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个故事2

  大约五分钟后,水面没有再冒气泡,恢复了往昔的平静,单老师没有浮起来。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袁滨第一个反应过来,他面如土色,一屁股坐到地上,浑身颤抖:“天啊!我们闯祸了!单老师……他,他淹死了!”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李远和余晖彻底懵了。梅德的眼睛死死盯住水面。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大概又过了三、四分钟,梅德惊恐地说:“单老师真的淹死了!一般人不可能在水里呆这么久还活着!”
  胆子最小的李远“哇”得一声哭起来。
  到家之后,梅德装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但他有意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大钟——如果他没有推测出错,单老师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二十左右。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住嘴!”梅德大喝一声,再转过头,满脸大汗地望着袁滨,“奇怪,为什么单老师的尸体没浮上来?”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这个水潭里有水草,你忘了吗?小时侯我爸就跟我讲过了,叫我千万不能到这个水潭里来游泳。单老师一定是被水草给缠住了!”
  “天哪!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余晖慌了神。
  梅德喘着粗气向四周环顾了一遍,然后迅速捡起单老师刚才脱下的衣服和凉鞋,压着声音说:“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四个人没命地跑上山坡,再跑到山另一边的小树林深处。这里很少有人来。
  梅德仔细观察了周围,在确定没人后,他将单老师的衣服和凉鞋放下,抱了一把枯叶盖在上面,小声说:“你们哪个身上有火柴?”
  “你想干什么?”袁滨问。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当然是把这些东西烧掉!要快!我不敢确定这个地方一会儿会不会有人来。”
  “你……你想,隐瞒这件事?”袁滨向后倒退了几步。
  梅德向前一步,他紧紧盯着袁滨的眼睛:“你认为我们还有什么其它选择吗?”
  “我……我不知道。“袁滨使劲摇头,眼睛里充满慌乱。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听着,”梅德转过身对李远和余晖说,“我们现在必须冷静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改变。”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李远和余晖不敢说话,拼命喘着气。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毫无疑问,单老师已经死了,虽然是一场意外,但起因却是因为我们那个蠢主意!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件事让别人知道了的话,我们不但会被学校开除,还会被追究刑事责任——我们的一生就完了!”梅德低着头说。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袁滨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淌下来:“可是,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难道不会有人知道?”
  梅德用手做了一个姿态,示意他住口。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我们从开始回想一下,我们四个人赶到单老师的宿舍——那个只有不到十平方米的小房子时,我们都看到了,单老师是只有一个人在家里的。”
  “然后,我们告诉他钟林落水的谎言,单老师立即冲到小山坡。我们就跟在后面,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发生这一过程的时候,有没有人看见?”
  余晖想了一会儿,肯定地说:“应该没人看见,我当时有意看了四周。现在正是最热的时候,多数人都呆在家里。”
  “好,接下来,单老师不慎跌入水中——一直到我们离开那个水潭。我也有意观察了,仍然没有人看见。”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梅德停了下来,另外三个人望着他。
  到家之后,梅德装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但他有意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大钟——如果他没有推测出错,单老师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二十左右。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你们懂了吗?只要我们四个人不说,没有人会知道单老师的死和我们有任何关系。”
  “可是,我刚才就说了,单老师被发现失踪,是迟早的事。”袁滨说。
  “你想想,有一个细节:单老师为了救人,在入水之前就脱掉了衣服——这样的话,当有人发现单老师溺水身亡的时候,或许会认为他是到水潭游泳时淹死的,而不会想到和我们几个有关。”梅德说。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那我们干嘛还要烧掉单老师的衣服?放在水边让人发现不就行了吗?”余晖小声说。
  “傻瓜!我们烧掉衣服是为了在短时间内不让人发现单老师已经淹死在了水潭!这件事越迟让人发现,对我们越有利。”梅德说。
  “……单老师以前对我们这么好,现在我们害死了他,还要这样做,我实在是觉得……”李远又要哭起来。
  梅德没等他说完,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地说:“那你就把这件事说出去吧,我们几个人一起坐牢!”
  李远被吓傻了,他不停发着抖。
  沉默了几分钟,袁滨说:“就照梅德说的办,我们处理掉单老师的衣服,然后对任何人都不能提起这件事!”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另外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分别点了下头。
  “谁有火柴?”梅德再一次问。
  几个人摸了摸裤包,没有谁身上带着火柴。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梅德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说:“李远,你刚才玩的那个放大镜碎片呢?把它给我。”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李远愣了一下,但立刻就明白——现在正是太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可以用放大镜聚光,点燃枯树叶引火。
  五分钟后,一团火焰在小树林深处燃起。为了不让火势蔓延开来,几个人将周围的枯叶清理干净。不一会儿,单老师的衣服和凉鞋就化为一团焦灰。
  四个人挖了一个坑把烧剩的残渣埋了进去,再抱来一些树枝和枯叶撒在上面。布置好一切,他们稍微松了一口气。
  “现在,记住。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回家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别露出什么破绽。”梅德吩咐另外三个人。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这件事的领导者。
  到家之后,梅德装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但他有意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大钟——如果他没有推测出错,单老师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二十左右。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袁滨、余晖和李远分别点头。之后,他们各自回家。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突然,梅德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心狂跳起来,他想到一件事,一件被他完全忽略的事!
  他坐在床上发呆,过了几分钟,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便下床找拖鞋。准备去倒杯水来喝。
  可是,下午发生的事却是完全真实的。梅德叹了口气,他想,要是整个都是一场梦,那该多好啊。
  突然,梅德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心狂跳起来,他想到一件事,一件被他完全忽略的事!
  原来,进房后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梅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刚才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都怪袁滨想出那个该死的“试验游戏”!单老师竟然就因为这种无聊的玩笑而断送了自己的生命,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可是,梅德忽然想起,当时是自己第一个支持袁滨这个计划的——现在,又能怪谁呢?
  想到单老师平日的好,梅德流下泪来,他转过身,想拿书桌上的纸巾。
  突然,梅德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心狂跳起来,他想到一件事,一件被他完全忽略的事!
  袁滨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淌下来:“可是,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难道不会有人知道?”
  到家之后,梅德装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但他有意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大钟——如果他没有推测出错,单老师的死亡时间应该是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二十左右。
  吃晚饭时,父母并没有发现梅德有什么异样,他们仍然在饭桌上谈笑风生。
  梅德吓得魂不附体,他大叫一声,几乎从床上翻滚下去。这个时候,他睁开眼睛,醒了。
  晚饭后,梅德早早地回房间。躺在床上,他终于开始瑟瑟发抖——今天下午发生的这件事实在是太可怕了。
  突然,他发现床边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梅德抬起头一看,竟然是单老师!他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
23.20.132.227;0;wap;3;磨铁文学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