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撕逼这件事,得从身边抓起

  相对于我的平静,昨晚的另外一个目击者安琪早已经躁动难耐。见我和赵哈尼下车,她迅速的拉着我上了二楼。
  “小贝,别跟他废话,”安琪愤愤的拉着我,指着陈振宇,说:“你有种啊陈振宇,你等着,欺负我姐们,我让你好看!”
  站在熟悉的出租房门口,我的心绪是复杂的。安琪见我犹豫,立即脱掉了脚上那双Burberry最新款的跟长10厘米细长绑带金属质感皮革凉鞋,毫无悬念的敲打在木门上:“开门,给我立即开门!”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我看安琪这架势,直接可以联想到五分钟后的情景:打电话给开锁公司,直接撬门进入。与其花那个冤枉钱,不如坦然面对。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于是,我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刚进入客厅,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臭味。准确来说,是烟酒混合的味道。
  这种混乱的场面给予我一丝安慰。原来,他们的心也会不安。
  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响动,我一抬头,就看到了陈振宇一脸憔悴的站在门口,我们目光相碰,陌生而疏离。
  “小贝……”陈振宇喊我,声音是激动的。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我避开他的眼神,假装淡定的说:“我是回来收拾行李的。”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小贝,别跟他废话,”安琪愤愤的拉着我,指着陈振宇,说:“你有种啊陈振宇,你等着,欺负我姐们,我让你好看!”
  陈振宇一字未说,只是脸上的神色更加愧疚。
  我支会着安琪和赵哈尼去我的房间,自己安静的走向厨房,拿出水杯,水还没倒出,眼泪就流了出来。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早已酝酿好的责骂在这一刻都已失灵,我矫情的以为,我不会难过。
  低头看着手中的情侣杯,心绪更加复杂。
  我想很多事情的发生其实早就已经有铺垫,或许,从去年田欣欣搬进来的那一晚开始,就已经注定。
  我想很多事情的发生其实早就已经有铺垫,或许,从去年田欣欣搬进来的那一晚开始,就已经注定。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安琪早已提醒过我,说关系再好,也男女有别,可惜,我太自信了。或者说,我太相信陈振宇了。如今再谈后悔,为时已晚。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我转过脸,见田欣欣拎着购物袋走了进来,立即将眼泪咽了下去。
  陈振宇的脸上是羞愧,我的脸上是愤怒,而田欣欣的脸上,却是平静的神色。她好像早就料到会遇到我,开口道:“小贝,对不起。”
  我还没来得急说话,安琪已经从我房间里窜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揪着田欣欣的头发,上去就是一巴掌。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田欣欣委屈的叫了一声,两行眼泪挂在她的脸上,不过这种苦逼相完全没有博得安琪的同情,她抬起手,又甩了一巴掌过去。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不过这巴掌被陈振宇拦了下来,他将田欣欣护在身后,说:“你们闹够了没?”
  “田欣欣,你可以啊,我他妈跟你住了四年寝室,都没发现你是这么一白眼狼,你说你到底多饥渴,非要对姐们的男人下手,还有你陈振宇,我还以为你跟别的男人多不一样,现在我才知道,你们这是婊子配狗!”
  刚进入客厅,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臭味。准确来说,是烟酒混合的味道。
  田欣欣哽咽了一句,从陈振宇身后露出半个身子,委屈的说:“安琪,你骂我就算了,别骂他。你一千金大小姐,每天背着单反游玩,要包包有包包,要鞋子有鞋子,追你的男人一大串,你以为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不,你根本不懂爱情!整天玩一夜情的女人,没资格教训我!”
  两方火力不相上下,同寝四年的江南妹子田欣欣忽然暴露本性,怜牙悧齿,口无遮拦。一直怜牙悧齿的安琪被她这么一骂,顿时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大学四年,我们见证过太多闺蜜之间的撕逼大战,唯独没想到,有这么一天,我们也会现场直播。
  “小贝,别跟他废话,”安琪愤愤的拉着我,指着陈振宇,说:“你有种啊陈振宇,你等着,欺负我姐们,我让你好看!”
  “行了,别吵了。”我尽量忽视了陈振宇和田欣欣的亲密距离,轻描淡写的说:“安琪,我们走。”
  安琪当然不愿,据我所知,今天这种羞辱,她安大小姐可是从未遇见过,于是她指着田欣欣,问我:“小贝,让我走可以,走之前,你给这对狗男女,一人一巴掌!”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身后,田欣欣再一次开口:“小贝,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田欣欣委屈的叫了一声,两行眼泪挂在她的脸上,不过这种苦逼相完全没有博得安琪的同情,她抬起手,又甩了一巴掌过去。
  我愣在原地,惊讶的看着安琪,好一会才开口,说:“我嫌脏。”
  安琪见我范怂,气的谩骂两句,直接下了楼。我看了一眼赵哈尼,对他使了个眼色,也准备离开。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这时候,我身旁的赵哈尼走了过来,他的两只手放在我的脸上,将我的眼神掰了过来,与他面对面。
  我惊讶的回过头,看着田欣欣的那张脸,难过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亲爱的,知道了你的前任的新欢长得那么丑,应该安心睡一觉才是,”赵哈尼说完,温柔的在我的额头亲了一口,又转过脸去看着田欣欣,说:“对了,人家说酸儿辣女,你最近酸辣粉吃的蛮多的,肚子里的,不会是个怪胎吧?得,你不用告诉我,我没兴趣知道。”


全部回应 6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