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册】上卷:婚姻,摇摇欲坠004章 娶我是他家门不幸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对不起,妈,我去医院看我爸爸了。”我脸色的确不行,昨晚一夜没睡好,刚才在医院看着爸爸的样子又哭过,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颓废吧?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女人,真是家门不幸。”婆婆瞅了我一眼,带着隐隐的愤怒,暗骂一句坐在了沙发上。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筱汐,你不要太难过,吉人自有天相,你爸爸不会有事,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看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公公心疼的看着我,温声说道。
  “谢谢爸,我会坚强的。”在冷家,公公算是对我最好的人,虽然我们来往少,可父亲的慈祥全体现在他身上,无论对我还是对冷墨琛,他都是一个态度,这也是三年来我最大的安慰。
  “你能够坚强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跟爸说,爸会帮你想办法,知道吗?”公公温润的口吻如冬日里的一抹阳光,融化我心里一团化不开的积雪,他抬手抚了抚我的肩头,以示安慰。
  公公的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了病床上爸爸,如果面前的人是爸爸,我一定会靠在他怀中好好哭一场,可惜,他不是,他是公公,我不能靠上去,我也不敢靠上去,婆婆本来就不喜欢我,如果我再和她老公扯上一丝关系,她一定会杀了我。
  泪水在眼中盘旋,我想忍住,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唏嘘说道:“谢谢爸,我会的。”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婆婆见我哭了,平静的情绪又浮上心头,生气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恶声恶气说道:“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爸爸还没死,一大早哭什么,晦气。”
  我刚刚燃起一点儿火苗的心瞬间被浇灭,好比冬日里的一盆冰水,让我忍不住颤抖起来。
  “玉兰。”公公呵诉一声,虽是呵诉,可他的口吻并不重,一概的温和,随后转头对我说:“筱汐,你别往心里去。”
  “为什么不让爸帮忙?”冷墨琛的步伐停在了楼梯口,没有回头。
  “不会的,爸。”
  我刚刚燃起一点儿火苗的心瞬间被浇灭,好比冬日里的一盆冰水,让我忍不住颤抖起来。
  公公是‘冷氏集团’的董事长,婆婆自然是名正言顺的董事长夫人,能当然一个董事长夫人,应该有一定的修养和气质,那么婆婆呢?
  也许,她是讨厌我才这样对我,可是为什么,她容得下一个集团,却容不下一个小媳妇?
  “你能够坚强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跟爸说,爸会帮你想办法,知道吗?”公公温润的口吻如冬日里的一抹阳光,融化我心里一团化不开的积雪,他抬手抚了抚我的肩头,以示安慰。
  我想不明白,冷墨琛让我看不清,婆婆也让我看不透。
  “你能够坚强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跟爸说,爸会帮你想办法,知道吗?”公公温润的口吻如冬日里的一抹阳光,融化我心里一团化不开的积雪,他抬手抚了抚我的肩头,以示安慰。
  “好,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会的,谢谢爸。”我点头,送公公婆婆出门。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婆婆上车前还瞪了我一眼,警告说道:“赶紧给我生个孙子,不然就给我离婚。”
  我没有说话,心里一阵酸楚,目视着车子离开,我转身回到客厅。
  “为什么不让爸帮忙?”冷墨琛的步伐停在了楼梯口,没有回头。
  冷墨琛坐在沙发上一直没说话,见公公婆婆离去,他起身往楼上走去。
  “墨琛,你帮帮我。”他为什么这么绝情,为什么就是不愿帮我?
  “为什么不让爸帮忙?”冷墨琛的步伐停在了楼梯口,没有回头。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我不想让妈更讨厌我,你是我丈夫,有什么困难,应该是你陪我一起度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刺激了冷墨琛,他的背影微微一颤,我不禁紧张起来,突然很后悔说出那番话,我说完第一句就应该闭嘴。
  可是,我对他是有感情的,先不说爱不爱,最起码,我们名义上的夫妻已经三年了,虽是很少在一起,可心里总是有个期盼,期盼所有不好的事通通过去,这份期盼一旦住在心里就难以再搬走,除非心死了,心死了期盼就没有了。
  冷墨琛站在楼道口没有说话,我走到他身后,哀求着说道:“你帮帮我,帮我救救我哥。”
  “你能够坚强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你跟爸说,爸会帮你想办法,知道吗?”公公温润的口吻如冬日里的一抹阳光,融化我心里一团化不开的积雪,他抬手抚了抚我的肩头,以示安慰。
  一阵铃声响起,我从口袋拿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按了接听键:“喂......什么?!好......”
  “妄想。”丢下这句令人心碎的话,冷墨琛大步往楼上走去。
  我刚刚燃起一点儿火苗的心瞬间被浇灭,好比冬日里的一盆冰水,让我忍不住颤抖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他有多恨我?他到底是有多恨我?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了思维才会灵活,才能想出办法。
  我刚刚燃起一点儿火苗的心瞬间被浇灭,好比冬日里的一盆冰水,让我忍不住颤抖起来。
54.166.207.223, 54.166.207.223;0;wap;2;磨铁文学
  如若他恨我,对付我就够了,为什么要连累我哥?受苦受累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何苦再牵连别人?


  • qq150227132916:写得有点前后不一致,一会说一个月回来一次,一会儿又说不怎么做饭回复 (2015-02-28 10:32)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