妃嫔的赏识,如今已是官职正一品。赵一道的医术自然不会比苏文华低,只因性格,自愿与夫人过着闲云野鹤的江湖游医生活,两人膝下并无子嗣。江湖中多有人慕名想求医,却因二人居无定所,无处可寻。而为何凌远峰可以寻到,并可以及时的救治石源,只因当年,赵一道携夫人游历至边关,边关将士不知和故,染上风寒,传染速度非常快,而一旦得病的将士,立即由生龙活虎便的全身酸软无力,高烧不退,眼见军中大半将士都倒下,当年还只是镇远将军的凌远峰,心急如焚,一旦这个消息被敌军得知,后果将不堪设想。赵一道毛遂自荐深入军中救治,夫人协助熬药,边关环境恶劣,药品不足,凌远峰带着几名健康的手下,按赵一道的吩咐,乔装成大赫人,潜入大赫城内,购买药材,赵一道本不喜与当官的打交道,更嫌弃武将粗鄙,故与凌远峰,一开始仅有点头之交。后来见他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更爱兵如子,为人正直,性格沉稳,两人竟渐渐成了忘年好友,凌远峰以道叔,兰姨相称。此次,凌远峰受皇上召唤从边关行至京城,半路便接到道叔的消息,得知夫妇二人也上京,便约好一叙,两人自边关一别,竟是多年未见,没想到却是在此情形下见面。赵一道与兰心,一向不喜热闹,便在京城城郊寻了一处农家院子,收拾妥当,权当落脚,凌远峰带着石源,一路狂奔过来,幸而及时止血,更兼得赵一道,针灸手法纯熟,以特制长银针,扎入心肺四周穴道,止血,若不是遇见此位神医,只怕,石源是真要奔赴黄泉了,石源本身年轻,长年在军中,体质优于常人,这多重巧合之下,方向阎王硬讨了一命回来。 石源自伤后,转眼已是有半月过去,天气正逐渐转凉,伤口不容易发炎,只是不能动,一动便有鲜血渗出。凌远峰并没有离开,一直与道叔,兰姨照顾石源。午门事变,整个朝野上下震惊,举国上下,莫不议论纷纷。所幸,道叔的住处,处京城城郊偏僻处,与外人少有交道,到落个清净。凌远峰原本少话,但与道叔,却经常一聊至深夜,真正验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天晚间,兰姨熬了小米粥,细心喂完石源,便欲起身离去。石源开口喊道:兰姨,。。。。。你们救我时,可曾看见我胸口处,有一锦囊?兰姨摇摇头,“没有 ,那日,王爷带你到这儿,你们俩全身都是血,当时只顾着给你止血,拔箭,到没有注意这些,怎么?是哪家姑娘送的定情物?兰姨说完,便抿嘴一笑,石源到是不好意思起来。兰姨看他这样,只安慰他说:等他身体养好后,便去找那姑娘,若二人情投意合,让那姑娘再费心绣一个便是!听兰姨这么一说,石源心里却没有了底,“情投意合”,自己是一万个情投意合的,可宁儿呢,她心里可曾对自己情投意合呢,她从小跟在他身后,一声声喊着石头哥哥,可这可有男女之情呢,两年前的那次见面,宁儿长大了,那样亭亭玉立,满眼清澈的仍然喊他石头哥哥,他只和温家二老提了欲娶宁儿的心思,却不知宁儿心里是什么意思,她可愿意做自己情投意合的娘子,若宁儿没有这般心思,即使是温家二老同意这么婚事,石源却觉的没有了欣喜。两年过去了,宁儿不知可许了人家,可有中意的人。。。。。。想到这,石源整个心里乱糟糟的,全然没有了在战场上的笃定,这么多年,跟着大哥,出生入死,从不曾有过畏惧,只因身边有那么多亲如一家的兄弟,有让自己敬畏,崇拜的凌远峰。此时石源却觉的孤单,不知道那些兄弟现在如何,皇上怎么处置了他们。。。。。。石源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心里,沉沉睡去,死里逃生的结局,并不都是皆大欢喜,自伤后,石源明显觉的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身绵软无力,胸口气短。以前在战场大伤,小伤无数,可每次都不曾像这次这般,道叔却很乐观,只说,此次,是死里逃生,大伤元气,只要静养,调理,就可以恢复。石源替凌远峰,档这一箭,凌远峰不曾说过“谢”字。他们之间不需要这个字,他们是生死可以共享的兄弟。 凌远峰与道叔聊完天,见石源房间的灯已熄灭,估计他已睡着,便一人在院中石凳坐下,此时快至中秋,气候已十分宜人,一轮半月清清浅浅的挂在那,四周寂静无声,他久居边关,周边不曾如此安宁过,似乎在半睡半醒间,也能听见风风呼呼刮过声,里面带着士兵的说笑声,战马的喷气甩蹄的声音。。。。。。他这么多年,都不允许自己放肆沉睡,一点声响,都会让他警觉清醒。十四岁那年,大赫举兵进攻,百姓遭任意屠杀,他的父母,兄嫂,甚至还有那即将出生的侄儿,都不能幸免,凌家世代以打铁为生,父兄都是吃苦耐劳的汉子,母亲与嫂子,又都贤惠勤快,家里日子虽不富裕,却也是兄友弟恭,父慈母爱,凌远峰每日跟着父兄在打铁铺子里,学习些打铁技巧,时日久了,也能抵上半个劳力了,娘总是欣喜的和爹说:等峰儿长大些,力气大了,咱们生意会更好,攒更多的钱,再给峰儿娶房媳妇,咱们的日子真是越过越有盼头了。。。。。。娘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大赫的士兵就狰狞的冲进城里,见人就杀,无论妇孺老少,无一幸免,杀完,便放火烧房子,一瞬间,整个家就没有了,熟悉的街道,昨日还在一起吃酒的街邻居、都没了。凌远峰受娘的吩咐,将新做的米糕,递去邻镇的姨母家,等他回来时,就看见整个镇子都像人间地狱一般,没有活人,烧的一片漆黑,他冲进自家的院子,没有娘迎出来的温馨,只看见已经烧的面目全非的家人尸体。。。。。。他从那时起,就觉的没有了其他念想,唯一一个念头,就是报仇,心里只有冰凉如铁的恨意,再不能融入其他。 九死一生的南征北战,他一步步加职进官,一直到今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南凌王,他自己却经常感到刻骨的无奈。一将成,万骨枯,每一仗的胜利,都有万千士兵倒下,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这个位置,是用万千士兵的鲜血换来的。唯一能让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就是能让更多的百姓,不受战争之苦,能安居乐业。他总是沉默少语,手下人敬畏他,朝中群臣忌惮他,他与人总是隔离生疏,直到他那一年遇见她,那一年春天,他进宫谢皇上天恩,受封唯一异性藩王,享受着群臣的称赞,以及或真或假的奉承阿谀。