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个故事1

  七月十三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下午两点,梅德坐在靠窗的书桌前,手中捧着一杯淡淡的清茶,面前摆着一本人物传记小说——写的是他最崇拜的凡•高。午后的时光对于他来说如此慵懒和惬意。
  一阵微风从窗外轻轻吹来,这实在是这个潮湿闷热的季节里最好的礼物。梅德扬了扬眉,感到自己的生活平静而美好。
  作为一个自由画家,二十四岁的梅德拥有他所需要的一切——独立的创作空间、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健硕的身体。当然,还有他最近才结识的那位漂亮女友。还有什么能比现在的状况更好?
  单老师根本来不及等他们,飞快地跑出校门,向小山坡奔去。袁滨得意地冲另外三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知道计划成功了。
  梅德一边翻着凡•高的传记,一边想:自己现在这种生活状况,恐怕是一代大师都无法比拟的。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突然,音乐门铃在这个恬静的房间中响起。梅德下意识地望了望门口,他想不出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他走到门口,打开家门。
  这个时候,袁滨突然直起身子,两眼放光:“我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点子。”
  站在门口的男人几乎是在开门的同时就闯了进来,他快步走到梅德的身边,然后将门关上。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梅德惊讶地望着这个满头大汗的人——自己以前的初中同学,现在的好朋友——市公安局的法医袁滨。
  “你怎么了?”梅德问,“干嘛这么慌慌张张的?”
  袁滨中等身材,体格一般,穿着一套白色工作服。此时,他大汗淋漓,满脸通红,正瞪大眼睛望着梅德,嘴里不停喘着粗气,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紧张。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梅德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皱起眉头问:“发生了什么事?”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袁滨仍然不说话,他张大着嘴,突然全身抽搐,打了一个冷颤。
  梅德抓住他的手臂,将袁滨带到沙发上坐下,倒了一杯冷水递到他手中,问:“到底怎么了?你说呀!”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袁滨将水一饮而尽,然后紧紧地盯着梅德的眼睛。
  一分钟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带,开口道:“昨天晚上,不……准确地说,是今天凌晨,我解剖了一具尸体。”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梅德歪着头望他,过了几秒钟,说:“这是你的工作,对吗?你就是做这个的。”
  “这具尸体……”袁滨停了下来,呼吸又急促起来。
  “怎么……死得很难看?”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袁滨摇着头说:“是一具溺水致死的尸体,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梅德耸了耸肩:“那我就不懂了。”
  在离水潭还有几米时,单老师因为跑得太急,不慎被一块石头绊倒,翻滚到了水潭中!他在水里使劲扑腾,忽上忽下,不一会儿,竟沉了下去,水面只留下一连串的水泡。
  又沉默了一分钟,袁滨缓缓抬起头来:“你记得……十年前那件事吗?”
  这个时候,袁滨突然直起身子,两眼放光:“我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点子。”
  这句话一出,梅德像遭到电击一样,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吼道:“你提这件事干什么?你忘了吗?我们约好永远不提这件事的!已经过了十年了!我几乎都忘了这件事!”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袁滨也从沙发上站起来,直视着梅德:“你以为我愿意提吗?如果不是遇到了特殊情况,打死我也不会提这件事的!”
  “我的天!你到底遇到了什么该死的‘特殊情况’,需要你提起这件事?再说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你别忘了,‘那件事’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做的。”袁滨说,“你没有理由让我一个人承担。”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梅德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他将头扭到一边,眉头紧蹙。
  “什么!”单老师大惊失色。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说吧,你遇到了什么事?和十年前‘那件事’有什么关系?”过了一会儿,他问道。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在我讲之前,你最好把‘那件事’好好地回忆一遍。我知道,你忘不了的。我们谁都忘不了。”袁滨说。
  袁滨摇着头说:“是一具溺水致死的尸体,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梅德将头缓缓地靠在沙发靠背上,深吐一口气。思绪将他带到十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年,梅德十四岁,袁滨也是。当然,还有李远和余晖。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当时他们都是南乡初中的一年级学生——南乡现在已经成了即将开发的新区。但在那个时候,只是一个靠近农村的普通乡镇。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那本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暑假——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
  放暑假的第二天下午,几个男孩在学校附近的小山上玩“打土仗”游戏——他们把泥土捏成小团互相“开战”,玩得不亦乐乎。
  梅德将头缓缓地靠在沙发靠背上,深吐一口气。思绪将他带到十年前的那一天……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半个多小时后,四个男孩子都累得气喘吁吁,一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看到对方都是一副灰头土脸,他们乐得哈哈大笑。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歇了几分钟,李远说:“来,我们接着玩儿!”
