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交不起房租

  许皓辰的话把我即将说出口的想法淹没在喉咙里,我只剩点头的份,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不尽夫妻义务,才是你的重点吧。”
  许皓辰磁性的嗓音含着低低的笑。
  我讪笑两声,“都是重点。”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许皓辰深壑的眸淡淡看我一眼,只一眼,我却有一种被看穿扒皮的感觉。心随之一颤。
  许皓辰的话把我即将说出口的想法淹没在喉咙里,我只剩点头的份,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一路沉默。
  车子缓缓驶进名为“山水世纪”的别墅群,流利的车身线条在一栋栋别墅间穿梭,尔后驶进一栋庭院,车子绕过青铜喷水池,划开一个优美的弧度,慵懒地停好。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鼻子痒痒的,我使劲揉了揉,那痒痒的感觉又转移到眼睛。我伸手用力一挥,“起开。”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已然不知所以,怔怔地看着许皓辰俊朗的侧脸,此刻,我竟嗅到了一股贵气而疏离的味道。
  我在蹙眉沉思,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不多时,许皓辰叫来了苏管家,和一干佣人,宣布了我“太太”的身份。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下车。”
  许皓辰薄唇溢出两个简单的字节。
  一路沉默。
  “你,这是哪里?”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家。”
  他没再看我一眼,径直打开车门。
  踏着精心设计的白色大理石台阶,我跟在许皓辰身后走进了客厅,“把车里的行李箱放我房间。”许皓辰朝佣人吩咐道。
  一路沉默。
  不多时,许皓辰叫来了苏管家,和一干佣人,宣布了我“太太”的身份。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说什么,我就点头应什么,一切恍若梦中。
  待我回过神来,豪华的客厅里只余我一个人。
  我结婚了?这是我丈夫的家?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拍拍自己的脸颊,又轻轻捏了一下。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疼。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正发愁脸上应该摆个什么表情的时候,厚实的脚步声传进我的耳朵,抬头望去,一身笔挺西装的许皓辰正阔步走来,彼时的阳光打在他完美的面部轮廓,优雅而深沉。
  我赶紧站起来,扫了一眼自己身上49块钱的牛仔裤,30块钱的衬衫,我和我的一切同这里是那么的不搭调,我倍感手足无措,“那个,那个……”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去公司,你自己在家吃吧,晚上一起用晚餐。”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许皓辰的话把我即将说出口的想法淹没在喉咙里,我只剩点头的份,默默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直到苏管家叫我吃饭,我才回神。
  疼。
  我一个人吃六菜一汤,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奢侈。
  饭后,我回到客厅,半卧在宽大的乳白色欧式沙发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我觉得我一定是在梦游。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做梦,梦醒了才能回到现实。于是,我睡着了。
  看着他唇角的的笑意,我垂眸,轻声道,“我还是走吧,住你家,我交不起房租。”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不知睡了多久,感觉鼻子痒痒的,我使劲揉了揉,那痒痒的感觉又转移到眼睛。我伸手用力一挥,“起开。”
  “我不知道该睡哪里,沙发也够大,一不小心睡着了。”
  “你说什么?”
  许皓辰剑眉一凜。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话音落,我的鼻子又被捏的生疼,我不耐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放大的俊颜,挺直的鼻梁,薄如刀刃的双唇,狭长微弯的眼眸,这不是许皓辰吗?
  许皓辰向我投来一个“我不与你计较”的眼神,淡淡开口,“你怎么睡这里了?”
  “我在说梦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这个时候与他对抗,那我就是傻子。
  “你怎么阴魂不散啊。”我蹙眉低斥,“起开,不要脏了我梦醒回归现实的路。”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