他觉的烦闷,便借故离开筵席,却在杏花成雨的树下,遇见了一身娇俏打扮的筝云公主,她笑语盈盈的站在那里,没有了往日的盛装,珠翠环绕。只是简单的一袭黄衫,乌黑的头发,简单的用一枚碧玉簪子挽住,落英缤纷的花瓣,在两人四周轻轻袅袅的散落。她眉目如画,温婉娴静,身段正如同池边的垂柳一般。她用清脆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南凌王,你若能打败大赫,我便嫁给你!旁边跟着的嬷嬷却吓坏了,赶紧拉住她的衣袖,说:公主,万万不可如此唐突,您的婚姻大事可不能这般草率,得由皇上和皇后娘娘来定的!她却骄傲的转头不屑道:我自己的夫婿,我自己来定,我要嫁我自己心中的大英雄!说完后,又瞬间涨红了一张俏脸,或许是觉的一个尚未出阁的姑娘,这样大胆,实属无理!眼前的这个男人,身材高大,脸庞微黑,一双漆黑的眼眸却是深不见底,面容坚毅,就这样似笑非的笑的看着自己,心思却是一点不露。他就这样定定的看着筝云一会儿,沉声说道:好,等我打败大赫,便以战功来迎娶你!声音低沉却又浑厚有力,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敲在筝云的心上,直将她的心擂的如同战鼓一般,最后裙衫一摆,如同小鹿一般跳离!凌远峰对于皇上此次的封号,并不是淡然无谓,相反,心中是有欣喜的,这样意味着他可以有更大的调兵权利,离打败大赫,又更进一步,而此时眼前这位如花般美好的女子的话语,让他有了心意相通的感觉。打败大赫,迎娶佳人,似乎此生再无憾事,他直至后来,都不曾有闲暇的时间去想,自己对公主是一见钟情,还是因为当时她的话语迎合了自己多年的夙愿,所以才让他心理有了莫名的情愫。在他心里,对于男女情事,始终有着从一而终的坚持,就像爹娘,或哥哥嫂嫂那般。和睦温情,彼此照顾,每晚打铁回家,远远可以看见家中亮着的灯光,接过筷子,一同坐下,无论吃什么菜,都香甜可口。。。。。。自己的娘子在一旁,笑语盈盈的看着他,慢言细语的与他话家常!即使,多年后,他已经是权倾朝野,四海扬名,万人瞩目的大英雄。却在他心底,对于家庭生活,对于自己心底的女子,一直有着这般的期待。他一心一意的对着筝云好,不想多瞧别的女子一眼,不曾回应别的女子的示好,只想着将世间最好的东西,自己最深沉的心意,全部给予她,只为了看见她的笑容就足够了。两人见面次数少之又少,偶尔一次见面,也是彼此相隔数人,她着繁复宫装,带满头精致珠翠,脂粉将她无暇的脸庞点缀的更加灿若桃李,在宫人环绕间,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十足的严谨守礼,可在他心底,却是屡屡走神,那个衣着黄衫,简单碧玉簪子挽住黑发的素净女子与眼前的她,分离的越来越远。他几乎想伸手抓住那个影子,却是徒劳无功,公主,站在他的面前,矜持有礼的浅笑的看着他,全然的信任与爱恋。。。。。。她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从小锦衣玉食,享受的万人之间的容光,若让她与自己过那般寻常夫妻间的生活,只怕她无所适应,想到这,凌远峰只能苦笑叹息!只是那一心一意,从一而终的坚持将自己的心牢牢的禁锢住,无暇去想其他。他偶尔在战事稍停夜间时,恍惚想到,这世间是否会有一个那样眉目弯弯,浅笑轻盈,温婉如玉的女子在哪里,等他。可只有一瞬间,他便不允许自己多想。 午门事变,已过去半月有余,凌远峰,此刻心情已是平稳无波,自己多年征战,功高震主,他心里清楚,皇上对他早已起了戒心,若想全身而退,只能解甲归田,这到遂了他的心意,他早已厌倦这样的生活,只想着等攻下大赫,交出兵权,寻一处僻静过活。只是不曾想到,皇上会如此按捺不住,更让他淬不及防的是,她也参与了其中,作为请君入瓮的诱饵。这儿多年,她一次一次的推诿,他虽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已逐生冷意,本想待灭了大赫,交出兵权,问她是否愿意与他一同退隐,过寻常人家的夫妻生活,若愿意,他便一心一意待她,了此一生。若她眉头稍皱,他便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勉强。中间横生这样的变故,此刻他的心中,再无一丝留恋,本以为她可以懂他,他并不贪恋权利,也更不曾想过谋反。。。。。。至此看来,两人竟从不曾心意相通,只笑自己一直被蒙蔽了!凌远峰忽然听见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他从往事回忆中瞬间警觉起来,声音从院子外东北角传来,他面色一冷,并没有从大门出去查看,而是从院子东南角翻墙过去,悄悄的靠近发出声音位置,月光明亮,照着院墙边上蜷着一小团东西,正在往墙根的草垛里靠着,声音正是从这发出来,待凌远峰再靠近一看,原来是个人,个子很小,正努力的蜷缩着身体,月至中秋,晚间已经是有些许寒气,对于凌远峰这样体格的人,却正是凉爽舒服,他脚步几乎没有声音,所以眼前这个人并不知道后面已经站着个人,只是像个小动物一般,往草垛里扒着,凌远峰低声问到:你在干什么?一句话把眼前的这个人吓的顿时抱头,浑身发抖,嘴里呜呜丫丫的说着听不懂的话语,待凌远峰蹲下身子,仔细看了下,才发现,是个女的,头发散乱,上面粘着很多碎草屑,衣衫破烂,破烂的地方露出雪白的肌肤,凌远峰看见这个,顿时,转过脸去,这时那人见凌远峰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慢慢抬起了头,凌远峰此时却是一整个人一怔,她的眼睛又大又圆,乌瞳漆黑,宛若水银间滴了两滴浓墨,干净的没有一点杂质,此刻那一双眸子正害怕的充满惊恐的看着他,脸上东一橫,西一橫的脏东西,看不出其他! 实在对不住作者,我实在忍不住了,便借你的宝地,意淫了一下,石源没有死,这样不知道合不合规矩,不过请作者看在我们大家都十分喜欢你文的份上,不要计较了,和作者的文笔不能相比,纯粹的意淫,想让老凌替石源和宁儿主婚,酸死他,哈哈哈 ,大家要是觉的不错,我就继续意淫,老凌初见宁儿的震撼,以及主婚的酸涩心情,请作者不要见怪哦,实在太喜欢你的文笔了。好像只有一两个人想看石源的另一个结局,但我还是想完整的写下来,现在看着作者,写到宁儿和老凌之间的甜蜜,又觉得拆散他们是很残忍的事,也不知道要怎么发,我就是写一点,往后面补一点,只是想单纯的也给石源一个好的结局,那么好的男人,不然浪费了, 2014-03-19 13:22回应

