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第三章 痛整庶妹

  “滚开!没用的东西,本小姐才不要去看她!粗鲁无礼,还自以为是!”一把甩开自家妹妹的手,“我也跌落湖中,你怎么不来关心我!”
 岳颖儿和岳青儿都是大伯父的三姨娘所出,本是双胞,但是性格却是天壤之别。因千帆方才在她们二人背后,岳颖儿二人并未看到千帆。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千帆低声对春儿道,“在这里等着。”说罢,便借助树林的光影掩藏着自己的身影。前世带兵行军,隐藏行踪早已经信手拈来,更何况对付两个丫头。春儿就这样看着自家小姐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岳珠儿二人不远处,惊得目瞪口呆。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两姐妹似乎正在争执什么,千帆微微一笑,怪不得两人都没有带丫头,正好方便自己行事。她也没有着急,静静地跟在二人不远处,恰好能听到她们的对话。
  “姐姐,千帆姐姐病了,我们理应去看望。”说话的是岳青儿,她扯着姐姐的衣服怯怯地低声说。
  “滚开!没用的东西,本小姐才不要去看她!粗鲁无礼,还自以为是!”一把甩开自家妹妹的手,“我也跌落湖中,你怎么不来关心我!”
  “姐姐,明明是你自己失足掉落水中,你那般诬赖千帆姐姐,有违圣训。”固执地拉住岳颖儿的手,倒是惹得千帆颇为赞赏,没想到,这个岳青儿还是个明白事理的女子。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两人正在拉扯,却不想突然从旁边冲出一人来,猛然撞到岳颖儿身上,本就被妹妹扯得重心不稳的她,尖叫一声,连退几步,跌落到莲花池中。早春的天气本就寒凉,池中虽然没有多少水,但也足以让岳颖儿来个透心凉。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你!”岳颖儿好不容易才从池水中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再看到岸上的人,却是惊呆了,“岳千帆!”
  “哎呀,三妹妹,真是不好意思。”立在莲花池边的千帆冷冷得看着的立在水里浑身湿漉漉的岳颖儿,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来,姐姐拉你一把。”
  “千帆姐姐……”岳青儿看着千帆伸出的玉手,不知为何,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岳青儿,你是死人吗?”岳颖儿看着莲花池边的岳千帆,阳光从她背后打过来,千帆整个人都朦朦胧胧,仿若幽灵。立在池水中的岳颖儿突然有些害怕,刻意忽略千帆伸出的手,对着自家妹妹怒吼,“快些拉我上去!”
  “三妹妹!”千帆看了一眼赶过来的春儿,示意她拦住岳青儿,笑眯眯地蹲在池边,“姐姐今日可是来给妹妹赔礼道歉的,妹妹这般拒绝,姐姐可是会伤心的。”
  本是不情愿跟岳千帆有所牵连,但是岳颖儿实在冻得受不住,迟疑地走到池边,刚要拉住岳千帆伸出的手,却是不想千帆反手突然揪住岳颖儿的头发,猛然将她的头按到水里。
  岳颖儿虽有所提防,但哪里敌得过自幼便修习武艺的千帆,加上池底淤泥湿滑,只能双手乱抓,用力地抬头却被岳千帆狠狠地按在水里动弹不得,一时间呛得鼻涕眼泪全喷出来,听到岸上自家妹妹焦急地求饶,却也听到岳千帆让春儿拦住她……
  就在岳颖儿感觉自己要窒息死掉的那一刻,千帆却是扯着她的头发将她从水里拉起来,岳颖儿大口大口地呼气,破口大骂道,“岳千帆!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
  “还真是学不乖啊。”千帆扬眉,又将她按回水中,这一次千帆完全不管她的疯狂扭动,就那样悠闲自得地蹲在池边,将岳颖儿的头按在水里,任由她挣扎。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再拉上来,岳颖儿仍旧怒吼着叫骂,千帆这次连话也不多说,立刻又按了回去,岳青儿被春儿抱着,只能苦苦求饶,不过现在的千帆可不会心软。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春儿看着那个面不改色将岳颖儿拉起来又按回水里的小姐,心里突然有种奇特的感觉,小姐这次醒来,似乎有些不同了。十几次下来,岳颖儿已经筋疲力尽,一双俏脸冻得煞白,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怎么不骂了?”这一次,千帆仍旧扯着她的头发,冷冷得看着岳颖儿。
  “我错了,二姐姐,你饶了我,我该死,二姐姐,你饶了我吧……”岳颖儿几次感觉自己都要死了,如此反复的折磨已经让这个不过十岁的少女心神俱裂,只剩下本能的求饶。
  “我错了,二姐姐,你饶了我,我该死,二姐姐,你饶了我吧……”岳颖儿几次感觉自己都要死了,如此反复的折磨已经让这个不过十岁的少女心神俱裂,只剩下本能的求饶。
  “那日可是我推你下水?”千帆继续问道。这样就求饶了?比起在慎刑司的折磨……想起那黑暗的时光,千帆眼中闪过一丝血腥。
  “不是,不是,是颖儿自己失足落水的。”岳颖儿吓得不停地摇头,“对不起,二姐姐,颖儿错了,对不起……”岳颖儿终于抗不住,放声大哭。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若是在哭下去,姐姐可是不介意帮你洗洗你的脸。”千帆一句话就吓得岳颖儿再也不敢哭出来,抽抽泣泣地立在冷水里,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没有知觉了。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三妹妹上次落水有我相救,怎么还这么不小心,又跌落莲花池呢?”冷冷地起身,千帆却是看向身后的岳青儿。看到千帆凌厉的眼神,岳青儿吓得猛一哆嗦,连忙低下头。
  “是,是我不小心掉进莲花池的。”岳颖儿木偶一般地重复着千帆的话。
  “乖了。”拍拍手,千帆扬起笑容,“那今日妹妹可曾见过姐姐我?”
