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许先生,求放过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你忽略了一个事实。”许皓辰轻挑眉梢,一副欠揍的表情,一字一顿道,“我们已经结婚了。”
  “啊。”我烦躁地把头埋在沙发里,抱头痛呼,“你这个大骗子。”
  “我一守法好公民被说成骗子,你可得给我解释清楚了,我骗你财了,还是骗你色了。”
  “猪拔了毛都比你好看。”我白了他一眼。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猛地坐起来,直视他的眼睛,质问道,“你明明说你是没房没车没钱的,我手机上还有聊天记录呢,你赖不掉的。”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许皓辰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双腿自然交叠,手指轻弹了一下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裤,薄唇轻启,“房,我没有三居室,车,我没有奔驰宝马,至于钱嘛。”他微微一笑,对视我的眼睛,“在我眼里那就是一组数字。”
  狂妄自大的家伙。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吃瘪地窝在沙发里,拿过一旁的抱枕抱在胸前,蔫蔫地说:“房租我是交不起了,你家伙食好,至于生活费,我目测也交不起了,在你家,我除了吃饭,不会占你其他的便宜的,你想什么时候办离婚手续都可以,我当然希望越快越好,你也看到了,我全部家当就那么一个行李箱,我怎么来的怎么走,也很方便的。”
  “这么着急和我撇清关系?”许皓辰似笑非笑。
  我跪坐在沙发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怯怯地说:“许先生,求放过。”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把许字去了。”
  不管是西装革履的他,还是居家慵懒的他,亦或者是初见时休闲阳光的他,配上那张绝艳的脸,用魅惑众生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先生?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昂起下巴,挑起怒意渐染的眉梢,“我这是在为你着想,你不要不识好歹,你说你年轻有为,仪表堂堂,肯定有大把的美女喜欢着,被我这颗小白菜耽误了多不值啊。”
  许皓辰留下一声意味不明的笑,施施然上楼,我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立马从沙发上跳下来,连拖鞋都没有穿上,就赶紧跟着他走进二楼的卧室。
  “你要看我换衣服吗?”许皓辰回头,看着我笑道。
  “猪拔了毛都比你好看。”我白了他一眼。
  许皓辰丝毫不避讳地解着衬衫的扣子,我讪讪地说,“那个,我还是觉得我住你家不合适。”
  许皓辰没有理会我的话,拉过我的手走进他宽大的衣帽间,“啪啪”打开两扇衣柜门,“这些衣服是你的。”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的?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该不会是哪个女人留下的吧。
  见我一脸疑惑,他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谁叫你睡的跟猪似的,什么都不知道。”
  “把许字去了。”
  我走过去,看到一件件衣服都还挂着吊牌,仔细一看,真的是我的尺码,再仔细一看,我口中的钱,他眼里的数字,对我还说大的惊人。
  “我不能要。”
  摇头之际,我看到他的手放在了黑色爱马仕皮带上,旋即是丁玲哐啷的声音,我脸一红,赶紧跑了出来。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不管是西装革履的他,还是居家慵懒的他,亦或者是初见时休闲阳光的他,配上那张绝艳的脸,用魅惑众生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见我一脸疑惑,他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谁叫你睡的跟猪似的,什么都不知道。”
  “猪拔了毛都比你好看。”我白了他一眼。
  两个人吃八菜一汤,中西合璧的晚餐,让我感叹,这真是土豪的生活。
  这样的他,足以担得起女性杀手的称谓。
  只是,我知道,我不会动心。
  身着家居服的许皓辰少了一点精英的味道,多了一丝慵懒,像一个活泼的大男孩。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