  • 上官笑谈9
    筝云说
      宫灯两三盏,照亮孤夜长,取我鹊桥仙,着我锦绣裳,我愿歌一曲,苦辣个中尝;身为皇家女,自小慎言行,常常勤教诲,天下应为上;十五慕将军,威名耀四方,翻手抗外掳,覆手安国邦,芳心自暗许,为父觅东床,甘为将人妇,洗手调羹汤。那日君远征,留我独彷徨,一步一长头,叩佛祈安康;卓卓有军功,请婚皆认同,忽闻哀乐起,白幡铺满宫,母故留幼弟,托孤如血泣,为保自家脉,婚期甚渺茫。待得硝烟灭,得见在朝堂,我见君白发,君可见我伤?王家诡事多,何忍君屈藏,我已身成茧,君身仍挺昂,一朝宫门变,放君奔他乡,望君步步去,转身泪千行。再无波澜起,任它相思狂。白马来几回,苍狗过山岗,再见如隔世,归来人一双,眸有清澈水,面中露吉祥,谁家小碧玉,得幸在君旁?她似空谷兰,不懂世纷攘,我如含沙贝,怎敢诉衷肠。往事不可追,前尘终需忘,过得奈何桥,笑饮孟婆汤,未敢奢来世,来世偿箫郎。一曲已罢了,起身唤玉娘,遥遥凝古筝,纤手不舍放,都道物传情,不如人在旁。残生仅一愿,不再投帝王。 2014-02-25 15:35回应

