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第一章 绝地悲鸣

  湟源国。
  “咚……咚……咚……”寺庙的钟声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笑着嗔了冬儿一眼,岳千帆微微一笑,“我的小瑞儿,不要听冬儿瞎说哦,母后是世间最温柔的女子。”
  慎刑司,专门审问罪大恶极之人,坊间传言,进了慎刑司如同进了阎王殿,最后都会死于非命。腥臭的冷风,诡异的笑声,幽暗的刑司房仿若令人毛骨悚然的噩梦,溢满着挥散不去的血腥与怨恨。在这里的人,心里早已经变态扭曲。
  “一、二、三……”三年了,每日的辰时、午时、子时,冷漠地数数声就会伴随着沉沉的鞭打声响起,从未有一日停歇。
  “这样漂亮的身子,再打下去还真是废了。”昏暗的烛光里,一个猥琐的男子发出了有些渗人的笑声。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若是动了她,你也没命。”方才数数的男子知道行刑的人疲累了,便停了下来。
  行刑男子看着已经刑架上痛到昏迷的女子勾出恶毒猥琐的笑,甩着有些发酸的手,“你还别说,她浑身上下估计没有一块好肉了,愣是忍着一声不吭,这么倔的妞儿杂家还是第一次见。”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那当然,她以前可是赫赫有名的第一女将,据说出生之时边关风沙大起,却让然引得百鸟朝凤,被誉为天生凤女。”回话的人瞅了那鲜血淋漓的女子,语气中多少带了些惋惜。
  “得了吧,杂家可是得了好处,要实打实地伺候这位废后的,厉害,再厉害现在也是阶下囚。”猥琐太监不屑地开口。
  “此人命格奇特,据说命犯孤煞,妨己害人,据说不仅克死了父母,还克死了她的祖母。”那人也不多说,“你歇好了就赶快些,杂家还等着回去复命。”
  “好。”重新捡起浸泡在盐水里的藤鞭,猥琐太监又用力地将鞭子甩到女子身上,那女子痛得猛然抬头,又再度沉默地低下头。而那太监仿佛见到这一幕却是更加兴奋,每一鞭都是实打实地打在女子娇嫩的身上,一时间皮开肉绽,鲜血四溅……
  “此人命格奇特,据说命犯孤煞,妨己害人,据说不仅克死了父母,还克死了她的祖母。”那人也不多说,“你歇好了就赶快些,杂家还等着回去复命。”
  “二百七十八、二百七十九……三百。”打够了数,猥琐太监嫌弃地将几乎成为血人的女子像破布一样扔在角落里,随后又强行往她嘴里塞了颗药丸,随后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此人命格奇特,据说命犯孤煞,妨己害人,据说不仅克死了父母,还克死了她的祖母。”那人也不多说,“你歇好了就赶快些,杂家还等着回去复命。”
  方才还昏迷的女子在两个太监离开后,猛然睁开血红的眼睛,黑暗中近乎妖冶。方才吃下的续命丸被她猛然咳出,随后狠狠碾碎在脚下。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岳千帆,曾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却被诬陷与侍卫通奸,成为湟源国朝史上第一位被下入慎刑司的废后。当年那个毫无根基的八皇子洛朗逸对她粲然一笑,那抹纯净的笑容就那样毫无预兆地照进她灰暗的时光,从此改变了她的一生。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你为我平定天下,我许你不离不弃。”就为这句誓言,她为洛朗逸精心谋划,步步为营,一心一意地终于将他推到皇位之上。这一切,足足花了七年的时间。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已经瘦如枯柴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血红的双眸溢出滔天仇恨。她以为,她的真心终究为换来幸福,却没想到换来的,竟然是这般凌辱悲惨的下场!
