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004 昭妃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三人行礼请安,安贵人嘴甜心巧,抢了话头说:“听闻娘娘昨晚宣召太医,嫔妾很是担心,此刻见娘娘气色尚可,才安心一些。如今六宫无主,全仰仗娘娘主持打理,您可千万保重。”
  昭妃很是受用,笑道:“可惜本宫太过愚笨,若能有大行皇后一二,也好为太皇太后、太后和皇上分忧。”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话音甫落,外头竟高呼皇帝驾到,这会儿功夫谁能想皇帝会来,皆吃惊不小,而昭妃仪容不整很是尴尬,便让三人先去门前接驾,自己忙喊宫女取衣裳来。
  三人是极有眼色的,皇帝走后侍奉昭妃坐回榻上,安贵人巧言夸赞,惠、荣二人在一旁附和,渐渐解了尴尬,午时皇太后赏赐饭菜,昭妃也邀三人共享。
  可玄烨早已进了寝殿,见屋子里诸多人,倒未见不悦,只是道:“朕可打扰了你们。”
  三人是极有眼色的,皇帝走后侍奉昭妃坐回榻上,安贵人巧言夸赞,惠、荣二人在一旁附和,渐渐解了尴尬,午时皇太后赏赐饭菜,昭妃也邀三人共享。
  昭妃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忙越前行礼,伏地告罪:“臣妾不知圣上驾临,衣衫不整愧对圣颜,还请皇上恕罪。”
  玄烨却亲手搀一把,温和道:“这些日子全有你掌理后宫,朕谢你不及,何来怪罪?今日向太后请安,才知你昨夜染病,辞了太后即刻就想来瞧瞧你。”
  昭妃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忙越前行礼,伏地告罪:“臣妾不知圣上驾临,衣衫不整愧对圣颜,还请皇上恕罪。”
  昭妃闻言顿时双目通红,颤巍巍起身立定,垂首道:“皇上体恤,臣妾愧受。实因太过愚笨,不及大行皇后千百分之一,而今宫内诸事也皆照大行皇后身前所定章法行事,才得以妥善,臣妾怎敢居功。”
  提起皇后,玄烨眸中顿时黯然,沉沉道一句:“你们情同姐妹,由你替她做这些事,皇后也安心了。”一时没有心情再与昭妃说话,且见三位贵人也在,更不愿多留,嘱咐昭妃好生保养,便就走了。
  昭妃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忙越前行礼,伏地告罪:“臣妾不知圣上驾临,衣衫不整愧对圣颜,还请皇上恕罪。”
  昭妃反松一口气,虽说做妃嫔哪有不乐意见皇帝的,可如今皇帝满心只有大行皇后,见了也没甚意思,且自己病体倦容,唯恐叫皇帝生厌。要紧的是,皇帝当着三位贵人的面夸赞她感激她,安贵人不足为道,但惠、荣二人皆曾产子产女,素来圣宠多于她,眼下也算扬眉吐气。
  三人是极有眼色的,皇帝走后侍奉昭妃坐回榻上,安贵人巧言夸赞,惠、荣二人在一旁附和,渐渐解了尴尬,午时皇太后赏赐饭菜,昭妃也邀三人共享。
  席间说起大阿哥的身体,便提起才足月的小公主,昭妃幽幽叹:“布答应生女有功,是该升常在,偏如今没有顾得上她的空,只能先委屈她了。”
  荣贵人却笑:“皇上子嗣皆早殇,如今膝下稀薄,便是生了公主也是极大的功劳,只因大行皇后之故,太皇太后、太后都还没缓过神,等过阵子缓过来,岂能不怜爱公主?爱屋及乌少不得赏赐布答应,到时候若提起曾经有谁照拂,便是我的善心。哪怕日后她依旧落寞,我也是做件好事,积功德一件。”
  膳后昭妃要休憩,三人退出翊坤宫,因无心再聚,便各自取道回宫。但荣贵人走不久,便带了人转去钟粹宫,宫女吉芯劝说:“如今没人搭理布答应,您何苦去照拂,如安贵人知道了,又要说出不好听的话,白白叫人捉了话柄。”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