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心,背后有人。”
  
  没有回答。郭颖睡不着了,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裙,尽管这样,她肥胖的身子还是将睡裙撑得满满的。从中学时代起,这身体就是她的敌人。她穿最紧的胸衣和收臀裤,想压制住这些地方过分汹涌的发育。可是任何外力对付遗传基因都显得无能为力,她绝望地成为了一个胖姑娘。她吃过各种减肥药,半绝食直到晕倒,可是没用,只好听其自然,平时常选长裙和宽大的上衣穿。
  而此刻,半夜醒来后发现卓然也终于从这里飘走,郭颖感到震惊。有什么约会是从半夜开始的呢?这不合常理。并且,自己是被一阵低语声弄醒的——“小心,背后有人!”那声音很低很惊慌。郭颖躺在床上慢慢回忆着,突然感到,那正是卓然的声音,那音调她是非常熟悉的。郭颖睡不着了,仿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卓然。”郭颖一边叫道,一边攀上上铺,将下巴放在上边的床沿一看,上铺叠得整整齐齐的,没人。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她这才发现,今夜是她一个人睡在房间里。半夜时分特有的宁静使她醒来,而醒来的瞬间,她分明听见了一个模糊的低语声。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小心,背后有人。”
  郭颖心里打了一个冷战。她打开了吊在屋顶的电灯,光线有些刺眼。三张上下铺靠三面墙立着,像粗糙的货架。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她将胸前的扣子扣上了一颗,推开窗,黑色的树梢正好与这三楼的窗口平齐。教学楼、图书馆都在相反的方向,从这窗口望出去,只是一片空旷。稍远处是医学院的后山,黑糊糊的一大片,细看有毛茸茸的感觉,那便是遍布后山的密密树林了。
  后山是一座假山,20世纪60年代挖防空洞时垒出来的。由于下面的防空洞很大,这山也垒得连绵起伏颇具规模。如今,已长大成林的树木更使得这后山幽静无比,上百人走进去分散后,可以显得像无人似的,只有密林和灌木,经风一吹,摇摇曳曳,有着某种原始的味道。
  卓然到窗口晾了衣服,然后爬到上铺睡下了,郭颖这才去了浴室。回来后,她看见卓然面向里侧动也不动,可能已睡着了,她也关灯上床睡下。现在,这半夜三更的,上铺却没有了人。卓然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据说,久已关闭的防空洞里曾发现过几具白骨,是“文革”时期派性武斗中的囚犯的。错落的白骨中发现有衣扣、钢笔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找出了一个发夹,证明死者中至少有一名是女性。郭颖刚入校时,听一个校工讲,这后山上曾经发现过一条很肥的蛇,极可能是从下面的防空洞里爬出来的。这种猜测毫无根据,但听起来还是使人毛骨悚然。
  现在,这夜半时分的后山只是一大片黑影,郭颖突然后悔不该到窗前来透气。她像触电似的退后一步,随后又扑上前去,砰的一声关上了窗户。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她坐在床沿,心里莫名其妙地咚咚直跳。她不敢关灯睡觉,害怕屋内什么地方再次发出那句使她醒来的低语声。
  奇怪的是,睡在上铺的卓然,她不是看见她睡下的吗?当时是晚上十一点过了,郭颖困得不行,但卓然去浴室洗澡一直没回来,她只得继续翻看一本书等她。
  而此刻,半夜醒来后发现卓然也终于从这里飘走,郭颖感到震惊。有什么约会是从半夜开始的呢?这不合常理。并且,自己是被一阵低语声弄醒的——“小心,背后有人!”那声音很低很惊慌。郭颖躺在床上慢慢回忆着,突然感到,那正是卓然的声音,那音调她是非常熟悉的。郭颖睡不着了,仿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座三层旧楼房是学院的四号女生宿舍,浴室就设在三楼,从她这寝室出去,顺着走廊拐一个弯就到。浴室门口挂着厚厚的深蓝色布帘,里面沿墙装着十多个喷头。从进入大学以来,郭颖总是要听到外面夜深人静了,才最后一个溜进浴室去冲澡。这样,她可以放心冲洗自己的身体,而不必担心女同学们的目光。她不能忍受自己的一身肥肉暴露在同伴们面前,尤其是自己像农妇一样硕大的乳房和屁股,让她觉得很难为情。
