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003 难得好性子

  盼夏忍不住说了句:“您老说得轻巧。”结果触怒了王嬷嬷,一时吵闹,惹得布答应愈发伤心。只是再闹也终有限,如今皇后大丧中,哪一个敢做出格的事犯忌讳,王嬷嬷也知收敛,不似平日那般嚣张。
54.198.96.198, 54.198.96.198;0;wap;2;磨铁文学
  私下里盼夏则对岚琪抱怨:“那老货也不想想,真等咱们答应出了头,还能像现在这样忍耐她,我若是答应,到时候定赏她一顿板子送去暴室。”
  岚琪向来能忍,也劝盼夏:“你这些话别总挂在嘴边,不等答应出头,咱们先叫她收拾了,终究是经年的嬷嬷,我们不能得罪。少搭理她多做事,只看着答应对咱们好吧。”
54.198.96.198, 54.198.96.198;0;wap;2;磨铁文学
  盼夏便总笑:“不怪答应爱你在跟前伺候,你这好性子真是难得的。”
  这样的话岚琪听得多了,就连王嬷嬷也曾如此评价她,而入宫前她就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忍则忍方是生存法则,无视王嬷嬷,能跟布答应这样温顺的主子,她已经很满足。
  不知不觉,五月一晃而过,为大行皇后持服二十七日后,宫里才真正显露夏日的绚烂,随着日头越来越浓烈,悲伤的气氛也渐渐淡了。
  这一日,阿哥所上奏大阿哥染风寒,皇太后奏请太皇太后,下懿旨赐惠贵人前往探视,惠贵人便又请旨与荣贵人同往。
  待至殿阁坐定喝茶,安贵人问起:“大阿哥可大安?”
  荣贵人已连丧三子,如今唯一的女儿自然是她心头肉,平素不得探视,又兼皇后大丧,那一日布答应产女,恰也是公主生辰,勾起她无限思念。今日惠贵人为她求得恩典,委实感激不尽。
  姐妹俩看过孩子自阿哥所出来,荣贵人便请她到殿阁一聚,路上偶遇安贵人,遂三人同往。
54.198.96.198, 54.198.96.198;0;wap;2;磨铁文学
  待至殿阁坐定喝茶,安贵人问起:“大阿哥可大安?”
  惠贵人忧心忡忡:“瞧着不要紧,可我心里落不下,又是这几日时常为大行皇后哭,心里本就沉甸甸的。”
54.198.96.198, 54.198.96.198;0;wap;2;磨铁文学
  “看着小公主倒是十分健壮,才足月的娃娃,个头儿可不小。”荣贵人给两位妹妹斟茶,一边说起那天的事,“想来也可怜,好容易生下女儿,连阿哥所的人都不惦记着。”
  安贵人却道:“生女儿才好,若也是生个阿哥,那才真真可怜,有二阿哥在,还有他什么事儿?”此语一出,顿觉失礼,想惠贵人膝下大阿哥原是十足金贵,如今皇上再得嫡子,一下没了光芒,妃嫔之中本忌讳说这些,她此刻却当着人面说。
  然惠贵人性情敦雅,如今只盼儿子康健,哪儿有心情与人争执造口业,淡淡一笑只顾喝茶,又听荣贵人说起:“昭妃娘娘这些日子辛苦,上侍奉太皇太后皇太后,下代理六宫之事,昨晚就听说半夜宣了太医,也不知是不是病。”
  惠贵人却是不知,忙道:“你何不早说,我们该去请安才是,怎好娘娘那里忙得累病了,我们倒坐着说闲话。”
  三人便撂下茶点,敛了衣容往翊坤宫来。
54.198.96.198, 54.198.96.198;0;wap;2;磨铁文学
  彼时昭妃才服了药,只穿了常衣坐在榻上看内务府呈送的单子,听闻三人结伴而来,因是经年相识不甚在乎衣容,便让宫女宣召进来。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