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人我带走了

  挺不安地换好了自己的大衣,我查看手腕往里那一条长长的破了皮还有点青肿的伤口,突兀就看到了衣袖口那里起了一条长线头,正想动手把它往里面塞,杨姐却像赶着去投胎似的拖着我,就把我拽到门外去了。
  不知道他啥意思,我却猛然想起自己的处境,赶紧的顿住脚步,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说:“林先生,太晚了,我还是先回家了。”
  这个时候雨停了,下过雨的天空显得更远,不远处的树枝上面还带着零星的小雨珠,被昏暗的路灯一打上去,显得光彩夺目。
  然而,我的心情却没有那么的鲜亮,反倒是因为想起了陈美娟的话,显得很不安,总觉得今晚不仅仅是吃宵夜那么简单。
  不知道他啥意思,我却猛然想起自己的处境,赶紧的顿住脚步,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说:“林先生,太晚了,我还是先回家了。”
  但是,看杨姐对这事的热心程度,我要不肯去,估计这份工我是做不下去了,如果我做不下去,那我答应那些乡亲的还钱计划,就跟放了狗屁一样,我怕他们急红了眼,会上门搬我婶婆跟护在心肝里面的红木家具拿去贱卖分钱。
  我也不能怪他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毕竟我婶婆确实烧了人家的甘蔗。
  正神游得打紧,杨姐忽然捅了捅我说:“别顾着发呆把财神爷给得罪了。上道一些,林先生过来了。”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我循着杨姐的示意望去,待迎面来的男人再走近了一些,才发现这个爱看摔跤口味独特的林先生,就是那个被陈美娟往死里夸的男客人。
  一想到陈美娟在夜总会呆了快两年,我就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她不会看走眼,这林先生不是坏男人,估计就是无聊了找个人聊聊天而已。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勉强笑了笑,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大方得体地冲来人微微低了低头说:“林先生你好。”
  这时,站在我身边的杨姐张嘴就夸我说:“林先生,你特别有眼光,这小周可是新来的,一次都没跟客人出去过,水灵着….“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杨姐的话还没说完,那个被喊作林先生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淡淡地说:“周小姐水灵不水灵,我想自己慢慢去发现。人我带走了,你回去忙吧。”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有点自讨没趣,杨姐的表情有点尴尬,她跟块木头地杵在那里几秒钟,很快恢复正常语气说:“那林先生,祝你晚上玩得开心。”
  杨姐走了之后,有点局促不安,气氛有点冷场,而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些啥。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这时,林先生淡淡瞥了我一眼之后,慢腾腾地说:“走吧。”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他的语气里面,有一种让人不敢质疑的特质,在他看似淡然却巨大的气场下,我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跟他开玩笑,甚至在坐上他的车之后,哪怕他很快过了南头关直接往南山区奔去,我也不敢问他到底想去哪里。
  最后,他拐进了后海大道,开进了蔚蓝海岸的停车场。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估计他就不爱走寻常路,下车之后他没搭电梯,而是带着我从安全出口出来,走到了种满了花草树木的小径上。
  一阵风吹来,在清新的泥土味里面夹杂着若有若无的香水月季的香味,我一个放松戒备心,说了一声:“这些花很香啊。”
  一直沉默着的林先生,侧了侧脸,面瘫一样对着我,懒洋洋地问:“你心情很好?因为我这样的男人带你出来?”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姓林的没搭我这句话,反而是突兀的语气冷下来说:“你该几点回家,你说了不算,不惹我生气的话,今晚你能多拿点钱。”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不知道他啥意思,我却猛然想起自己的处境,赶紧的顿住脚步,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说:“林先生,太晚了,我还是先回家了。”

跳海躲鱼 说:
蔚蓝海岸现在的房价,真是涨得不要不要的



全部回应 6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