  卓然去浴室很久才回来,还端着一盆洗过的衣服。她瓜子脸型,身材苗条,两个小包子一样的乳房使她看上去更像一个女高中生。近来,她每次去浴室待的时间越来越长,郭颖常常等得不耐烦,可是又没有理由说什么,每次都只好久等。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卓然到窗口晾了衣服,然后爬到上铺睡下了,郭颖这才去了浴室。回来后,她看见卓然面向里侧动也不动,可能已睡着了,她也关灯上床睡下。现在,这半夜三更的,上铺却没有了人。卓然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严格说来,这晚和谢晓婷在后山约会的人还不能称作她的男友。他叫高瑜,是谢晓婷的同班同学,由于长得高大帅气,被不少女生当做白马王子在暗中追求着。可是,自从进入大二,他和女班长路波的恋爱关系公开后,暗恋他的女生都泄了气。在这支倒霉的暗恋队伍中,谢晓婷可从没加入过。但是昨天,一件偶然的事件让她改变了主意。
  卓然是班上有名的淑女,进大学快两年了,晚上很少离开过这间寝室。尽管这六人寝室不到一年就搬出去了三位,但卓然认为,这样更清静一些。确实,剩下三人住在这里更顺心。而且对面床的谢晓婷虽说没在外面租房,但总是有很多晚间活动,常常彻夜不归。这样,实际上就只剩下郭颖和卓然住在这里。
  卓然到窗口晾了衣服,然后爬到上铺睡下了,郭颖这才去了浴室。回来后,她看见卓然面向里侧动也不动,可能已睡着了,她也关灯上床睡下。现在,这半夜三更的,上铺却没有了人。卓然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我们这里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有一次,郭颖躺在床上,对着上铺的卓然自嘲道。
  “怎么,你也想找个替你付房费的人了?”卓然的声音从上铺传来,“这么早就和男朋友到外面过同居生活,太不尊重自己了。”
  郭颖沉默。无论如何,这种现实还是让自己深感寂寞。卓然不同,她是有男生追而她不理不睬。而郭颖从进入大学以来,几乎就从没得到过来自异性的关照。
  严格说来,这晚和谢晓婷在后山约会的人还不能称作她的男友。他叫高瑜,是谢晓婷的同班同学,由于长得高大帅气,被不少女生当做白马王子在暗中追求着。可是,自从进入大二,他和女班长路波的恋爱关系公开后,暗恋他的女生都泄了气。在这支倒霉的暗恋队伍中,谢晓婷可从没加入过。但是昨天,一件偶然的事件让她改变了主意。
  而此刻,半夜醒来后发现卓然也终于从这里飘走,郭颖感到震惊。有什么约会是从半夜开始的呢?这不合常理。并且,自己是被一阵低语声弄醒的——“小心,背后有人!”那声音很低很惊慌。郭颖躺在床上慢慢回忆着,突然感到,那正是卓然的声音,那音调她是非常熟悉的。郭颖睡不着了,仿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2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大约在凌晨三点,谢晓婷和她的男友从后山上跌跌撞撞地跑下来,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蹿回了各自的宿舍楼。本想在后山上浪漫一夜的计划,被一个突然的恐怖发现中断了。
  寝室门虚掩着,里面亮着灯光。谢晓婷轻手轻脚地推门而入,屋里没人!郭颖和卓然到哪里去了呢?卓然的铺位上,一只熟悉的玩具熊蹲在上面,而郭颖的床上乱糟糟地堆着被单,透过低垂的蚊帐,也能知道郭颖是睡觉后又起来离开寝室的。
