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遇龙第一章 凶河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我叫陈悬。
  是个生意人,现居深圳。
  老话说的好:这人走背字儿的时候,喝口凉水都能被噎死。
  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摊上一件这么离奇古怪,倒霉透顶的事。
  三天前,我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在酒店里谈生意,一伙人吃饱喝足,散场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我喝的有些高,便没有打车,准备走路回去,顺道儿清醒清醒。
  水鬼过的可苦了,下雨好似千刀万剐,浪涌好似铁锤击身,烈日如炮烙加身,因此不管生前是多善良的人,变成了水鬼,就想着早日超生找替死鬼。
  从酒店到我住的公寓,要过一道马路,路边不远处是石围栏,栏外是一条‘大河’。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这地方的人特别逗,一条臭水沟子都能叫河,在我们家乡,一条大河,河宽七八十米都是有的,深圳这种‘大河’,在我们那儿,被称为水渠。
  我压根儿不信这些,看看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是住在这边十几年的老邻居,神色透露出挣扎和迟疑,等他们纠结完,估计孩子都得淹死了。
  路过水渠,酒精开始上头,我脑袋有些浑浑噩噩的,浑身发热,于是脱了西装挽在手上,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想用新鲜空气来驱散那些眩晕感。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结果……呸!全是浓烈的尾气!不过这糟糕的空气倒是让我清醒了一些,这才发现,河边聚集了好一些人,都是些没有上班,出来瞎逛的老头老太太。
  中国人的爱好之一就是凑热闹,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又发生什么事儿?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做,便拧着西装走过去往里面看,这一看不得了,居然是有个半大的孩子落水了,围观的人有着急的、有看热闹的、有报警的,就是没有跳水救人的。
  我压根儿不信这些,看看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是住在这边十几年的老邻居,神色透露出挣扎和迟疑,等他们纠结完,估计孩子都得淹死了。
  这事儿如果是发生在其它河道,早就有人下去当救人的英雄了,但这里围观的人,偏偏没人敢下去。
  中国人的爱好之一就是凑热闹,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又发生什么事儿?
  一来是因为在这里围观的,都是些老头老太太,走路都一颤三抖的,更别提下河救人了;这二呢,是因为这河的“凶名太盛!”
  这条河的前身叫‘回涌河’,为什么叫回涌?因为它的尽头直通大海,每当海水涨潮,河下的暗涌会跟着往回走,水势一度升高,据说最高的一次,将周围的碉楼都给淹没了。
  他媳妇儿半夜觉得老公不对劲,神色慌乱,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于是不依不饶的问道:“好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乱来了,你说,你今天要是不说,我就不让你上床。”
  深圳这边,大多是外来人,本地居民很少,阔绰的都移居香港去了。但我在这里待得时间比较久,因此知道一些旧闻,据说这条河里,曾经发生过一件很古怪的事儿。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深圳还没有改革开放,邓爷爷还没有在地图上画圈的时候,回涌还是一条大河。河底沙泥沉积,水势浩大,每到夏天,总会淹死很多游野泳的人。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您可能要问了,深圳不就靠着海吗?为什么不去海里游,而要去河里游?那是因为当时这条河贯穿深圳境内,离海远的,也就这么将就了。
  这原本也不稀奇,但有一年的夏天,有一个叫钟前的人下河游泳,游到一半,整个人忽然沉入了水底,仿佛溺水似的。
  水鬼过的可苦了,下雨好似千刀万剐,浪涌好似铁锤击身,烈日如炮烙加身,因此不管生前是多善良的人,变成了水鬼,就想着早日超生找替死鬼。
  足足十来分钟,他又浮了上来,奇怪的是居然没死,只是神色慌张,看了看周围无人,赶紧回了家,如同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他媳妇儿半夜觉得老公不对劲,神色慌乱,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于是不依不饶的问道:“好啊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乱来了,你说,你今天要是不说,我就不让你上床。”
  这人平时很怕媳妇儿,媳妇一说不让他上床,就吓的什么都招了,但这次却死活不肯说,他对媳妇儿说道:“你别管了,反正我是摊上好事儿了,不过这事儿说了就不灵,等以后你就知道了。”说完就上床睡了,在河底究竟遇到了什么,也无人知晓。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但没多久,邓爷爷就在地图上画圈了。深圳要改造了,钟前趁着这股风头,在本地承包了建筑,没几年就成了中国第一批暴发户!
  按道理说,一个穷人突然成了爆发户,第一件事是什么?当然是开名车、住豪宅啊。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但这人什么也不干,他找人炸河!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没错,就是炸回涌河。
  当时由于改革开放,市里地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回涌的河床升高,水位变低,炸河也不是件难办的事儿,这人当天雇了十多个民工,弄来了爆破用的炸药,指着自己当年下河的那一段,说道:“就朝着这儿炸。”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炸药放下去,水花四溅,炸出了无数看不清形状的烂铜疙瘩。
  一遍炸完,这个钟前似乎还不满足,又吩咐人来回多炸了几遍,用了很多炸药。炸的整个河道都宽了不少,他这才满意,回家之后,对媳妇儿交待了实情。
  那狸猫对他说:“要我饶了你也可以,但你以后生下的孩子,生下来就要投下河来陪我,我包你这一辈子大富大贵,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原来,他当年在河底游泳,遇到了一个道行很高的水鬼,要拉他垫背,那水鬼长的酷似一只大狸猫,浑身发黑,如同黄铜入水后的成色。
  那狸猫对他说:“要我饶了你也可以,但你以后生下的孩子,生下来就要投下河来陪我,我包你这一辈子大富大贵,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他听完,为了活命,连忙应好,那河里的狸猫见他答应了,也就放他出了水面。
  中国人的爱好之一就是凑热闹,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又发生什么事儿?
