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3.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老公那一直在国外的姐姐姐夫回来了。
  那以后她三天两头的找茬,毫不避讳的大骂我是贱人淫妇。
  听说是因为姐夫的公司经营不善破产了,在外面走投无路了只好回娘家。
  老公一记狠狠的耳光,把我从美梦中打醒了!
  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姐夫家那边的小侄女,叫林宣儿,今年二十一,模样俊俏,人很乖巧,平时待我也很有礼貌。
  关系彻底闹僵是在那一晚,姐夫不知道上哪喝了很多酒,回来就往我们顶楼跑。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我和姐姐姐夫起初相处的也还平淡如水,后来矛盾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先是姐姐说住不习惯那个顶楼的房间,说阎磊一年也不会回来几次,埋怨我一个人霸占着二楼的大房间,让我搬出来让她们。
  见我稍稍有些犹豫,原本关系已经趋于缓和的婆婆即刻跳了出来。说这整栋楼都是她家的,她想给她女儿女婿住哪间就给他们住哪间,我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反对。
  我一个外人…一个外人!
  我那时才总算明白,原来,她不喜欢我,并不是因为我哪里做得不好,而是在她看来,媳妇就是媳妇,永远都只是…一个外人!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我便也坦然了,搬就搬吧。我反而觉得他们原先住的顶楼更自由,没有人打扰,清静。
  然而,退让,换来的往往不会是息事宁人,反而多是得寸进尺。
  姐姐似乎老是看我不顺眼,时常冷嘲热讽的来激我,说我肯定是借着出去工作的名义,去做些勾三搭四的事。见我不理会,又说我整天在外面工作,也不见拿一分回家,不如辞职直接在家里帮佣得了。
  我聪耳不闻,继续上我的班。
  关系彻底闹僵是在那一晚,姐夫不知道上哪喝了很多酒,回来就往我们顶楼跑。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然后她开始鼓动婆婆少替我接送孩子,说我又不是没手,干嘛不自己来。但等到我加班晚了些,去接孩子迟到时,回家又会被她们骂见钱眼开,为了钱孩子都不要了之类的。
  然而,退让,换来的往往不会是息事宁人,反而多是得寸进尺。
  和姐姐就这么小折腾小打闹着,也还不至于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关系彻底闹僵是在那一晚,姐夫不知道上哪喝了很多酒,回来就往我们顶楼跑。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我在阳台上练着瑜伽,而小九九则在一旁玩耍,等听到动静,出来看,只见姐夫脱得只剩内裤的躺在我们的床上。
  说来巧啊,姐姐和婆婆后脚就跟了上来,正好看见练完瑜伽汗流浃背的我正准备叫醒姐夫的场景。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姐姐二话不说上来就狠狠揪住了我的头发……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那晚的事,虽然姐夫酒醒后一再的解释是喝多了,忘记了已经搬下来了,把上面当做了自己的卧室,可那却永远的成为了姐姐心间的一根刺。
  先是姐姐说住不习惯那个顶楼的房间,说阎磊一年也不会回来几次,埋怨我一个人霸占着二楼的大房间,让我搬出来让她们。
  看着日渐憔悴的我,老公也很心疼。他沉默了良久,最终答应我说等他年底一调回来本市,就找房子搬出去。得到这个答复,我心底很是欣慰。多年来,虽然一直生活得不痛快,但至少有老公的疼爱。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还有什么比自己爱人的体贴更好的慰藉呢?
  实在压抑不住的我只好找老公摊牌,最迟挨到过年搬出去住了,再这么住下去,我早晚有一天会疯了。
  偏偏这个时候——
54.224.187.45;0;wap;2;磨铁文学
  老公一记狠狠的耳光,把我从美梦中打醒了!
  那以后她三天两头的找茬,毫不避讳的大骂我是贱人淫妇。
  眼看着年关将近,老公升官调任回本市的事情也基本确定了下来,那些天我做梦都会笑醒,仿佛幸福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了。
  老公一记狠狠的耳光,把我从美梦中打醒了!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