  • 花千辞
    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
      追碧玉断断续续的到现在,第一次想说点什么。   关于老凌对筝云的感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筝云刚出现的时候,我并不排斥她,相反的,我觉得这样的女子很让人心疼。   因为她出身皇室,要肩负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所以她必须像个公主一样生存。   寂寂深院里,浮华宫装下,运筹帷幄间,又有谁记得,她也是个女人,一个普普通通的,需要人疼,需要人爱,需要人怜惜的女人罢了。   女强人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柔软的少女情怀,她也和每个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渴望爱情,渴望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可是因为世事弄人,因为自己的倔强,她又有太多说不出的苦。   于是,造成了她和老凌的分离。   老凌曾经的深情变得千疮百孔的时候,遇见了宁儿。   与人在高处身不由己的筝云不同,她不需要戴着面具生存,而是保持着纯真善良的真性情。   她温婉体贴,对他信任依赖,小女儿态十足,同时内心中又有一份坚韧柔软的执着。   如果说筝云是一朵国色天香的浓艳牡丹,名贵非常,束之高阁,非人人得以一观,宁儿就是春天里家家户户门前盛开的白梨花,接连成片,皓白如雪,清丽可人,于不动声色间惊艳了你疲倦时的眼。   而老凌,对筝云的爱是轰轰烈烈刻骨铭心,对宁儿的爱是缠绵细腻丝丝入扣成为了血液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相信他如今的心是在宁儿身上,愿为筝云驱驰也不过因为筝云的公主身份亦是他所忠诚的皇权的代表而已。   如果将军和公主的爱只是这样曾经沧海的话,我会觉得很凄美令人叹惋。   问题是,现在很纠结。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前女友,她们不要你男朋友的时候也许觉得没什么,不在一起了也还可以过着自己的生活,但是一看见他和你在一起,就受不了了。   这种心理我完全可以理解,很写实,因为我就遇到过这种人(╯‵□′)╯︵┻━┻   但是私心里,我却不希望筝云变成这样的人。   我总觉着,她应该是更洒脱的人,或者就算心里苦的话也至少能克制住自己。   若是男未婚,女未嫁,重新追逐也未尝不可,可是如今,他已有她的妻,为何还要去徒增伤害呢?   这样也许太强人所难了,但我并非向着宁儿,只是不想让筝云的形象在眼里进了沙。   而老凌,我希望他能正视自己的过去,正视自己和筝云现在的关系。   昨天的章节之所以让我生气,并不是因为他关心筝云,关心本身不是错,且不说曾经是恋人,就单单以南陵王的身份,关心公主的身体也是正常的。   我在意的是,他第一个冲过去的这件事。这未免也太快了,很难让人不产生关于他是否旧情已了的怀疑。   我不愿相信他是情难自禁,宁愿觉得他是一时糊涂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至少,冲过去之前也该和宁儿说一句“等我”什么的,而不是让无依无靠的她呆立在原地迷茫不知所措。   如果你说你会回来,无论多久,我总会等你,或者至少心里有一个信念,知道你会来找我。   可是你不说,我该何去何从?   宁儿不是筝云,她会在这深庭大院里迷失方向,会在这种突发状况前方寸大乱。   然而,他没有,所以,我替宁儿受伤了。   最可气的是,宁儿是一个虽然看起来软弱,但是实际上内心非常坚韧的女子。在被扣上克夫的名字担心嫁不出去的时候,她没有因此而绝望,遇到了老凌,便鼓励自己好好去爱。在老凌未归的时候,她也没有因此而绝望,而是鼓起勇气踏上了寻找他的未知旅程。   所以,我想即使是看到了老凌这样做,即使是这孩子保不住,她依然不会绝望。因为她就是这样一棵看似柔弱,实际上经历了风吹雨打,凋零了一地花瓣后,却会结出甘甜的果实来的梨树。   因为这样,才分外令人心疼。   在这个爱情故事里,其实很难讨论孰是孰非。   而她,却确确实实是最无辜的那一个。所以我们才会希望,至少她不要受到太多伤害才好。   可是傻姑娘呀,外面的世界是这样纷繁复杂,你可知那个为你遮风挡雨的人,自己也有许多分神牵绊,当疾风骤雨打湿了你洁白的裙裾,你会害怕,会流泪吗? 作者说这个是甜宠文,写虐文的我表示震惊了。 可是哪有真正一点都不会让人神伤的爱情故事吗,那样的故事,会打动你的心扉,让你感触深刻吗?不会。 虚假的粉饰太平有张苍白无力的脸,总是让人过目即忘。   如作者所说,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爱情。 每个人都会犯错,每段情都有遗憾。 也正是因为如此,世上才做了那么多的缘之妙不可言,才有了那么多让人又哭又笑,又悲又喜的故事。 世上与你相遇的人那么多,我只愿做过尽千帆后,仍在你身边的那一个。 2014-02-25 11:23回应

