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第四章 算计长姐

  太子?千帆想起方才那双星眸,摇摇头,不会是他,前世她见过洛朗天,那个娶了岳珠儿最后死在洛朗逸手里的男子。
  “不知。”千帆眉头微皱,前世她从未在岳府见过此人,方才自己之所以收手,自然是因为看出了其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就算自己硬拼,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去。“许只是经过,既然走了,想来并无恶意,记住,此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奴婢明白。”小姐自幼在边关跟着那些军士学武,虽说略有所成,但毕竟是女儿家,因此除了自家人,其他人都不知晓千帆身怀武艺。
  “今日为何府中如此安静?”方才惩罚岳颖儿时候尚早,如果无人经过也是正常。但如今折腾了这么久,竟然都未曾见到有丫头侍卫经过,似乎有些奇怪。
  这个时候,大夫人秦婉、大小姐岳珠儿和岳青儿一同走了进来,三人一起请安后抬起头来,看到老夫人身边的千帆,顿时都是一愣。
  “回小姐的话,今日据说太子殿下要到府上来拜访老爷,所以府里上下都到前厅伺候去了。”春儿想起昨日无意间听来的消息,连忙说给千帆听。
  太子?千帆想起方才那双星眸,摇摇头,不会是他,前世她见过洛朗天,那个娶了岳珠儿最后死在洛朗逸手里的男子。
  洛朗天性情温和,但是有些懦弱,万事都要听从皇后的嘱咐,若非他是太子,岳珠儿又怎么会嫁给他?难道,这位太子殿下就是今日见到了岳珠儿?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不行,岳珠儿可是她要送给洛朗逸的人,那对狗男女今世自然要在一起。不过既然前世洛朗天也算间接死在自己手中,今世便还他一个人情吧。
  “祖母喜欢,回头我让那厨娘到祖母院子里,只给祖母做可好?”
  微微一笑,千帆对着春儿低语一番,随后拍拍春儿的肩膀,“你快去快回,我去祖母那里等你。”
  “是,小姐。”春儿调皮地吐吐舌头,匆忙离开。
  岳千帆自己走进祖母的清雅居时,着实让院里的婆子和丫头都大吃一惊。立在房外打帘子的正是祖母身边的一等大丫头,瑞香。
  岳老夫人今年才不过四十多岁,平日里待人都是威严精明,因此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但是千帆此时早已不是那个只顾着自己喜好的少女,自然愿意跟祖母亲近。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见到千帆,瑞香却是毫无惊色,仍旧笑盈盈地开口,“二小姐来给老夫人问安吗?可巧的是,今日老夫人起的迟了,正在用饭。”
  “那倒无妨,你去跟祖母通传一声,就说帆儿来祖母这里蹭饭吃呢。”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瑞香一顿,连忙笑道,“二小姐孝顺,愿意陪老夫人,老夫人定然高兴,二小姐随奴婢进来便是。老夫人说了,只要二小姐来,无需通传。”
  老夫人发了话,几个人都连忙接过,大夫人尝了两口,连忙赞道,“母亲院里这厨娘的手艺真好,这糕点吃起来真是香甜糯口,哪日里媳妇想吃了,定要来讨上两块。”秦婉果然是能言善道,相比较下母亲就显得木讷许多。
  正跟着瑞香向里走的千帆听到这话,鼻子一酸,祖母疼她至此,她却很少来看望祖母,想来祖母老人家该有多失望。所以还没等看见祖母,便笑着喊道,“祖母,千帆来蹭饭吃了呢!”
  岳千帆自己走进祖母的清雅居时,着实让院里的婆子和丫头都大吃一惊。立在房外打帘子的正是祖母身边的一等大丫头,瑞香。
  岳老夫人今年才不过四十多岁,平日里待人都是威严精明,因此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但是千帆此时早已不是那个只顾着自己喜好的少女,自然愿意跟祖母亲近。
  而那边岳老夫人听到千帆的话,虽然仍旧一脸肃然但语气中却听得出欣喜之意:“你这个丫头,一点女儿家的样子没有,若是被别人听去了,以后嫁不得人,不要赖到祖母头上。”
  千帆却是几步蹭到祖母身边,抱着老夫人的胳膊咯咯笑道,“不嫁不嫁,千帆就陪着祖母,谁也不叫。”
  “真是愈发胡闹。”看着刚刚病愈的千帆俊俏的小脸几乎瘦了一圈,老夫人早就心疼不已,看着她道:“丫头,身子可好了?”
