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个箱子里,装着14个乒乓球,每个球上面写着一个数字,分别是1—14。一会儿,我希望你们按照我说的那样去做——每个人到那箱子里随机地摸一个乒乓球出来,上面的数字就代表你的‘号码’。确定之后,游戏就开始了。”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游戏内容是这样的:从拿到号码‘1’的那个人开始,每天晚上7点钟,每人讲一个自己新构思出来的悬疑恐怖故事。讲完之后,除了讲述者之外的其他人跟那个故事打一个分数,以10分为满分。打完之后,由一个人统计,并算出平均分——最后得出的数字就是这个人所讲故事的总得分。那么,14天之后,得分最高的那个人就是这场游戏的胜者。”
  “有人会问,赢得这场比赛有什么好处呢?我想,各位都是行家,肯定能意识得到,你们现在所经历的这件事情,实在是一个绝好的悬疑小说题材,而且最难得的是,它不是编造出来的事情,而是你们亲身经历的真实事件。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对于一个悬疑作家来说,这是一生中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能把这件事情改编成小说,绝对会轰动世界、创下书市奇迹。”
  南天在心中暗暗惊叹——他说得一点都没错,且不说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就单凭目前的状况——14个悬疑作家(还包括了克里斯、荒木舟、白鲸、歌特等名作家在内)被神秘人绑架到一个封闭场所,并强制他们在这里度过近半个月的时间,每晚讲一个故事——光凭这个就已经够有噱头了。毫无疑问,这本书光凭介绍,就会引起无数人的兴趣和好奇心,简直是一本不用翻开看都能吸引人购买的超级畅销书!
  神秘人的声音将南天从遐想拉回现实。“但是有一点,你们肯定都想到了——总不能这么多人去写同一个题材吧?所以,这本未来畅销书的写作权,只属于最后得分最高的那个人,也就是这个游戏的胜者。这个人可以将他所经历的整件事,包括这14天以来听到的所有故事写成一部书。最后谁能成为这个幸运的人,对在座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我不同意,我也不想玩这游戏,我现在只想回家。对于有这种想法的人,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但是显然,我也不能就这样让你离开。只有很遗憾地让你‘出局’了。”
  “他说的‘出局’是什么意思?”徐文鼓着一对向外凸出的眼球问坐在他身边的白鲸。白鲸摇了摇头,做了个叫他暂时不要说话的手势。
  “现在,游戏内容大家都了解了吧。那么接下来,我来说一下这个游戏的规则,这是最重要的部分,请你们听好。”
  “首先,是关于你们每天晚上要讲的那个故事。除了必须是一个精彩的悬疑恐怖故事之外,更关键的一点是——后面的故事绝不能和前面的故事有任何构思上的相似或剧情上的雷同。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犯规的那个人就会‘出局’。这一点希望你们引起重视。”
  声音暂停了几秒,好像是有意留时间给众人思索。接着,那含混沙哑的声音继续道: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另外,告诉你们一件事,这个活动的主办人,也就是我,现在就跟你们坐在一起。没错,我就是你们当中的一个人。”
  声音暂停了几秒,好像是有意留时间给众人思索。接着,那含混沙哑的声音继续道:
  此话一出,众人都惊愕地倒吸了口凉气(显然有一个人是在演戏),目瞪口呆地望着身边的人,一瞬间,好像所有人都成了嫌疑犯。
  那声音像是算准了众人的反应一般:“你们还是以后再花时间慢慢猜测我是谁吧。我现在要你们知道的是,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向你们余下的13个人做一个公平的挑战。自然,我到时也会讲一个故事,然后等待着你们评分。但是,我要你们听清楚,如果最后胜出的那个人恰好是我的话——”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那声音骤然停下了,大厅里静得可怕。而那恐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到不寒而栗、后背发冷。
  “假如结果是这样,那你们剩下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两个女士都惊恐地捂住了嘴,事实上,所有人都是一副惊恐万状的表情。音箱里的声音继续道:“所以,唯一能活着离开这里的方法就是,按我的规则讲好你们的故事,并公正地为每个人打分。最后获胜的那个人,不但会获得这个故事的写作权,还能获得所有活着的人的生存权——打开这扇铁门的钥匙,只有获胜的那个人才能得到。当然,如果你们评选出来的那个获胜的人是我,你们就只能到地狱里去后悔了。”
  “好了,该交代的我都说了,最后提醒你们几点。第一,你们应该看出来了吧,这里是一所旧监狱改造成的,除了打开大门能出去之外,别无他法。你们不用枉费心机地做各种逃生尝试了;第二,在大厅西北方向的那个柜子里,有供你们半个月生存的食物和水,只要你们不浪费,捱过半个月完全没问题;最后一点,我希望你们能明白——你们的生命掌握在我的手里,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既然能把你们神不知鬼不觉地请到这里来,也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取走你们的性命。游戏从今天晚上就开始了,各位好自为之吧。”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等了好一阵,音箱没有再发出声音。
  徐文说:“难道我们真要按照那人说的那样去做吗?”