  • 暖暖3511
    太喜欢萧儿笔下的老凌了,
    太喜欢老凌和宁儿了,好可爱,加我进群吧 2015-12-11 09:12回应

  • 书友ec6b02507a8
    ,。
    去看看娇妻如芸,总感觉你们谁有盗版嫌疑 2015-11-30 12:52回应

  • 书友42da159ce34
    求萧儿美蛋帮帮我朋友
    请问你们的签约作家萧儿美蛋有微博吗?很急的事需要联系她!我的朋友看了他的<香妻如玉>因结局男主女主没在一起,差不多已经得了精神病了,看完第二天就没去上班,看完当晚哭到第二天下午,而且一想起小说,她就哭,是那种痛哭啊!快两周了,工作丢了,人也萎靡,饭也很少吃,比现实中那些离婚,失恋的状态都让我们觉得恐怖。拜托联系一下作者,能不能续写,改变一下结局???我说的是真的,我朋友叫张璐,我们在成都,这里留电话太不方便,我的QQ2025028179。。。真的拜托一下作者萧儿美蛋!求你们了 2015-11-21 20:02回应

  • qq150901075700
    美腻
    平常日子,竟让人有不一样的情绪,印象深刻! 2015-09-10 15:41回应

  • wx150901130918
    评: 碧玉娇妻
    狠喜欢美妈写的!以后选老公就选美妈写的那样的,感觉满满的幸福 2015-09-05 23:10回应

