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严格地说,这有点像一种游戏,好像在考验郭颖的胆量:深夜时分,你敢去后山的凉亭吗?郭颖想,这小子错了,我就要到此恭候,看看这是个什么家伙。不过,她感到心还是有点咚咚直跳。
  4
  郭颖染上的间歇性头痛,大约就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坐在后山的凉亭里,她慢慢地感到后背发冷。她穿着一件宽松的薄衬衣和一条深色长裙,这是她夏天常有的打扮,以便使自己硕大的身材显得含蓄一些。看着那些穿着紧身短衫,下配紧绷绷的牛仔裤的女同学,她打心眼儿里羡慕得要死。
  她是在夜里十点一刻离开凉亭的,也就是说,从那张神秘字条约定的时间开始,她等了足足四十五分钟。这倒不足以说明郭颖的痴情或耐心,而是因为她第一次见识到夜里的后山,满天星斗下,远远近近若有若无的呢喃声和偶尔发出的哧哧的笑声,这使郭颖恍若置身伊甸园中而忘了时间。她感到脸颊发热,仿佛一个穷人偷窥到了别人的财富,心跳个不停。
  她沿着半明半暗的石阶下山,心里诅咒着那个写字条搞恶作剧的小子。前面有低矮的树丫挡住了去路,得弯腰才能通过。奇怪的是,树丫上吊着一条长长的东西,在夜风中飘荡着,像招魂幡似的。郭颖在弯腰通过它时,顺便用手摸了一下,一条冰凉滑爽的织物,捏在手里,才知道这是一只女人的长腿丝袜。郭颖心里咯噔了一下:谁的丝袜,怎么会挂在这里呢?
  她像遇见了吊死鬼一样加快脚步跑下山来。山边是一片池塘,暗绿色的水现在看起来是黑色的。池塘对面不远便是女生宿舍楼了,多数窗口都还亮着灯光。她恨不得一步跨回寝室里去,她无端地觉得发冷和害怕。但是现在,后山与池塘之间的这条蜿蜒小道仿佛很长很长,她得绕上一大圈,才能回到池塘对面的寝室里去。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这样,当她气喘吁吁地回到房间时,脸色自然不太好看。卓然狐疑地望着她,问:“怎么了?像掉了魂似的。”
  “真的,”卓然一本正经地说,“开始是头痛,后来还会老觉得背后站着一个人。因为,这个发夹很可能是一个死人的东西。”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郭颖说:“到后山散步去了,在凉亭坐了一会儿,可能受了凉,头痛得厉害。”
  卓然立即惊叫了一声,指着她的头,说:“怎么,你把那发夹戴上了?”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郭颖不解地摸了摸头上的发夹,不知道卓然为何惊诧不已。去后山之前,她洗了头,便用这发夹将湿湿的长发夹了一下。
  卓然说:“这发夹,戴了就会头痛,真的。我就是这样染上头痛的,所以才将它扔在那里,长久不用了,没想到,你居然敢用它。”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郭颖一脸茫然。她抬手取下那发夹,发夹是纯银的,上面有很精致的雕刻花纹。这发夹是卓然一年前在后山上拾到的,她还在校园里张贴了一张招领启事,可是一直没有失主来认领,于是,这发夹就留在这里了。时不时地,卓然会戴上它,最近是没见她戴过了。今晚郭颖洗头后,从寝室角落的小桌上发现了它,便随手将它别上。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卓然的一脸震惊让郭颖很奇怪,“谁说的,戴了就会头痛?”
  “真的,”卓然一本正经地说,“开始是头痛,后来还会老觉得背后站着一个人。因为,这个发夹很可能是一个死人的东西。”
  郭颖像触电一样,将手中的发夹当的一声扔在地上。“死人的东西?”她瞪大眼睛问道,“你捡回来干什么?”