  三年前。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偌大的宫殿里,岳千帆眉眼温柔地抚着自己的凸起的小腹,轻声哼唱着母亲在世时时常唱给她的小曲。
  “都说小姐粗鲁无礼,奴婢看那些人简直都是瞎了眼。”说话的是千帆的贴身婢女冬儿。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笑着嗔了冬儿一眼,岳千帆微微一笑,“我的小瑞儿,不要听冬儿瞎说哦,母后是世间最温柔的女子。”
  “珠儿久咳不愈,相师言可取未成形孩儿之血服下,不仅可以痊愈,还有延年益寿之效。”冷冷得看了岳千帆的小腹一眼,“这肚中的孽种生下来也是祸害,倒不如拿来做药。”
  冬儿听到自家小姐这般说,不禁笑出了声。小姐出身将门,哪里学得会那些娇柔做派,要她说,她就喜欢小姐这样爽朗英姿的女子。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二人正说笑间,方才还晴朗的天转眼间便狂风大作,瓢泼大雨倾盆而下,那急促地雨声仿佛敲打在岳千帆的心上,没来由地一阵心慌。还未来得及让冬儿关上窗子,却听到杂乱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抬头望去,千帆连忙起身,由冬儿扶着行礼道,“圣上万安。”她可以为心爱的人机关算尽,也可以为他敛去芳华,只做一个普通的贤妻良母。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立在殿门外的男子面容俊秀,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仿佛在隐忍着什么。立在殿内的千帆却是被男子一身明黄刺痛了眼睛,一时间竟然有些看不清楚男子的面容。
  下一刻,洛朗逸已经踏步向前,大手一挥,一巴掌将岳千帆狠狠打翻在地,怒骂道,“不知检点的贱人!”
  “皇上,皇上,您不要打娘娘,娘娘肚子里还有孩子,您要打就打冬儿吧!”冬儿瑟瑟发抖地护住嘴角已经见血的岳千帆,哭泣着喊叫。
  “滚开!”洛朗逸一脚踢飞了冬儿,冬儿就像冬日的雪絮一般撞在墙上,掉落下来,再也没了声息。
  见众人都在准备剜腹的东西,夏儿在千帆耳边嘀咕着,“当年大夫人就是看不惯二房得宠,所以才在老爷和夫人出征之前下了药,到了战场上毒发身亡谁也查不出。要是老夫人活着,大夫人始终也出不了头,所以她才会害了老夫人。春儿和秋儿都被他们害死了,小姐,夏儿真的不想死,夏儿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千帆究竟做了什么!”岳千帆护着自己的小腹,眉眼冷峻,“皇上就是让千帆死,也要死个明白!”
  “哼,把那人给我带上来!”千帆抬眼望去,侍卫押上来那个奄奄一息的人,竟然是岳礼!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岳礼!”千帆惊叫,“圣上为何将千帆的侍卫折磨成这般模样?”
  “哼,你与岳礼通奸,竟然还有脸质问本皇?”洛朗逸俊美的面容几近扭曲,“来人,把他给我扔进煮沸的油锅里去!”
  “此人命格奇特,据说命犯孤煞,妨己害人,据说不仅克死了父母,还克死了她的祖母。”那人也不多说,“你歇好了就赶快些,杂家还等着回去复命。”
  “洛朗逸!”千帆眼见那些侍卫拖走了岳礼,终于发怒了,她猛然起身,一双明眸怒视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洛朗逸,你如果想要这皇后之位去讨好岳珠儿,大不了将我打入冷宫!为了她,你让我设计杀你大哥,为其改换身份,我都未曾多言,但是如今你如此污蔑本宫,到底是何居心!”
  猥琐太监听到命令,立刻上前,差使两个小太监重新将千帆绑在刑架上。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在本皇面前,你个贱人竟然如此放肆!放心,本皇定会如你所愿。”洛朗逸后退一步,“来人,将废后打入冷宫,另外派人剜腹取子。”
  “珠儿久咳不愈,相师言可取未成形孩儿之血服下,不仅可以痊愈,还有延年益寿之效。”冷冷得看了岳千帆的小腹一眼,“这肚中的孽种生下来也是祸害,倒不如拿来做药。”
  “洛朗逸!我腹中乃是你至亲孩儿,你竟然狠辣至此!”岳千帆双眼赤红,她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此人乃是狼心狗肺之辈!
