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沙漠里的“侠客”

  敦煌并不在甘肃到新疆的路上,我们需要从G215 过道先到柳园再到哈密。G215 国道向北通往新疆,但这条二级的国道穿过沙漠,车少,没有服务区,加油站里车也少得很,搭车会比较困难。一位出租车司机把我们载到敦煌市北边几公里外的一个临时检查点。听司机说这里下午有交警,会经常检查货车,这样车会在这里停下来,起码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跟车主搭话。 路边没看到交警,两条车道的国道坐落在绿洲边沿,还有几棵树能在骄阳下为我们提供一点阴凉,再往北就是130 公里的沙漠。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当汽车以80 公里的时速开过来时,你只有一秒钟给司机留下好印象。我们尽量让自己很醒目,并且只背一个包,把其他包藏在树后,有时候另外一个人也藏在树后,这样司机会以为只有一个人。车不多,我们觉得恐怕得在这里多耗一会儿。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马自达轿车飞驰过刘畅身边,开出五十多米又意外地停了下来。
  刘畅快跑上去,我跟在后面。我过去的时候正听副驾驶座上的人问刘畅要钱。刘畅对这个要求有些吃惊,跟司机说我们搭便车从不给钱。副驾驶座上的人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跟他的司机朋友说还是捎上我们吧。我们坐进车里,气氛非常别扭紧张,我们试图和他俩说话。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非常谢谢你们带我们。”我跟他们说。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几秒钟过去了,没有回答。
  刘畅接着说:“你们从哪儿来的?”又是几秒钟尴尬的沉默。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刘畅说了句“谢谢你们,非常感谢”结束了这场单方对话。
  也许他们觉得被我们骗了,也许他们后悔带我们。但对我们来说,反正是他们自己的决定,而且我们终于搭上了车去柳园,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非常谢谢你们带我们。”我跟他们说。
  绿洲敦煌已经完全在身后了,我们进入了一望无际的沙漠。砖泥房屋和绿树变成了沙丘和矮矮的沙漠灌木,毒辣的太阳像一位惩罚者无情地烘烤着大地,突然让我觉得这里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只有从眼前的柏油路和偶尔飞驰而过的卡车能看得出一点文明世界的痕迹,路上的车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这片无人区。我们觉得格外幸运,不用在这个不毛之地站在路边拦车。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我看到远处有个穿黑色衣服的矮个身影,正在道路的另一侧独自行走。那个孤独的身影摇摇欲坠,朝我们的方向走着。几秒钟后距离更近了,在车经过他身边的那一刹那,我看清这个男人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头发又长又乱。从北京一路过来,我们曾经看到过几个这样在路上的“大侠”,据货车师傅说,他们都是脑子有问题的,从家里跑出来,饿了就在垃圾箱捡吃的,困了就在路边睡。但这位“大侠”却让我们很吃惊,因为他在一个几十公里的无人大沙漠里走,也没见他带着水壶,我跟自己说,他很有可能会死在沙漠的烈日下。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要有什么样的铁石心肠才说得出这样的话?这时我们已经开出一两公里了。我坐在后座,觉得很生气,真不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车里安静了几分钟,忽然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说: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我问司机:“咱们能不能开回去?至少我可以给他一瓶水。”这时我们已经开出去很远,看不清他了。
  “这么热,离城里又远,他有可能渴死。”我又加了一句。
  “你要想去就自己走回去。”司机用冷酷讥讽的口气说。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要有什么样的铁石心肠才说得出这样的话?这时我们已经开出一两公里了。我坐在后座,觉得很生气,真不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车里安静了几分钟,忽然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说: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要有什么样的铁石心肠才说得出这样的话?这时我们已经开出一两公里了。我坐在后座,觉得很生气,真不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车里安静了几分钟,忽然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说:
  副驾驶座上的男子转过来看看我说:“敦煌很多人都知道他。他以前很聪明,大学文凭。后来跟一个姑娘谈恋爱,失恋了从家里跑出来了,当叫花子八九年了。”“人家给他吃的,他不要。”司机打岔说,“他偏要从垃圾桶里捡吃的。”“以前你见没见过他走这么远到沙漠里?”我问。
  “要给他剪了头发洗干净,还挺精神的。”“你认识他?”我俯身向前问。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司机回答:“我们以前都见他在敦煌的街上转……但没见这么远。”“没有,没见他跑过这么远。”副驾驶座上的先生重复。
54.224.187.45;0;wap;3;磨铁文学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