  果不其然,没多久深圳就开发了,这个钟前也富贵了,特别是媳妇儿肚子也大了起来,眼见最近就是预产期了,钟前越想越后怕,难道真要把自己的孩子扔到河里去吗?那可是自己的亲骨肉啊!想了好久,钟前也没想出什么别的办法,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决定来硬的,先下手为强,用炸药干掉这只狸猫。
  说完实情,他道:“这下好了,我们什么也不用担心了,那水鬼应该已经被我炸的稀烂,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她媳妇儿听的目瞪口呆,道:“那狸猫,是不是有人头那么大,浑身发黑,有黄铜印,眼睛像两颗红宝石一样?”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富商大惊,道:“媳妇儿,你是神仙啊,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没错,就是炸回涌河。
  他媳妇儿指了指富商背后的桌子,脸色青白,嘴唇哆嗦,道:“因为,它在那儿……”富商一回头,赫然发现,曾经在河底发现的水鬼狸猫,此刻正湿淋淋的蹲在酒桌上,房间里霎时间布满了腥臭的河水味儿。
  这个故事为什么会传开?
  因为打那儿之后,那个富豪就疯了,第二天,人们在他家里发现了他媳妇儿的尸体,肚子被剖开了,里面的孩子没了,问富商,富商就反反复复讲述自己的故事,完全已经吓傻了。
  水鬼过的可苦了,下雨好似千刀万剐,浪涌好似铁锤击身,烈日如炮烙加身,因此不管生前是多善良的人,变成了水鬼,就想着早日超生找替死鬼。
  警察也只能当成疯言疯语,不足以采证,认为富商很可能是精神病发作,杀死了自己的媳妇儿,但离奇的是,孩子的尸体却一直都没有找到。
  这故事传开后,这条河就开始“凶名赫赫”了。再加上每年这条河里都会莫名其妙的死人,更让所有人都觉得这条河是条“凶”河。深圳这个地方的本地人都迷信的很,认为这河里有水鬼,别说下水了,沾上这条河的水都觉得不吉利。
  我压根儿不信这些,看看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是住在这边十几年的老邻居,神色透露出挣扎和迟疑,等他们纠结完,估计孩子都得淹死了。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那孩子不知是不是被水草缠住了脚,不停的扑腾,就是游不上来,我也不跟着看热闹,脱了衣裤,穿条裤衩子就跳了下去,围观的人惊的哎呀直叫。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我游泳的技术,那不是吹,在我们家乡也是数一数二的,十米深的河,我能钻下去带出一捧沙子。这些臭话就不多说了,我从后面搂住那孩子,将他往岸上带,但奇怪的是,他似乎被水草一类的东西缠住了,硬是拽不动。我试着用脚往下踩,想把水草踩住,结果这一踩,却踩到了一个湿滑而僵硬的东西。
  那东西正拽着小孩儿的脚,酷似一只人手。
  那狸猫对他说:“要我饶了你也可以,但你以后生下的孩子,生下来就要投下河来陪我,我包你这一辈子大富大贵,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我赶紧拖着孩子上岸,旁边的人跟着急救,我却觉得自己脚底板,之前踩到人手的位置,散发着一种特别寒冷的气息,就像冬日里,浑身都裹的暖烘烘的,唯独忘了穿鞋袜一样。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这时,我忽然发现,自己右手带了十多年的那串桃木辟邪珠,不知为何,其中一颗,竟然裂开了。难道刚才是它帮我挡了一截?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该死的,那传说不会是真的吧?
  老一辈人说,人如果不小心淹死在水里,就容易变成水鬼,被困在原地。
  我向着河面望去,水面一片平静,或许那东西已经潜入了深处?又或许,刚才是我的错觉?
54.156.51.193, 54.156.51.193;0;wap;1;磨铁文学
  PS:感谢新老书友的支持,新书求收藏。希望大家手里有票票的都能投给刀刀。磨铁哟一个推荐票排行榜,争取将本书顶上前十。本书每日两更,明日起恢复正常更新,早上七点和中午十二点各一更。
  该死的,那传说不会是真的吧?
  他媳妇儿指了指富商背后的桌子,脸色青白,嘴唇哆嗦,道:“因为,它在那儿……”富商一回头,赫然发现,曾经在河底发现的水鬼狸猫,此刻正湿淋淋的蹲在酒桌上,房间里霎时间布满了腥臭的河水味儿。
  那东西被我一踩,竟然猛的抓住了我的脚脖子,这次我虽然没看到,但却感觉的清清楚楚,是只人手!它力道特别大,将我往下一拽,我立刻就呛水了,发臭的河水直往鼻子里灌。
  正所谓酒壮人胆,我这时候被惹火了,管它是人是鬼,一个猛扎子下去,伸手就去打拽着我脚腕的手,那东西似乎有些畏惧,猛的将手缩了回去。
  水鬼过的可苦了,下雨好似千刀万剐,浪涌好似铁锤击身,烈日如炮烙加身,因此不管生前是多善良的人,变成了水鬼,就想着早日超生找替死鬼。
  莫非这条回涌河的传说是真的?
  我脑海里一个机灵,心里冒出两个字儿:水鬼。


全部回应 37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