  “没,没有!”一个激灵,岳颖儿连忙摇头,“我和妹妹谁也没有见到。”
  “本小姐就是让她从心底恐惧。”岳颖儿不过就是岳珠儿身边的奴才,对付心性不坚定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将她往死里整,她怕了你,以后自然不会再来招惹自己。“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我倒是乐得多做几次。”
  “春儿,走吧。”拍拍长裙的褶皱,千帆缓缓地带着春儿离开。岳青儿连忙冲到池边,将已经麻木的姐姐从水里拉了出来。
  “怎么不说话了。”看着一向唠叨的春儿在身后默不作声,心情大好的千帆笑着问道。
  “小姐,你真是变了。”春儿低声道,“若是以前,你根本不会这样。”
  “是啊,若是以前,昨日我怕就会被岳珠儿挑唆地去岳颖儿那里大闹,然后岳颖儿就会装作一副娇弱的模样。爹爹会再次罚我,我就会怨恨爹爹。”望着远处的长廊,千帆冷冷一笑,前世自己不就是这样的吗?还平白得了个嚣张跋扈、欺辱庶女的名声。
  “小姐,你怎么会……”春儿惊讶却也骄傲地看着自家小姐,“小姐这样想,老爷夫人定然会欣慰的。”春儿就知道,小姐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那些人的小心思,只不过小姐总是率性而为罢了。
  “春儿,你家小姐又不是真蠢。”千帆一眼就看出春儿的想法,不禁敲了敲她的脑袋,“记住,以后在我身边,警醒些。”
  “奴婢知晓。”春儿笑嘻嘻地回道,“小姐你方才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悄无声息地接近她们,那个岳颖儿奴婢瞧着都吓傻了,估计以后看到小姐就会怕到不行。”
  “本小姐就是让她从心底恐惧。”岳颖儿不过就是岳珠儿身边的奴才,对付心性不坚定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将她往死里整,她怕了你,以后自然不会再来招惹自己。“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我倒是乐得多做几次。”
  “本小姐就是让她从心底恐惧。”岳颖儿不过就是岳珠儿身边的奴才,对付心性不坚定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次将她往死里整,她怕了你,以后自然不会再来招惹自己。“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我倒是乐得多做几次。”
  “呵……”一声几乎不可见闻的轻笑,落在千帆耳中,却是如临大敌。
  千帆面色肃然,一手将春儿拉到身后,一手抽出腰间缠绕的软剑,漂亮的双眸中闪过凌厉的光,扭身一旋,脚尖微点,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一剑刺向了面前那片茂密的大树,微风浮动,千帆神色一凛,那破空一剑却是在刺出的最后一刻硬生生地变了方向,直接向左方刺去。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咦?”红衣一闪,那人已经躲开了软剑,立于墙头之上,清朗的声音响起,“哎呦呦,这京城的姑娘可真是泼辣,吓得本公子这个小心肝儿,都快跳出来咯。”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擅闯岳府!”千帆见他嬉笑,心知他并无恶意,当下收手,方才还寒光凛凛的软剑再度变成一条素青腰饰,抬头看向墙上的红衣男子。
  就在岳颖儿感觉自己要窒息死掉的那一刻,千帆却是扯着她的头发将她从水里拉起来,岳颖儿大口大口地呼气,破口大骂道,“岳千帆!你这个贱人!我一定要……”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岳千帆,真是个有趣的小娘子,本公子就喜欢小辣椒。”阳光从男子背后打过来,千帆只能看到他一双秀美异常的星眸,那火红的衣衫被高处的风吹得肆意张狂,“小娘子,你要不要跟本公子走啊?”
  “我错了,二姐姐,你饶了我,我该死,二姐姐,你饶了我吧……”岳颖儿几次感觉自己都要死了,如此反复的折磨已经让这个不过十岁的少女心神俱裂,只剩下本能的求饶。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千帆却是一愣,的确,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心想杀掉岳颖儿的,却不想,竟然被此人瞧了出来,可是那又如何,她终究只是教训了岳颖儿一番而已。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岳千帆,咱们还会再见的。”那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却是匆忙丢下这句话便不见了踪影。
  “千帆还有事,恕不奉陪。”这世间无聊之人太多,她哪里有时间应付他们。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别走哇,不然我就告诉你爹爹,你方才要杀了那个女人。”得意洋洋地在墙头上扭动着身体,那男子一副我看到了方才你虐待那女人可你又能奈我何的德行。
  “小姐,你没事吧?”春儿见那红衣男子消失不见,连忙走到千帆身边,“小姐,你说那人是谁?为何藏在岳府?”
54.198.77.35, 54.198.77.35;0;wap;4;磨铁文学
  千帆微微一笑,那人虽然口中调戏于她,但眸光清澈,毫无冒犯之意,当下也只是摆摆手,“公子,请随意。”
  待千帆再去看时,那人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方才不过是一场清梦。
  “小姐,你真是变了。”春儿低声道,“若是以前,你根本不会这样。”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