  “真的,”卓然一本正经地说,“开始是头痛,后来还会老觉得背后站着一个人。因为,这个发夹很可能是一个死人的东西。”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卓然委屈地说:“我当初怎么知道啊,那是去年暑假的事了,我没回家,留在学校里懒散。你知道,去年夏天闷热得很,我就拿了书去后山的凉亭里看。我记得那是一个黄昏,随着天色慢慢暗下来,我合上书,闭目养了一会儿神。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发现凉亭外面的地上有一个发亮的东西,我走近一看,是一个银发夹,表面有些灰暗,像是在野地里丢弃了很久的样子。我拾回来后擦了擦,便很锃亮了,从那些花纹看,像是很古老的工艺。开学后,我贴了招领启事,没人来认领,我就留下了,时而也戴戴,没想到,这是死人的东西,害得我头痛。”
  “死人?是谁?”郭颖盯着地上的发夹,往后退了一步,仿佛那东西随时会跳起来似的。
  “我们都不知道,”卓然坐在床沿说,“可学院里的教授们,还有那个修剪花木的老校工,他们可都清清楚楚。在‘文革’时期,这所医学院可是派性武斗的重灾区啊!当时,校门口是沙包垒成的工事,周围的墙头上布着电网,后山更是制高点了,上面架着机枪。两派红卫兵组织的武斗已经发展得近似战争。那是一个冬天,雪下了一夜,枪声也响了一夜,天亮的时候,这所学院终于被对立派组织攻占了。校门口的沙包工事后面留下了几具尸体,都是裹着军大衣的学生。这些被击毙的守卫者倒在雪地里,已经僵硬。有人看见有几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拿这几具尸体开心,他们将一具尸体立起来,让他靠着电线杆站着,那僵硬的尸体立在那里果然没有倒下,远远看去,像一个活人似的。
  5
  “据说,这学院的红卫兵组织有三个头儿被捕,其中有一个是女生。他们将这三人关进了后山下面的防空洞里。后来,撤离出去的本院红卫兵组织了反攻,占领者守不住了,临逃跑之前,他们用水泥封住了防空洞的出口。由于这个行动非常秘密,事后竟没有人知道这三人的下落,直到多年以后,‘文革’已结束了,学院在清理防空洞时,才在里面发现了一堆白骨,其中有一些扣子、钢笔,还有一个发夹……”
  “这不可能!”听得毛骨悚然的郭颖难以忍受地吼道,“不可能!这发夹不可能是防空洞里的。快二十年了,它怎么会跑到凉亭附近去呢?”
  卓然脸色苍白地说:“我也不太相信。可是,老校工讲,他有几次在天亮前去后山锻炼,通通新鲜空气,远远地看见凉亭里坐着一个身着白纱的女人,那女人笔直地坐着,身上的白纱像裹尸布一样缠得紧紧的。他不禁揉了揉眼,很响地咳了一声,再抬头时,那女人就不见了。老校工猜测说,那可能便是死在防空洞里的那个女生的亡灵。”卓然顿了一下,望着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郭颖问道,“你说,这发夹会是她放在凉亭旁边的吗?”郭颖早已听得全身冰凉,由于很久没有动弹,双腿也有些发麻。想到自己刚才还在凉亭里坐了那样久,她心里升起一种后怕。那发夹还在寝室的地上躺着,它沉着地闪着光,陌生得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第二章拿着黑伞的拜访者
  那天晚上,我没法继续写作。我盯着木椅旁地上的一小片水渍,那是刚才那个男人带来的黑雨伞滴湿的。这个高大疲倦的桥梁工程师,董枫的丈夫,深夜冒着雨来告诉我董枫的奇遇,将我的写作完全打断了。
  “真的,”卓然一本正经地说,“开始是头痛,后来还会老觉得背后站着一个人。因为,这个发夹很可能是一个死人的东西。”
  卓然立即惊叫了一声,指着她的头,说:“怎么,你把那发夹戴上了?”
  5
  小时候,在我居住的大杂院里,有一个时期几乎不断有老人去世。每当这时,我和小伙伴们便不敢在夜里的院子里乱窜了,因为那些花圈和祭帐在夜里显得特别冷清可怖,看一眼晚上都会做噩梦的。我躲在被子里,隔着一道木板墙,听到隔壁邻居在咳嗽,是那个姓曹的老头子。我想,这老头可千万别死啊,因为我家和他家仅一道木板墙相隔,他若死了,停尸在屋子里,这距离就太近了。然而,你越怕的事越要发生,不久后,这老头果然死了,果然是停尸在屋子里,家属又哭又叫地折腾了好几天,丧事办完,一切才恢复平静。那段时间,我夜夜用被子蒙头睡觉,一个多月过去了,有天夜里,我突然被隔壁的一阵咳嗽声惊醒,是那早已死去的老头子在低低地咳嗽。我吓得头发都立起来了。第二天,我将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沉吟了一会儿,说别怕,曹爷爷喜欢你的。晚上,母亲买回了一叠纸钱,带着我在院里的墙根下烧了。当夜,我睡得特别安稳,再没听见过咳嗽声了。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3;磨铁文学
  长大后,我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对这事的解释,那只是一个胆怯的小孩子的幻听罢了,或者是将另外什么地方的咳嗽声感觉为隔壁发出的了。
  我想象着董枫所看见的那间黑屋子。在精神病院的最深处,一把生锈的老式大挂锁吊在它多年未开启过的门上,门是潮湿的,大面积停电的雷雨之夜,这黑屋子里悄然有了光亮,有了镜子和梳头的女人……而这不可思议的景象恰好被董枫撞见了,我能够想象这个值班护士是如何地魂飞魄散。
  我的《背后有人》这本书写得很不连贯,我将它归结为那天晚上停电的原因。试想,如果不是停电,那个拿着黑雨伞的不速之客会撞进我的家里来吗?尽管理智告诉我,这两点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但那天晚上我就是这种感觉。我认为黑暗会掩盖很多东西,街道、建筑、人的面孔、声音的来源以及事物的原样,统统都会被掩盖得严严实实。如果在这种大片的黑暗中突然显露出一点什么,那种刺眼的东西反而让人惊惶。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