  “珠儿久咳不愈,相师言可取未成形孩儿之血服下,不仅可以痊愈,还有延年益寿之效。”冷冷得看了岳千帆的小腹一眼,“这肚中的孽种生下来也是祸害,倒不如拿来做药。”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岳千帆听闻此言,倏然抽出腰间软剑,指着洛朗逸道,“洛朗逸,今日我岳千帆与你恩断义绝,若是你执意动我腹中孩儿,我定与你不死不休!”这就是岳珠儿,她的好姐姐,不动声色便可以将她推入地狱!
  “哼,你还不知吗?”洛朗逸看着岳千帆,鄙夷地开口,“你粗鲁无礼,泼辣蛮横,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我不过就看中了你这一身本事,像你这种泼妇之流,怎么能成为湟源国的皇后?连你的丫头都背叛你呢,夏儿给你奉的茶可是掺了东西的……”说罢,转头对殿外说道,“夏儿,快些来看看你的小姐,别让她惊扰了珠儿。”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猥琐太监听到命令,立刻上前,差使两个小太监重新将千帆绑在刑架上。
  “小姐,你也别怪夏儿,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洛朗逸早就离开了此处,心心念念去见他的珠儿。
  见那些嬷嬷已经准备好了,夏儿也不再言语,完全不知道千帆此刻的心里有多恨。原来,自己最爱的父母、祖母,都是被她曾视为亲母的大伯母所害!岳珠儿!洛朗逸!你们好一对心狠手辣的狗男女!
  突然,方才紧闭地牢门被重新打开,陷入回忆的千帆有些迷茫地抬起头,却是看到了一个身着华贵衣服太监对着那猥琐太监嫌恶地说道,“皇后娘娘即将临盆,却频频噩梦,相师言明血脉相克,皇上今个儿下旨将此女处死,你们手下利落下,别坏了大事。”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是!”夏儿娇弱的声音响起。岳千帆心神俱震,怒视着自己的贴身婢女夏儿,却因为中了失魂散浑身软弱无力,瘫倒在地。一群嬷嬷看准了时机,连忙簇拥而上,将她手脚绑在床上。
  见众人都在准备剜腹的东西,夏儿在千帆耳边嘀咕着,“当年大夫人就是看不惯二房得宠,所以才在老爷和夫人出征之前下了药,到了战场上毒发身亡谁也查不出。要是老夫人活着,大夫人始终也出不了头,所以她才会害了老夫人。春儿和秋儿都被他们害死了,小姐,夏儿真的不想死,夏儿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饶是千帆恨意滔天,可仍旧抵不过失魂香的作用,终究是昏了过去。当她再醒过来时,她腹中孩儿已经没有了,自己丢在慎刑司,日日承受鞭笞之痛,却仍因为恨倔强地苟延残喘。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着,哪怕是这般屈辱无望地活着,她也要看着那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见众人都在准备剜腹的东西,夏儿在千帆耳边嘀咕着,“当年大夫人就是看不惯二房得宠,所以才在老爷和夫人出征之前下了药,到了战场上毒发身亡谁也查不出。要是老夫人活着,大夫人始终也出不了头,所以她才会害了老夫人。春儿和秋儿都被他们害死了,小姐,夏儿真的不想死,夏儿也是迫不得已,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猥琐太监听到命令,立刻上前,差使两个小太监重新将千帆绑在刑架上。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4;磨铁文学
  听闻此言,千帆冷冷一笑,原来,是那岳珠儿终于受够了她这个废后依旧活着的恶心,是要来取她的性命了。可惜啊,她还没有看到那对狗男女的下场……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