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藏锋出鞘 明珠蒙尘第2章:蛰伏暗处(一)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夏季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电闪雷鸣已尽数散去,雨声由急入缓,顺着屋檐淅淅沥沥地滴落。
  此次灭楚之后,燕王特意下令将宗亲们尽数送往燕国王都。表面上是说妥善安置楚宗室,其实不过是怕他们在老巢另有后路,日后东山再起罢了。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简陋的边城驿馆为了迎接王室宗室,上个月已重新翻修了一遍,里外上下焕然一新。这其中最舒适的一间屋子,驿官本是留给敬侯的,却被敬侯临时让给了青城公主。
  侍女们提着热水进进出出,为青城公主沐浴更衣,洗去一路风尘。狭窄的走廊里尽是轻悄的脚步声,谁也不敢惊动一墙之隔的敬侯殿下。
  众人在心里犯着嘀咕,原以为公主是落魄回国,敬侯又斩杀了公主的夫君,他们兄妹之间必定是生隙了。可看这样子,敬侯又是冒雨相迎,又是置换屋子,对公主到底还是手足情深的。
  如此一来,也无人敢怠慢她了。
  侍女们提着热水进进出出,为青城公主沐浴更衣,洗去一路风尘。狭窄的走廊里尽是轻悄的脚步声,谁也不敢惊动一墙之隔的敬侯殿下。
  此次灭楚之后,燕王特意下令将宗亲们尽数送往燕国王都。表面上是说妥善安置楚宗室,其实不过是怕他们在老巢另有后路,日后东山再起罢了。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青城在浴桶中小憩了片刻,直至水温渐凉,才裹了衣裳起身出来,坐在铜镜前擦着头发。
  屋外忽然传来一阵嘈嚷之声,夹杂着马鸣、人语、还有车辇的辘辘声响,听着令人心头烦躁。青城从镜台前起身,推窗看去,落日的余晖中,只见院落里进来了好几辆马车,一群身穿丧服的男男女女正陆续从车上走下来,数量足有六七十人。
  侍女们提着热水进进出出,为青城公主沐浴更衣,洗去一路风尘。狭窄的走廊里尽是轻悄的脚步声,谁也不敢惊动一墙之隔的敬侯殿下。
  而距离她视线最近的一辆车辇里,分明还坐着一个人,夏风轻轻吹起窗幔,露出他一袭白色丧服。可奇怪的是,这个人看起来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唯独一只骨节分明、指节削长的左手微微撩起车帘一角,好似自车内向外窥视着什么。
  青城可以肯定,车内那人是个男子,而且是一个惯用左手的男子。因为他露在车帘外的左手拇指上,戴着一枚白玉扳指,在暮色下隐隐流转着光华。
  青城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那枚扳指之上,不知为何,她竟突然生出一种感觉,那车辇里的男子正在窥视着她。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这种感觉很怪异,也很莫名,她正有些好奇那男子的身份,此时却忽听一声清晰的咒骂传入她耳中:“妖女!祸水!”
  她心头一凝,忍不住循声看去,骂声来自于那群身穿丧服的人们。此时此刻,他们都已经发现了她,便纷纷停下手中动作,齐齐站在原地盯着她,表情愤恨、咬牙切齿。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眼底被这片国丧的白色堆满,青城眼神黯了黯,没有说话。她只是缓缓抬手将窗户关上,隔绝了外头的咒骂与敌视。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院落里的那群人,都是楚国宗亲。他们骂她,她无力还口。毕竟,她是来自燕国的和亲公主,而燕国,刚刚灭了楚国。
54.224.255.17, 54.224.255.17;0;wap;2;磨铁文学
  此次灭楚之后,燕王特意下令将宗亲们尽数送往燕国王都。表面上是说妥善安置楚宗室,其实不过是怕他们在老巢另有后路,日后东山再起罢了。
  想到楚王已年过半百,却接连遭受丧子之痛、亡国之殇,如今还要远离故土去燕国终老,她便自觉无颜面对这位老人。
  那个玉树之姿的男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一想起这血淋淋的事实,她便觉得锥心之痛。这痛楚令她忘却了方才车辇里的那个男人。
  就在方才,青城看见了几个熟悉的人,其中包括太子楚璃的父亲,楚国最后一任国君。
  这一招当真是狠绝,名为善待,实为监视。然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即便明知是羞辱,宗亲们也无力反抗了。


全部回应 14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