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002 玄烨的背影

  狼狈不堪地回到钟粹宫,王嬷嬷得知岚琪没有把消息送给李公公,劈头盖脸一通骂,却被布答应叫进去说:“前头那么忙,谁顾得上我这里,没有人来也好,我能和小公主多待一会儿。”又吩咐岚琪:“赶紧去换衣裳吧,着凉不好。我这里养着,小公主也养着,少不得人伺候。”
  “是,奴婢这就去。”岚琪不愿理会王嬷嬷的嘴脸,漠然就离了。
  “傻子,哪儿有你的事。”脸上浅浅作烧,岚琪自嘲一句,赶紧梳好了头发,不等她出门,王嬷嬷已经来催,骂骂咧咧着:“小蹄子又偷懒,还不快去伺候答应。”
  且说王嬷嬷原是钟粹宫主位慧妃娘娘的乳母,慧妃娘娘早年就殁了,她便留下打理这一处殿阁,布答应来了后也常看她脸色,直到有了身孕太后发话要嬷嬷好生照顾,才多尊重些。而对于岚琪这些小宫女,便是可劲儿地欺负。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岚琪回房匆匆洗漱换衣裳,少时另一宫女盼夏进来,端了碗姜汤给她:“你喝了发发寒气,阿哥所的人不来接小公主,答应坐月子,公主要照顾,咱们统共这几个人,可不敢病。”
  “幸好乳母一早就选定了。”岚琪轻叹,之后闷头灌下姜汤,辣得她直冒汗,必是小厨房里已经短了盐糖,没舍得给她多放。
  “你早些去答应跟前,答应只习惯你伺候的。”盼夏又嘱咐一句,便拿了碗出去。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岚琪穿戴好衣裳,麻利地擦干头发,坐在坑坑洼洼破旧的铜镜前,瞧见里头铜黄色朦胧的自己,眼前却莫名浮现暴雨中皇帝的身影,九五至尊的天子在那一刻,仿佛只是有血有肉,难以承受丧妻之痛的深情男子。
  而这几乎是她第一回仔细看见皇帝。皇帝平日里不来钟粹宫,答应侍寝则由内务府的人接送,只在元旦那日跟着答应才远远见过一次,彼时赫舍里皇后坐在皇帝身旁,雍容华贵红光满面,谁又能想不出半年,伊人已殒。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皇帝雨中的背影在岚琪心中久久不散,更没来由的想在那一刻要走近他,想要捡起被他挥手打开的伞,哪怕只能为他遮挡些许风雨。
  “傻子,哪儿有你的事。”脸上浅浅作烧,岚琪自嘲一句,赶紧梳好了头发,不等她出门,王嬷嬷已经来催,骂骂咧咧着:“小蹄子又偷懒,还不快去伺候答应。”
  说起来,布答应和岚琪同年入宫,只是主子奴才不同的命,但因年纪相仿且本性又柔和,布答应对宫里人向来宽仁,偏是王嬷嬷仗着旧主拿大,颐指气使的,也没人敢计较。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这会儿赶来伺候主子吃药,布答应反安抚她:“她一直指望我这胎平安生产后,好在太后面前邀功,谁晓得会是如今这模样,她气不过,拿你们撒气也是有的。看在我的面上,你们别和她计较。”
  岚琪心疼道:“答应养好自己要紧,我们早习惯了,平时不服气,也是瞧不起她对您不尊敬。”
  “她是跟过慧妃娘娘的,我这里当然委屈她。”布答应叹一声,忽听婴儿咿呀,忙让岚琪去叫乳母,之后看乳母给女儿喂奶,竟是潸然泪下,“之后去了阿哥所,一年见不上几次,我倒宁愿哪位娘娘要了她去,往后能常常见一面。”
  岚琪默默立在一侧,想到今日遇见的荣贵人,才记起她一岁的女儿也是今日生辰,去年今日同样诞生一位公主,相较当时的热闹,更显今日凄凉。
  “答应,荣贵人派人送东西来了。”王嬷嬷突然进来,身后跟了方才给岚琪领路的宫女,那宫女此刻倒十分谦和,笑盈盈将礼物放下,给布答应行礼说,“贵人说眼下要紧时候,一切以皇后丧仪为重,或有照顾不到答应的地方,请您自己千万保重。”
  布答应谢过,让岚琪赏了一把铜钱,亲自送那宫女出去,待回来便见王嬷嬷在拆礼物,嘴里嘀咕着:“还是荣贵人想得周到,难怪万岁爷喜欢贵人。”
  小公主走那一日,布答应哭得几乎晕厥,拉着岚琪的手一遍遍说:“我几时才能再见她……”
  岚琪不语,心里却记得王嬷嬷曾经说漏嘴,很瞧不起荣贵人包衣宫女出身,那时她就不明白,明明王嬷嬷自己也是包衣奴才,何苦如此刻薄。
  “傻子,哪儿有你的事。”脸上浅浅作烧,岚琪自嘲一句,赶紧梳好了头发,不等她出门,王嬷嬷已经来催,骂骂咧咧着:“小蹄子又偷懒,还不快去伺候答应。”
  惹得岚琪也落泪,唯有王嬷嬷冷冷地说:“您养好身子,将来哄得皇上喜欢,有一日出头做了主位,还怕皇上不叫您抚养公主?”
  小公主走那一日,布答应哭得几乎晕厥,拉着岚琪的手一遍遍说:“我几时才能再见她……”
  小公主走那一日,布答应哭得几乎晕厥,拉着岚琪的手一遍遍说:“我几时才能再见她……”
54.198.77.35, 54.198.77.35;0;wap;2;磨铁文学
  岚琪默默立在一侧,想到今日遇见的荣贵人,才记起她一岁的女儿也是今日生辰,去年今日同样诞生一位公主,相较当时的热闹,更显今日凄凉。
  那之后隔了两天,阿哥所的人终于缓过神来,匆匆忙忙派人来把小公主接走,如是才六宫皆知皇帝又添一女,可因为皇后丧仪,钟粹宫里终究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唯一好的,便是内务府给足了分例,小厨房里也能好好给答应补身体。


全部回应 6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