  “祖母喜欢,回头我让那厨娘到祖母院子里,只给祖母做可好?”
  “祖母,我可是大将军岳崇南的女儿,身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将来的女将军,怎么可以被这点小病打倒?”千帆本就快人快语,如今又故意在老夫人面前耍宝,自然逗得老夫人十分开怀。
  “你这个丫头,就知道给祖母说笑,你爹的名字岂能是你说的?”老夫人膝下只有两个儿子,岳崇山与岳崇南。大儿子岳崇山在京为御史,小儿子岳崇南在边关领兵。许是心疼小儿子一家远离自己方才回京,老夫人才会对二房格外上心。
  千帆却是看着满桌子精致的小点心叫道:“祖母,帆儿还没吃早饭呢,拜托英明的祖母大人赏小的一点吃的吧?”千帆愿意在老夫人面前做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是因为她明白,比起岳珠儿,自己最大的弱点就是不会示弱,不会撒娇。可是,什么不都是学来的吗?
  老夫人顿时被千帆逗得开怀大笑,“你这丫头,就是鬼机灵。顾嬷嬷,去让下边添副碗筷,若是饿着我们帆儿,怕是有人要怪罪老祖母咯。”
  二人正说笑着,丫头已经为千帆添置了碗筷,随后又拿了水来净手。老夫人见千帆吃的欢快,眉开眼笑地为她夹菜,惊得一屋子人都不敢多言。要知道老夫人什么时候给别人夹菜,但是千帆也不多说话,一门心思地吃了许多,直到吃得有些撑了才放下碗筷。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祖母的饭菜就是香,多来几次,帆儿估计就变成滚圆滚圆的小猪崽了。”其实像老夫人这个年纪的老人,大都喜欢看孩子吃饭,而且要吃很多就会很开心,在他们心里,能吃就是福气。
  顾嬷嬷见老夫人和千帆都吃过了,便着人将桌子撤了下去。老夫人听到千帆的话,又被逗得哈哈大笑,随后又唤丫头拿糖果点心来,将一个蜜饯塞到千帆嘴里,见屋里只剩下顾嬷嬷自己,才拍着千帆的手道,“孩子,你也莫要怪你爹爹罚你,他向来敬重兄长,那些女儿家的心思本就是说不清楚,罚便罚了,你就莫要气了。”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在后宅混迹几十年的老夫人,自然知晓那日落水的岳颖儿的那些小心思。“原来你不在府中,颖儿是二小姐,你回来之后我就想着总不能外气了去,便让你们两家一起叫着,总归是岳府的姑娘,没曾想,那个丫头是个眼皮子浅的,结果害你受罚。”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祖母,都是些小女儿的把戏,帆儿岂会放在心上。”千帆笑着回道,毫无半点不忿。当然了,早上教训过了,哪里还有什么怒气可说,她才不会那般傻呢。
  “祖母喜欢,回头我让那厨娘到祖母院子里,只给祖母做可好?”
  屋子里欢声笑语不断,这时就听瑞香来传:“老夫人,二小姐的丫头春儿说是二小姐吩咐小厨房做的糕点送过来了。”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瞧我这记性,”千帆却是起身,“祖母,你且等等,我去去就来。”
  岳千帆自己走进祖母的清雅居时,着实让院里的婆子和丫头都大吃一惊。立在房外打帘子的正是祖母身边的一等大丫头,瑞香。
  “春儿,都做好了?”千帆背对着瑞香,朝着春儿眨眨眼睛。
  “小姐放心,都做好了。”春儿面色如常地应声。
  再度走进房里,千帆献宝似的将食盒里的糕点拿了出来,“祖母,你尝尝,这个厨娘做的槐花糯米糕可好吃了。”
  “祖母喜欢,回头我让那厨娘到祖母院子里,只给祖母做可好?”
