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这辈子第一次进警局

  我走的时候跟江玉城说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只是我没想到几个小时之后,江玉城就有事了。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还是大事。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那时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手机在响,条件反射般地接起后,一个声音不耐烦地响起:“江玉城是你老公吧,他现在在西关路派出所,你现在快点过来办手续领人!”
  人没事,我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对方就把电话挂了,我气恼地骂了一句,倒头要继续睡,却又倏地惊醒,江玉城??西关派出所??这两个词瞬间惊得我睡意全无,我快速地拿出手机看着通话记录,立马回拨过去。
  几乎是刚刚拨过去,那边就立即接通了,我有些紧张地问:“是江总吗?”
  几乎是刚刚拨过去,那边就立即接通了,我有些紧张地问:“是江总吗?”
  那边顿了一下,我听到江玉城低低的声音:“苏小姐,是我。”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听声音好像没什么事,我放心了,我是真怕江玉城出什么事,如果真的在这期间出了事,所有的事情都会搁浅下来,合作事项又得遥遥无期了。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不是我势力,第一个先想到合作的事情,而是对我来说,拿下这个项目,能让我的生活和工作暂时安稳下来。
  至于江玉城,只见了两次的陌生人,能有什么样的感觉呢?如果他不是这个项目举足轻重的负责人,我也不会这么积极大半夜地为他夜访警局。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一想到项目后的提成,我就没再废话,安慰江玉城道:“你在那里等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几乎是刚刚拨过去,那边就立即接通了,我有些紧张地问:“是江总吗?”
  看样子他也受到了不少的惊吓,我一说完,他轻轻嗯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挂断电话,我飞快地穿好衣服,出门打了车直奔西关派出所。
  人没事,我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那派出所不算太远,二十分钟就到了,我气喘吁吁地跑进院里,一眼看见了江玉城的黑色Q7。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托江玉城的福,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派出所这种地方,打听了一位警察同志,才找到拘留江玉城的房间。
  推开门,我一眼看到了坐在桌前的江玉城。
  我一听这话,脸上愣了一下,扭头看着民警不解地问道:“警察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干哪种事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坐在长椅上的江玉城缓缓扭头看过来,一看之下,脸上的表情却有些恍惚,我心想莫不是被打傻了?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对正坐在桌前的警察说道:“同志,我那个……嗯,我是江玉城的太太……”
  推开门,我一眼看到了坐在桌前的江玉城。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警察抬头扫了我一眼,没有吭声。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我走到江玉城的身前,蹲下身子来,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梭巡了几下,身上没有打斗的痕迹,看样子他应该没什么事。
  人没事,我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缓过劲来时,便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我来的时候走得急了些,头发没梳,只胡乱地披散在肩上,羊绒大衣里面穿了一件灰色的真丝衬衣,现在出过汗后,冰冰凉凉地贴在脊背上,颇有些难受。
  我一手扶着他的椅背,仰头看着他,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有没有受伤?”
  我的话音刚落,身后的民警冷冷地哼了一声:“他干这种事能受伤也算一大奇闻了。”
  我一听这话,脸上愣了一下,扭头看着民警不解地问道:“警察同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干哪种事了?”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一想到项目后的提成,我就没再废话,安慰江玉城道:“你在那里等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他一个电话,我就大半夜两点爬起来蹿到警局里,满心以为他江玉城出了什么大事,结果他竟然是酒后跟一个女人玩车震被拘留,更可恶的是,他竟然以我老公的名义叫我过来救急。
  一想到我刚刚的担心和焦虑,我顿时就觉得我真是天字第一号傻缺。
  他的话音未落,我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了起来,心里的邪火也突突地烧了起来——妈的!这王八蛋竟然是因为跟人家车震被警察抓起来的!
54.166.203.17, 54.166.203.17;0;wap;2;磨铁文学
  我的脸上渐渐染上了一层怒气。
  那民警听了我的话,扫了一眼江玉城,然后不耐烦地说道:“你是江玉城老婆吧?江玉城酒后驾驶,而且拉着一个女人在南湖边上发生不正当关系,我们巡逻的时候发现的,请他出示证件也拒绝,也不肯配合我们……”
  我恶狠狠地瞪着江玉城,如果他真是我老公的话,他现在应该躺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推开门,我一眼看到了坐在桌前的江玉城。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