  • 嘟嘟和蛋蛋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一直不喜欢追文,总感觉像挤牙膏,更喜欢看完结的本子,体会一口气读完的酣畅,所以在完结中搜到了碧玉。初感是一篇种田文,像春日的阳光温暖舒适。后面被老凌的责任和宁儿的单纯所感动,不知不觉间随着剧情或笑或泪。感叹作者的细心,给了每一个英雄一段佳话,不留遗憾。 特别佩服作者对老凌的描写,在前半部分,虽然偶尔的描写透出他绝非一般人,但是对宁儿的细心关怀与照顾,让我不由觉得,即使他就是一个打铁匠又怎样,这样有责任和承担的男子,就算是个打铁匠,也会给宁儿幸福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主角不是胜在完美,而胜在品质和内心。和筝云的爱情相比,与宁儿的生活更朴实,没有为其打天下的豪言,却有洗手做羹汤的温柔。老凌曾感叹,相比于对筝云的付出,对宁儿做的帮微不足道。可是让一个权倾朝野、英勇无双的王爷抛弃荣华,过普通人的生活,一夫一妻,一双武刀弄剑的手却要烧火做饭打铁,我觉得这比上场杀敌更难。骁勇善战是他的本能,而打铁匠的生活却是改变人生,这哪是微不足道的付出所能代表的呢。。。 宁儿娇柔却不做作,单纯到让人心疼,所以才会引无数英雄为其折腰吧。美蛋妈妈把宁儿写得画面感极强,甚至让我不由得在想现下有哪个女星能够演出宁儿的气质,想来想去,唉,没有呀。。。。那样的小巧娇柔,单纯可爱,对见惯了美艳女子的各位英雄来说可谓是一股清泉,涓涓流淌。虽是小门小户之女,但却让人不忍她沾染一丝风尘,即使她没有心机,没有本领,甚至偶尔还会拖累别人,但是她有一颗全心为老凌的心,这样就够了。。。(其实偶尔也YY过她和昭二在一起会怎么样滴,哎呀哎呀,应该也不错吧,只是后宫吃人不吐骨头,估计她这样的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筝云大气温婉,美丽端庄,为了弟弟放弃了一切,但这一点却有那么一点点牵强,如果为了保弟弟的皇位,与老凌在一起其实比自己硬撑更具实力吧。虽然有时候被逼无奈,但绝不小人,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因为嫉妒而对宁儿下杀手,还好还好,她还是那个筝云。。。那个值得老萧为其献出生命的筝云。 喜欢这篇文不仅仅是对人物对情节的感叹,更重要的是对美蛋妈妈的喜爱,把结局写得如此完美。有人说大团圆结局太俗气,可我就喜欢这样的团圆,为什么非要为了成全主角,而把男配女配搞得凄凄惨惨。这里的每个人都非常好,都应该得到圆满的结局,就应该是这样的。谢谢美蛋妈,这是我看过最美的小说。不是用“最好看”“最感人”,而是“最美”,这是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让我有一种画面感,虽然看的是文字,但脑袋里自动脑补画面,真是太美了。。。 宁儿说的那句“我终于为你生儿子了。。。”突然就想到“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不用多美好的词藻,只要有相守的心,就好了。。。 2014-10-10 08:54回应

  • 小苹果_zj
    感受
    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梨花月,最相思。春来不觉,去偏知。 2014-07-16 09:20回应

  • 五囡
    生活中看到老凌的影子了
    看到大家一直这样叫他,感觉好亲切!我是从天涯追过来的,看到老凌的时候我就会突然想起我的老公,在老凌身上也看到了他的影子,虽然没有老凌这么勇猛,却一样给我一个安全的依靠。只要有他在的日子,就觉得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什么风雨能够淋湿我,喜欢! 2014-07-05 17:39回应