  老夫人瞧着那糕点晶莹剔透,不禁食指大动,顾嬷嬷连忙用筷箸执起一块,放入老夫人口中。
  “黏软醇香,真是不错。”老夫人连连点头。
  “祖母喜欢,回头我让那厨娘到祖母院子里,只给祖母做可好?”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那你这个嘴馋的丫头岂不是天天要往我这里跑?”
  “祖母,你也给千帆留点小心思可好?”
  屋子里因为千帆的打趣和乐融融,瑞香又来报:“大夫人、大小姐和四小姐来请安了。”
  老夫人闻言,脸上笑意不减:“让他们进来吧。”
  这个时候,大夫人秦婉、大小姐岳珠儿和岳青儿一同走了进来,三人一起请安后抬起头来,看到老夫人身边的千帆,顿时都是一愣。
  不过,到底是大夫人,秦婉语气关切地问:“千帆身子好了吗?真是阿弥陀佛。”
  “多谢大伯母关心,千帆感激不尽。”随后却是疑惑地问道,“咦?怎么不见三妹妹?”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二妹妹有所不知,今日三妹妹出门时不小心摔了,女医刚刚看过,说是受了惊吓。”岳珠儿柔和地开口,一双美目却是盯着千帆的脸,仿佛想看出些什么。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老夫人顿时笑起来:“千帆果然是好妹妹,我想私藏都不行了,顾嬷嬷,将糕点拿给大夫人和四小姐尝尝。”
  “媳妇知晓。”秦婉连忙应声,“太子殿下只是来拜访二叔,想来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的。”若是出了差错,也非大房之错。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你竟是胡说,府里哪里会有老鼠。”老夫人被她晃得失笑,“你这个丫头,成日里没个模样,你看看你大姐姐,端庄淑女,你多学着点才是。”
  “你们这一个个贪吃鬼,就知道敲诈我这老婆子。”老夫人笑着道,“我听闻今日有贵客临门,你好生约束着下人,莫要出了差错。”
  今早她和母亲之所以来迟,就是因为岳颖儿突然发疯似的在房间里大哭大叫,任由她怎么问,都问不出所以然来,岳青儿却是一口咬定自己未曾出过门。可是她却直觉此事与岳千帆有关。说话间,岳珠儿早已经坐到老夫人身边,撒娇道,“祖母,您不会怪珠儿来迟了吧?”
  “怎么又摔了?”老夫人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喜。
  “帆儿严重了,这本是大伯母应做的。”秦婉还未来得及答话,却听到一直坐在旁边吃着糕点的岳珠儿突然大叫一声。
  “祖母莫要生气,”千帆却是不等岳珠儿开口,晃着老夫人的胳膊道,“小孩子跑跑跳跳摔倒很正常啊。祖母,今早千帆还在府里打了一只大老鼠呢。”听到这话,岳青儿脸色一白,不自在地挪了挪脚。
  “那当然,大姐姐可是一直在我心里呢。”千帆微笑着开口,“大姐姐,这是老夫人小厨房的厨娘做出的糕点,你尝尝,可好吃了。”
  “爹爹昨日还跟千帆念叨,说是此次多亏大伯母操持有道,否则还真是不知从何处着手,还让千帆要好生谢过大伯母呢。”想撇开关系,做梦去吧。
  老夫人发了话,几个人都连忙接过,大夫人尝了两口,连忙赞道,“母亲院里这厨娘的手艺真好,这糕点吃起来真是香甜糯口,哪日里媳妇想吃了,定要来讨上两块。”秦婉果然是能言善道,相比较下母亲就显得木讷许多。
  这个时候,大夫人秦婉、大小姐岳珠儿和岳青儿一同走了进来,三人一起请安后抬起头来,看到老夫人身边的千帆,顿时都是一愣。
  “啊!”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