  “呼……”荒木舟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毫无疑问,这是个疯子所为。”
  徐文说:“难道我们真要按照那人说的那样去做吗?”
  “可怕的是,这疯子现在就在我们中间。”莱克说。
  “对了,我们刚一坐下来。那音箱就响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房子里还有人,在暗处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徐文紧张地环顾周围。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白鲸缓缓摇着头说:“那声音多半是事先录好的,用遥控的方式控制音箱。我们全都坐下来后,当中的某人就悄悄按动了隐藏在某处的遥控器。”
  “这么说,我们现在只要搜出谁的身上有遥控器,就能将‘那个人’找出来?”尉迟成瞪着双眼说。
  “可怕的是,这疯子现在就在我们中间。”莱克说。
  “如果是微型遥控器的话,可以藏在身上的很多小地方,根本搜不出来。”白鲸无奈地说,“况且怎么搜?由谁来搜?现在的关键就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听了这话,大家都感觉到一阵寒意,彼此警觉地互望着。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这样可不行。在这种困境中,如果大家不团结的话,那情况会更糟。南天呼了口气,说:“我觉得,我们不要互相猜测、疑神疑鬼。毕竟我们14个人当中,有13个都是无辜的。”
  “这小伙子说得对。”夏侯申说,“也许那疯子告诉我们这一点,就是为了达到让我们互相怀疑的结果,我们别中了他的计。”
  低头沉思的北斗,忽然咧嘴笑了一声。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你笑什么?”千秋凝视着他。
  北斗抬起头来,发现大家都望着他,“唔”了一声:“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我居然能跟克里斯、荒木舟老师他们一起被当作‘最优秀的14个悬疑小说作家’之一。”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千秋翻了下眼睛,讥讽地说:“真荣幸啊。”
  南天望着夏侯申说:“现在几点了?”
  夏侯申看了下手表:“上午10点36分。”
  南天点了下头,将头扭到一边,凝望着墙边的那个小木箱。
  徐文说:“难道我们真要按照那人说的那样去做吗?”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要不然呢?你觉得我们还能怎样?”龙马说。
  “他的声音……我们当中,有没有谁的声音跟那人相似?”徐文说。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我们这么多人,就没办法对付那疯子一个人?”暗火说。
  克里斯“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了。
  克里斯转了下眼睛,望着荒木舟问道:“叔叔,您用过变声器吗?”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荒木舟的身上,荒木舟露出不自然的神情,解释道:“我以前在电影里看过……应该就跟刚才发出的声音差不多。”
  “问题是,你能分辨出我们当中谁是那疯子?”龙马问他。
  荒木舟冷笑一声:“别犯傻了,你觉得能策划这种计划出来的人,会蠢到用他(她)真实的声音跟我们说话吗?那显然是使用变声器之后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了。”
  龙马说:“看起来,我们真的只有按照那个人说的那样去做了,否则的话,我们可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正如他所说,现在我们的性命掌握在他的手里,没有选择的余地。”
  荒木舟一怔:“……没有用过。”
  “那您怎么知道使用变声器后的声音该是什么样的?”
54.224.235.183, 54.224.235.183;0;wap;3;磨铁文学


首页   |  充值   |  客户端