  单老师根本来不及等他们,飞快地跑出校门,向小山坡奔去。袁滨得意地冲另外三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知道计划成功了。
  梅德摇了摇头:“老玩一个游戏,没意思。”
  “那我们干什么?你说怎么玩吧!”李远说。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梅德用手撑着头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到什么好提议。
  这个时候,袁滨突然直起身子,两眼放光:“我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点子。”
  “什么?”另外三个人一起问。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你们记得上个星期的语文课上,单老师教我们的那个成语吗?”袁滨说。
  “哪个成语?”梅德问。
  “‘三人成虎’啊!就是有一个人对你讲街上有只老虎,你不相信;第二个人说,你也不信……”
  “第三个人告诉我街上有老虎时,我就相信了。”梅德接着说了下去,“这个成语比喻的是一个谎言如果反复地出现在某一个人身上,那他就有可能把它当成真实的——可是,这个成语怎么了?”
  袁滨向四周看了看,一眼望见了小山坡下面的水潭。他一拍腿:“有主意了!我们就去跟单老师说:我们班有个男生去水潭游泳,结果溺水了。看他会不会相信!”
  “你们难道不想试试吗?如果一个谎言真的有三个以上的人在传播,是不是真的就会让人相信?”
  梅德有些明白了,他也将身子坐直。“听起来有点儿意思,那我们怎么试——你是怎么想的?”
  袁滨想了一会儿,说:“这个成语是单老师讲的……那我们就从他身上来试吧!”
  “怎么试?”李远和余晖也来了兴趣。
  袁滨向四周看了看,一眼望见了小山坡下面的水潭。他一拍腿:“有主意了!我们就去跟单老师说:我们班有个男生去水潭游泳,结果溺水了。看他会不会相信!”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啊!跟老师开这么大的玩笑?过了点儿吧?”余晖有些担心。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可我们是在试他教我们的成语是不是真的正确啊!”袁滨说,“再说单老师平时对我们都挺好,他不会怪我们的。事后跟他解释清楚就行了。”
  “好!就这么办!”梅德兴奋地一跃而起,“太好玩了!”
  “那我们先商量一下……”袁滨挽着另外三个人的肩膀,开始策划。
  单文均老师是梅德班上的语文教师,是个才从大学毕业的年轻小伙子,英俊、幽默又健谈。平时他和学生们就像朋友一样,常和大家一起打球、聊天,深得同学们喜爱。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放暑假后,单老师并没有马上回家,这几天仍然住在学校分给他的单身宿舍里。
  “就在山坡下的那个水潭里!” 袁滨大叫道。
  “什么!”单老师大惊失色。
  “单老师……单老师!不好了!”李远和余晖跑到单老师的宿舍门口,猛烈地锤门。
  等四人来到小山坡时,单老师已经朝山下的水潭跑去了。他对于钟林已经落水深信不疑。为了救人,他一边跑,一边脱掉了短袖、衬衣和凉鞋,只穿一条短裤,眼看就要靠近水潭。
  这时,袁滨和梅德也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屋来,大叫:“出事了!钟林掉进水潭了!”
  就在袁滨准备叫单老师停下,告诉他真相时,一件令他们始料未及的事发生了。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在离水潭还有几米时,单老师因为跑得太急,不慎被一块石头绊倒,翻滚到了水潭中!他在水里使劲扑腾,忽上忽下,不一会儿,竟沉了下去,水面只留下一连串的水泡。
  单老师根本来不及等他们,飞快地跑出校门,向小山坡奔去。袁滨得意地冲另外三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知道计划成功了。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袁滨摇着头说:“是一具溺水致死的尸体,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快!快带我去!”单老师顾不上找鞋,只穿了一只鞋就冲出屋,焦急地催促梅德四人。
  但这时单老师已经跑得没了影子,四个人赶紧追上去。
  “快,跟上去。告诉老师我们只是闹着玩的。”余晖说。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梅德四人几乎没能做出任何反应,他们被眼前的一切吓得呆若木鸡。
  半个多小时后,四个男孩子都累得气喘吁吁,一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看到对方都是一副灰头土脸,他们乐得哈哈大笑。
  “单……单老师,钟林他……掉到水潭里了!”李远冲进屋内,大声嚷道。
54.162.111.61;0;wap;3;磨铁文学
  十几秒钟后,单老师打开屋门。因为天热,他光着双脚,看到一脸惊恐的两个人后,连忙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单老师根本来不及等他们,飞快地跑出校门,向小山坡奔去。袁滨得意地冲另外三个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知道计划成功了。
  单老师看了他们四人一眼,将手中的钢笔往桌上一扔,在地上找自己的凉鞋,但只找到一只,另一只不知哪去了。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