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你的好运气来了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他是这个夜总会里面最近经常来的一个客人,出手很阔。
  我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杨姐的语气一凛,慢腾腾地说:“抓紧时间,林先生不喜欢等,林先生你可得罪不起。”
  当然,关于他很阔的传闻,是跟我一起跳舞的陈美娟给我说的。
  同为农村里面来深圳混生活的,她觉得我又蠢又亲切,就给我说了些潜规则。
  她说有些客人就不爱找场子里面的小姐,而是专门找领班搭桥,挑那些身段好的眼神销魂的舞女带出去玩,我要是真的不想捞偏门,最好不管那个领班杨姐怎么让我出去我都要想法设法拒绝了,不然到时候不知道找谁哭去。
  除了这些,她还给我分析最近场子里面的客人,告诉我哪个是真有钱还有素质结交倒无妨,有些哪些是暴发户脾气臭爱面子惹不起,哪个是装阔别鸟免得浪费时间还不讨好之类的。
  除了这些,她还给我分析最近场子里面的客人,告诉我哪个是真有钱还有素质结交倒无妨,有些哪些是暴发户脾气臭爱面子惹不起,哪个是装阔别鸟免得浪费时间还不讨好之类的。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而他,就被陈美娟点了出来,是属于长得帅特有钱还客气的那类客人,最重要是他不爱点姑娘跟他出去玩,一看就不是上来玩女人的。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然而,这个被陈美娟用了各种赞美词夸了的男人却很快用行动证明,再眼毒的人,也有被狗把眼力儿叼走的时候。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这一天,是除夕夜的前一晚,最近一直是很干冷的深圳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如同前几天一样,还没完全习惯这样的工作的我穿戴着金闪闪却布料很少的所谓舞裙,戴着遮住半脸的面具,混迹在舞姿性感风情万种的其他伙伴中,在充满着糜靡气氛的舞台上面,忽然想起远在老家的婶婆一个人面对着冷火冷灶,心情突兀变得难受,一个出神,不知道咋整的就错了舞步,还踩了别人的脚。
  原本按照平常早该歌舞升平人声鼎沸的场子,显得有点冷清。
  我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杨姐的语气一凛,慢腾腾地说:“抓紧时间,林先生不喜欢等,林先生你可得罪不起。”
  如同前几天一样,还没完全习惯这样的工作的我穿戴着金闪闪却布料很少的所谓舞裙,戴着遮住半脸的面具,混迹在舞姿性感风情万种的其他伙伴中,在充满着糜靡气氛的舞台上面,忽然想起远在老家的婶婆一个人面对着冷火冷灶,心情突兀变得难受,一个出神,不知道咋整的就错了舞步,还踩了别人的脚。
  临过年了,还得在外面讨生活取悦男人,估计谁的心里面都不好受,更重要的是被我踩到的那个女孩子从我一来就对我没好气,她最后不声不响趁着该往我这边摆手的时候推了我一把,我没反应过来,“砰”的一声就跟舞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我不仅仅是手腕先着地,就跟被弄碎了骨头一样痛,更倒霉的是,因为冲击力,我的面具突兀的掉了。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一个惊慌失措,顾不得去查看伤口,我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一时之间,痛以及因为羞耻心的牵动带来的复杂感觉,还有突然出现的鼓掌声口哨声,这些东西全部像这个建筑最里面那层墙上面的藤蔓,复杂纠葛在一起,让我在被陈美娟拖着回到后台之后,还没缓过神来。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陈美娟还有下一场表演,安顿好我之后她就上了,而我还是顾不得担心自己的手腕是不是废了,反而是心惊胆战地坐在那里,就跟赶着上屠宰场的猪一样,忐忑不安的等着领班过来冲我发难。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我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杨姐的语气一凛,慢腾腾地说:“抓紧时间,林先生不喜欢等,林先生你可得罪不起。”
  一直煎熬着,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之后,那个平时老是各种高冷的领班杨姐忽然笑眯眯地过来,一个特熟络的样子拉着我的手就说:“妹子,你的好运气来咯。咱们这的财神爷林先生他想请你吃宵夜。”
  心里这样想,嘴上也不敢说,而杨姐一看我这反应,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松开我的手就说:“你收拾一下,换衣服,林先生在门口等你呢。”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有点受宠若惊,也有点疑惑,一直在这里像个凑数似的没存在感的我,怎么在舞台上面摔了一跤之后,就有男人要请宵夜了?他真爱看摔跤,回家看电视去啊,调日本的频道,看相扑去啊!
  我还在想着各种台词,她要真赶我走,我该怎么样求情说我实在没法了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让她对我高抬贵手。

跳海躲鱼 说:
(⊙_⊙),觉得太罗嗦,修了一下文,嘿嘿



全部回应 6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