  这种时候,她俩能上哪儿去呢?谢晓婷在自己的床边坐下,她抬起左手,在灯光下呆呆地看着。这太可怕了,就在刚才,就是自己的这只手,在后山上的一块大石头边上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这东西半露在土中,谢晓婷好奇地将它从土中抠了出来,这东西像一块沾泥带水的大白薯,暗黑中她举到眼前一看,天啊!几个手指头突现在眼前,这分明是一只人的手掌!她惨叫一声,抱住了坐在身边的男友。这个高大的男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他伸手捡起谢晓婷丢掉的那块东西时,立即也像被箭射中的野兽一样号了一声。然后,他俩就没命地奔下山来。
  严格说来,这晚和谢晓婷在后山约会的人还不能称作她的男友。他叫高瑜,是谢晓婷的同班同学,由于长得高大帅气,被不少女生当做白马王子在暗中追求着。可是,自从进入大二,他和女班长路波的恋爱关系公开后,暗恋他的女生都泄了气。在这支倒霉的暗恋队伍中,谢晓婷可从没加入过。但是昨天,一件偶然的事件让她改变了主意。
  当时是在课堂上,教授让她到黑板上写几道化学药品的分子式。刚写完,她听到背后有哧哧的笑声。她知道自己写错了,恼怒地回过头来,看见了女班长路波轻蔑的眼光。那一刻,她想到了报复。
  晚饭时间,学生食堂里排起了长队。谢晓婷径直走到排在前面的高瑜身边,说:“高瑜,帮我代买一份饭菜吧,肚子快饿坏了。”一边说,一边用她那水汪汪的眼睛去碰高瑜的目光,这一招很快奏效。当她和高瑜在餐桌边肩靠肩地共进晚餐时,同时也将晚上去图书馆的事约定了。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晚上十点,他们从学校图书馆出来后,不知不觉就步入了这座被同学们称为“恋爱天堂”的后山。谢晓婷为自己这一闪电战的成功感到满足。
  卓然到窗口晾了衣服,然后爬到上铺睡下了,郭颖这才去了浴室。回来后,她看见卓然面向里侧动也不动,可能已睡着了,她也关灯上床睡下。现在,这半夜三更的,上铺却没有了人。卓然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坐在后山上暗黑的树林中,当高瑜对她说出“我爱你”这句话时,她笑了,歪了一下头,说:“那路波呢?你爱她吗?”谢晓婷知道,此时此刻,要男人背叛旧情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她要听他亲口说出背叛的话,她要看到路波那流露轻蔑目光的眼睛哭得红红肿肿的,这样她才开心。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因此,当她在食堂里对高瑜略施眼波时,她有足够的信心让他摇着尾巴跟来。可是,自进入这片黑色的树林以后,她感到这游戏正慢慢改变,这是因为在高瑜有力的臂弯中,她感到了心跳。“不,不。”她慌乱地挣脱出来,埋着头,无意识地扯着地上的草叶。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为什么不呢,靠在高瑜的身边,感受到他那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健美的体魄,还真的让谢晓婷心动了。尽管她知道,她十九岁的前途系在校外。在这个城市中,那些实业界的成功男人才是她毕业后的保障。并且,以她的青春,她对这些男人有足够的征服力。
  就这样,她的手摸到了那个可怕的东西。那个似硬似软的东西是人的一个手掌,指头上还糊着泥。
  获得这份信心,是在她参加了这个城市的一次选美活动以后。当时,她以大学生的身份走在T型台上,新潮泳装让她近乎完美的长腿和青春洋溢的身姿展露无遗。尽管只进入了前十名,但她的生活还是因这次大赛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社会的各种邀请接踵而来:企业形象代表、公关代表,连绵不断的剪彩、酒会等。每当周末,前来接她外出的高档轿车从不会少。同时,学校里的男生不敢再对她想入非非。从这点来看,男人似乎又很守本分,对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东西绝不白费表情。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