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4.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

  我抚了抚发烫的脸颊,委屈而又惊恐的看向他,“你干嘛啊?”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我干嘛!你还有脸问我?看看你干的好事!”他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着,一边将手机扔了过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那是条没有存储过姓名的号码发来的暧昧彩信,大意就是说那一晚我们如何温存,他又是如何想念我之类的,随后,还附着几张不堪入目的艳照。而最让我头皮发麻的是——照片里的女子似乎还真的就是我!
  没等我缓过神来,老公如雷的咆哮就吼了起来。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真就是个贱货!婊子!我当初真是眼瞎了,居然会不顾所有人反对的娶了你!”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阎磊,我不知道是谁搞的鬼,但你相信我!我们夫妻那么多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么?”我一边哭喊着,一边伸手想去拉住他。
  “来,骚给我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什么样的?来啊!”他一边嘶吼着,一边用手卡住我的下颚,狂乱的亲吻着我。被他嘴唇碰到过的地方,就好似被刀子刮过一样疼。
  他却厌恶的一把甩了开,眼里满布狂躁,“我还真不了解,原来你单纯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如此淫荡丑陋的心!”他一字一顿,声嘶力竭。
  敲了一会儿见我不开,婆婆索性直接拿来钥匙打开了门。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奈何我怎么解释,他也听不进只字片语,反而越发激动,最后狂吼了一声,发疯了一样一把我推倒在床,而后重重的压了上来,粗暴的扯烂了我的浴袍。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来,骚给我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什么样的?来啊!”他一边嘶吼着,一边用手卡住我的下颚,狂乱的亲吻着我。被他嘴唇碰到过的地方,就好似被刀子刮过一样疼。
  我拼命的推打着他,奈何只是蚍蜉撼大树。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眼看着他就这么凶狠的准备挺入,我绝望的号啕痛哭。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许是我的哭声吓到了他,也许是他终于还是顾及到我们多年的夫妻情分,他愣了一会儿,继而停止了施暴,直起身来提上了裤子,而后转头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决绝的摔门而去。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闻声赶来的婆婆一行人,拼命的敲门,我先前的浴袍已经被他撤烂了,忙着找衣服穿,没去开门。
  敲了一会儿见我不开,婆婆索性直接拿来钥匙打开了门。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其他人都在一旁一个劲的问着我是怎么回事。唯有眼尖的婆婆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抢过了我的手机。
  这边,我的儿子头上淌着血,却懂事得一声也不敢吭,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惶恐的看着我。
  我想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
  几秒之后,我耳畔便响起了婆婆那溃耳欲聋的尖叫和狠毒无比的咒骂。
  “来,骚给我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什么样的?来啊!”他一边嘶吼着,一边用手卡住我的下颚,狂乱的亲吻着我。被他嘴唇碰到过的地方,就好似被刀子刮过一样疼。
  紧接着便是一阵揪头发、推桑和敲脑袋。起初我还顾忌着她是我婆婆,可是后来,眼见小九九上来想要推开她,却反被她一把推得摔倒桌子边上,头都磕破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力的一把推开了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们走后,整个世界都清静了下来。
  这边,我的儿子头上淌着血,却懂事得一声也不敢吭,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惶恐的看着我。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而那一边,婆婆没站稳倒了下去后大声的哭嚎着,说她腰断了腿折了,她那么大年纪了我还下那么重的手,我这是要杀死她。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我懒得理会她的疯言疯语和在一旁火上浇油的姐姐,急忙拿来医药箱替小九九处理伤口。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来,骚给我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什么样的?来啊!”他一边嘶吼着,一边用手卡住我的下颚,狂乱的亲吻着我。被他嘴唇碰到过的地方,就好似被刀子刮过一样疼。
  他才四岁啊,这都造得什么孽啊!
  幸好只是皮外伤。
  看着子那双惶惶然的泪眼,我的心在滴血。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听到耳畔小九九隐隐的啜泣声。我柔柔的抱起他,问他是不是伤口痛,小家伙摇了摇脑袋,说哪里都不痛,眼泪汪汪的问我是不是因为他不乖,我才会被打。
  他们几个又在房间哭的哭,闹的闹了好一阵之后,才终于筋疲力尽了似的走了。临走时,公公想把小九九也拉走,只见姐姐附在他耳畔小声嘀咕了些什么,公公的眼神立马就变了。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他们走后,整个世界都清静了下来。
54.224.133.152, 54.224.133.152;0;wap;2;磨铁文学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