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册】上卷:婚姻,摇摇欲坠003章 婆婆驾到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我从地上站起来,抬手看了看手表才四点多,冷墨琛这个时候回来应该没有吃晚饭,我下楼走到厨房帮张妈一起做饭。
  我没有做过饭,以前在家的时候,爸爸都不让我进厨房,嫁到冷家,我也从没动过手,我让张妈教我,她劝我歇着,我倔强,非要跟她学。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张妈犹豫着答应了,切菜时,我不小心把自己手指割伤一大块,流了好多血,心里难受极了,我怎么那么没用?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张妈拿来药箱给我包扎,劝我好好休息,我不听,她犟不过我,只好答应了,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晚饭终于上桌了。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冷墨琛下楼时,我已经帮他盛好饭,他很嫌弃,看都没看一眼。
  我没有多说什么,端起碗吃了起来,偷偷瞄了一眼他的神色,一往如既的冷漠,只是,他夹菜在嘴里时,不禁拧了拧眉,好像有些痛苦,可他还是咽了下去。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难道我做的菜很难吃?我试着尝了尝,差点一口吐了出来,我握紧筷子忍住胃里的排山倒海。
  不知道怎么回事,菜里面一股奇怪的味道,连我自己都忍受不了,冷墨琛为什么要忍?为什么不吐出来?
  他们也很少来,几乎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冷墨琛和他们的感情似乎不太好,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冷墨琛是冷家唯一的儿子,按道理他爸妈应该很疼他,指望着他接受‘冷氏集团’的大任,可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之间就好像隔了一道不见底的深渊,怎么都跨不过去。
  我想不明白,然而,我也努力的把那口菜咽了下去,或许,冷墨琛的想法和我一样吧!
  婆婆好像有些不高兴,转过身对我破口大骂:“一大早死哪里去了?不知道早上起来要给老公做早饭吗?真是没教养,难怪墨琛不待见你,你看看你自己,跟个死人有什么区别,谁见了高兴啊!”
  “少爷,少奶奶为了学做饭不小心割伤了手,您多吃点。”张妈见冷墨琛没怎么动筷子,心疼我的劳动成果,好心提醒。
  冷墨琛凌厉的目光在我手上轻轻一扫,他好像生气了,筷子一搁,摔门而去。
  我想追出去,可我没有机会,张妈自责的看着我。
  婆婆好像有些不高兴,转过身对我破口大骂:“一大早死哪里去了?不知道早上起来要给老公做早饭吗?真是没教养,难怪墨琛不待见你,你看看你自己,跟个死人有什么区别,谁见了高兴啊!”
  我没想到冷墨琛听说是我做的饭会有这么大反应,他不喜欢我做饭吗?还是我没有资格做饭?如果我这个妻子都没有做饭的资格?那么,谁才有这个资格?
  我也没什么心情再吃饭,随便吃了点就上楼了,拿着睡衣去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睡觉。
  这一夜,我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状态,做了很多梦,又想不起梦中的情景,就那么一直折腾到天亮。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这一夜,我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状态,做了很多梦,又想不起梦中的情景,就那么一直折腾到天亮。
  一大早我就去了医院,爸爸的情况不是很好,依旧靠着氧气呼吸,医生说随时有动手术的可能,我心里又害怕又难过。
  他们也很少来,几乎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冷墨琛和他们的感情似乎不太好,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冷墨琛是冷家唯一的儿子,按道理他爸妈应该很疼他,指望着他接受‘冷氏集团’的大任,可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之间就好像隔了一道不见底的深渊,怎么都跨不过去。
  给爸爸请了义工,陪了一会儿我就离开了,随后又去了监狱,看了一下哥哥的情况,确定他没什么大事,说了会儿话我才走。
  回到家,院子里多出一辆车,应该是冷墨琛的爸爸冷世贤和他妈妈白玉兰来了,也就是我的公公婆婆,估计是听说我家里出事了过来看看我,我不怕有人对我冷嘲热讽,就怕有人来落井下石。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我和冷墨琛结婚后一直住在外面,他从没带我去过他爸妈住的地方,也就是说,我现在都不知道公公婆婆住在哪里。
  他们也很少来,几乎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冷墨琛和他们的感情似乎不太好,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冷墨琛是冷家唯一的儿子,按道理他爸妈应该很疼他,指望着他接受‘冷氏集团’的大任,可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之间就好像隔了一道不见底的深渊,怎么都跨不过去。
  公公婆婆不知道我和冷墨琛没有同房,所以,婆婆对我的意见很大,说我生不出孩子,是不下蛋的母鸡.....
  冷墨琛下楼时,我已经帮他盛好饭,他很嫌弃,看都没看一眼。
  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婆婆很久才来一次,忍忍就过去了。
  走进屋,见公公婆婆站在沙发前,我走上前轻轻喊了一声:“爸,妈。”
  婆婆好像有些不高兴,转过身对我破口大骂:“一大早死哪里去了?不知道早上起来要给老公做早饭吗?真是没教养,难怪墨琛不待见你,你看看你自己,跟个死人有什么区别,谁见了高兴啊!”
  她骂我,我也不说什么,三年没有生孩子是事实,丈夫不碰我,是我自己没有本事,怨不得别人,更不需要找借口。
  他们也很少来,几乎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冷墨琛和他们的感情似乎不太好,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冷墨琛是冷家唯一的儿子,按道理他爸妈应该很疼他,指望着他接受‘冷氏集团’的大任,可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之间就好像隔了一道不见底的深渊,怎么都跨不过去。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