  • 鹿若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何为收梢?
    正在追《倾山慕影》,等文间隙,跑过来看了《碧玉娇妻》。 这应该算一篇种田文。可以从作者细腻温馨的文风品出生活琐碎中和煦的甜蜜。相较云尧,朝堂斡旋反而描绘得简约了些。许是快节奏就该用明快的短句描述,否则便会失去应有的步调。 先说凌远峰,初读这个名字,第一反应竟然是远山藏峰的萧氏父子,而他的确和他们一样,拥有高大的身材和磊落的义气。王爷、铁匠,云泥之别,他为何如此选择?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那时,良将美人,佳偶天成,他誓为她倾力而战。只是,郎情妾意却敌不过皇帝猜忌。功高盖主祸必降之,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所以,皇帝利用女儿来了个请君入瓮。所以,石源为他而死。但石源救了他的身体,却救不了他的心。所以,他隐姓埋名远走天涯,在穷乡僻壤娶妻生子,甘愿过平凡的日子。那是多年疲惫后寻求的平静港湾。 也许正如张爱玲所说,每个男子心中都有一支红玫瑰,一支白玫瑰。如果说筝云是凌远峰心头的朱砂痣,轰轰烈烈刻骨铭心,那么温宁儿便是他床前的明月光,缠绵细腻丝丝入扣。 温宁儿是娇小的、单纯的,好似一只可爱的兔宝宝,让人一见顿生怜爱之意。或许有她在身边,老凌便觉得有了依靠有了平静吧。平平淡淡才是真。所以,最终他选择了妻小,再不愿于宦海中沉浮。 而筝云风华绝代,高贵无比,权倾天下。然而,美貌、智慧、财富,是上天恩赐,亦是束缚,女人拥有一样便已不幸,何况她全部拥有。滚滚红尘,她被地位束缚了太多太久,只能戴着面具在至高位坚忍地生活。这样的女子很让人心疼,应该得到旁人的怜惜和尊敬。 正如筝云所说,每次面临选择,她选择的都不是他,于是他走了,虽不舍,虽无奈,却也只能接受。她一直在原地,他却已疲惫远走。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漫漫时光中,两人再回不到过去。 萧逸确为公主良配,只是他一直活在大哥老凌的阴影下。从很多角度,他都是老凌的替补。从将军之位,到驸马之选,都是那人退出后才得到。幸而,他亦是磊落光明的汉子,真心实意敬重着南陵王,亦是真心实意爱恋等待着筝云。只是愈发的无私,便愈发的让人唏嘘扼腕。故事最后,虽然两人执手相看,许下白首之约,但宫廷政变后,新皇真的会全不计较?算了,就当是场美好的企盼吧。 关于定陶王。此人初次出现,是名符其实的纨绔子弟。也或许,他正是以此为掩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其实定陶王的人设我个人不大喜欢,因为有谋取江山本领的人,定不会为儿女私情乱了阵脚,甚至于自投囹圄。好吧,就当这是对于神通广大白马王子的梦幻吧。但是,他既然想要谋反,怎么可能将反叛之意表现得如此明目张胆?这不是让人提防吗?还是雍正大帝的韬光养晦不动声色为上啊。 故事终结,恰到好处,留有一定余地去遐想正是火候。 老凌有了宁儿,筝云有了萧逸,新皇有了公主,甚至虎啸天都有了表妹。每段情都有不完满的完满。也希望千帆过尽之后,我们也能找到身边那相守一生的人吧。 最后雷打不动的一句:萧儿加油~ 2014-06-27 17:37回应

  • 钟娃娃
    强烈要求作者清楚明白细致的写明筝云和将军
    强烈要求作者以筝云为女主,详细写明与将军的一切,当然结局也要是好的嘿嘿~~~因为实在太喜欢筝云和将军的感情了,看这个实在不得不忽略了女主。。。只怪作者把筝云与将军的感情描绘的太深刻深沉,太意犹未尽了。。。而且很多都没有解释清楚,比如筝云与将军的孩子 2014-04-05 21:59回应

  • LIUZXM
    天涯追来了
    美蛋妈妈,你让我刮目相看,本来以为天涯那个题目没 什么好看的,可是,后来还是忍不住进来了,好看,真的,加油。美蛋加油。美蛋妈妈,你让我刮目相看,本来以为天涯那个题目没 什么好看的,可是,后来还是忍不住进来了,好看,真的,加油。美蛋加油。美蛋妈妈,你让我刮目相看,本来以为天涯那个题目没 什么好看的,可是,后来还是忍不住进来了,好看,真的,加油。美蛋加油。 儿子这二天有点感冒,没时间写100字。抱歉 2014-04-03 09:17回应

  • 海宝海宝生活美好
    细腻
    从天涯看到一个帖子,追到这里。虽然看的作品不是很多,但是作者细腻的文笔很是吸引我,相信后续还会有比较曲折的经历。读者作品就好像真的看到了人物一样,每一个动作的描写都很极致。一开始就结婚后续一般会有第三者,哈哈。。。。。。支持! 2014-04-02 12:34回应

下一页 1/14
< 返回作品首页
客服电话:010-84242006
QQ:3519233850
工作时间:09:00-18:00
京ICP备110106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